大旱之年

现代诗 2022-02-11 07:39:13

大旱之年

作者:季克广

夕阳咳出一道残红

伤口一般横在山顶

天空蓝如一湾碧湖

引诱众鸟坠落其中

宇宙大爆炸最后的余音

在群星背后迟钝着

自然之事让位于诸神

这个旁晚

人们开始准备贡品

谁会整日抬头看天

掰着指头细数二十四个节气

一场雨就能解救那些受苦受难的粮食

净瓶上的柳枝保持着慈大悲的姿势

空荡荡的河道流淌着大河生前的影子

庄稼垂下了头颅,还在倔强地站着

像一群等待枪决的囚徒

偶尔的惊雷是谎言和安抚

大喜过望之后是无尽的惶恐

疯子说半夜听到了庄稼的哭声

在众人的嘲笑中

他终于受够了那些日夜哀嚎

拔光了田里所有的玉米

疯子院中的枣树名叫桂花

屋后的梨树名叫桃子

有人在枯井中挖出一枚上古铜镜

一面刻着祈雨神咒,另一面是飞天之术

大人们认为飞天之术是骗人的把戏

都默默记住了年久失效的咒语

这年夏天村里失踪了一个孩子

他提前知道了一个答案

从哪里来

到哪里去

一旦学会飞翔

就不可能再去伏地爬行

还有人进了城

那里的水不是来自天上

也不是来自井里

而是来自一种神奇的铁管子

可以日夜不停地流淌

祈雨的贡品引来了山中古人

穿着前朝的衣服

说有酒喝必能让老天下雨

酒醉后原形毕露

人们把山狼乱棍打死挂在村口古树上

那夜雷声滚滚

瓢泼大雨一直下到天亮

戏匣子里天气预报说

今夜,晴

tags:大旱之年

上一篇 : 单车之恋
下一篇 : 折花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