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中秋月圆时

现代诗 2022-02-11 07:39:13

又到中秋月圆时(散文诗)

作者:

又到中秋月圆时(散文诗)

年年中秋,今又中秋,只是岁岁此夜圆月,却不曾想过今宵何处月缺。所谓的日子,总是介于有意无意之间,仿佛梧桐的绿荫,伴随着庭院深处的秋雨,在人们的寂寞里渐行渐远。

谁都有过青春懵懂的时候。当稚嫩和纯真从室内移到户外,是叶,我们都会狂野地去翠绿;是花,我们都会痴情地去绽放;是蝉,我们都会在炎热里尽情地鸣叫。得之为幸,失之归命,而得失往往就在须臾之间,却未必都与勤奋相关。回头看,中秋的那轮圆月,仿佛醉汉越过岁月的长廊,踉踉跄跄的,步子走得竟是如此凄美、曲折。这人生的圆缺能有几人把握?不如背起行囊,让衣袖在秋风里随意地飘,梦醒者定会踏着秋的韵律,去追寻下一个的中秋月圆。

此时,我耳边不觉响起余光中的《月光光》里诗句:

月光光,月是冰过的砒霜

月如砒,月如霜

落在谁的伤口上?

演绎的是乡思还是情思?这些都不重要。但我知道,那些尚未读懂蒹葭苍苍的痴男怨女们,总是期盼着伊人在水一方。只是当朦胧的薄雾褪尽,现实会变得如伐桂一样乏味,那时,我们可否还有吴刚的执着?

喝着长江、黄河的水,注定我们走不出华夏的这块土地。那把沉重的锁,有着青铜的暗光,我拿着思念的钥匙,已经很少在中秋之夜去打开父母的家门。当电话和手机变成寻常之物,空间不再会因思念而删节,我们也无须怀疑床前的月光。伴随着飞机、高铁和快捷物流的普及,亲情聚散与月的圆缺不再有线性关系,我们也无须发出“明月几时有”的感叹。如果王建生活在当代,他的“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诗句,也许改为“今夜月明人尽望,秋思深陷在我家”更合适。

几千年的农耕文明,秋思的情节已植入我们的血液。想着夏日的炎热和喧嚣,有时真享受那寂寞梧桐细雨的盛宴。那挂在叶尖上的晶莹水珠,在滴落的一瞬,如泪珠滑过面颊,瞬间穿过生命的血液,在心灵的深处透着一丝儿一丝儿的凉。于是,一片落叶,由绿到黄载着一世的悲喜,毅然决然地融入了秋的风景。

秋草长,杏叶黄,枫叶红时,思恋的大雁排成行。不管你愿意如否,季节里的相思,总是如月圆月缺一样无法阻挡。当中秋之夜到来,这份相思仿佛朗照的明月,变得愈加晶莹剔透。

深处上海的大都市,顶着欣羡的目光,月圆月缺心自知。在这中秋之夜,我只想关闭发散的思维,打开相思的阀门,让思念之水,去漫过曾经走过的田畦;让思念之风,去尽染亲朋好友梦境的秋韵;让思念之光,去照亮曾经有过误会的细节。然后,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会抓一把唐诗宋词,去分拣月光的词句,感受先贤们的悲秋情节。

原天下的人日日月圆,处处月圆。今夜皎洁的月光,能否载得起我的这份思量……

tags:又到中秋月圆时

上一篇 : 羽化仙
下一篇 : 懂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