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气长存天地间

现代诗 2022-02-11 07:39:13

浩气长存天地间

作者:金鹗山韵

东方明珠,

我们的香港。

南国玉带,

我们的香江。

飞扬跋扈的

米字旗,

写不尽侵略者的

滔天罪状!

忍辱负重的

维多利亚港,

停泊着虎门烟云,

世纪沧桑!

漫漫长夜,

百年忧患。

泱泱华夏,

百孔千疮。

鸦片的幽灵,

在紫禁城内外游荡。

殷红的罂粟,

反射出血影刀光!

输入的,

是瘟疫祸水,

魑魅魍魉。

输出的,

是黄金白银,

长城长江!

民族的脊髓,

同胞的鲜血,

化为侵略者

杯中的琼浆!

挺直了,

巍巍长城!

怒吼吧,

浩浩长江!

谁说西方祸水

无法抵挡?

难道东方睡狮

长眠东方?

清朝的钦差,

虎门的虎将,

林则徐威震

万里海疆!

开炮!开炮!

轰他个地覆天翻,

山呼海啸!

点火,点火!

烧他个豪情万丈,

荡气回肠!

让不列颠皇宫,

在礼炮声中晃荡,

让煌煌中华的国威,

在圣火中高扬!

正义之火,

烧得鸦片贩子

狗急跳墙。

邪恶之舰,

武力作桅

阴险作帆。

来吧,远征军,

海滩是你们的

大坟场!

来吧,侵略狂,

珠江是你们的

水晶棺!

广州、厦门,

同仇敌忾!

林则徐,邓廷祯,

威名远扬!

海狼进犯,

朝廷竟迁怒

禁烟主将。

顶戴坠地,

林则徐抗英有罪

恨海难填!

卫我华夏,

还我港岛,

广东水师,

热血儿郎!

把仇恨注进枪管,

把义愤压进炮膛!

闪开吧,懦夫!

水师提督

亲手点燃炮捻。

关天培拔刀

扑向英兵,

像一道闪电

撕破黑暗!

一发该诅咒的

炮弹,

窜入了提督的

炮膛。

怒吼吧,海风!

咆哮吧,海浪!

海风吹不走

炮台的硝烟,

海浪吹不走

烈士的呐喊。

海水浇不灭

燃烧的炮捻,

海礁刻不尽

永恒的悲壮!

海贼的枪尖,

挑着三元里的

幼婴!

恶狼的魔爪,

撕碎了少女的

童贞!

强盗的火把,

点燃了连天的

义愤!

禽兽的利齿,

咬开了村民的

祖坟!

哪里有侵略,

哪里就有抗争!

哪里有豺狼,

哪里就有猎人!

宰了他——

杀人如麻的海盗!

劈了他——

强暴民女的畜牲!

快来吧,

快来吧,

等着你们!

三元里,

摆下愤怒的火阵!

来了,

武装到牙齿的海盗!

来了,

披着人皮的狼群!

来了,

刺刀编织的骄横!

来了,

狰狞组成的阴森!

吹起螺号,

阵阵惊雷

在头上翻滚。

严阵以待,

大刀长矛

在夹道欢迎!

冲啊!杀!

杀他个你死我活,

鱼死网破!

冲啊!杀!

杀他个鬼哭狼嚎,

碎骨粉身!

关门打狗迷魂阵,

石块铁棍舞疾风。

天怒顿作倾盆雨,

电闪雷鸣敲丧钟!

以牙还牙雪国耻,

以血还血送瘟神。

三元里三星旗,

英雄村民族魂!

一支御笔,

饱蘸万千壮士血,

城下之盟,

压下无数冤魂。

南京条约

割让港岛的九龙,

“租借”新界,

在国人心中钉下

九十九颗铁钉!

啶海掀起抗英怒潮,

广州筑起血肉长城。

大沽炮战,

硝烟仍在胸间滚,

省港罢工,

枪声犹在耳畔鸣!

一代代

高昂起不屈的头,

一辈辈

燃烧起心头的恨!

百年屈辱,

百年抗争,

百年期盼,

百年长梦!

一唱雄鸡天下白,

巍巍东方屹巨人。

摧枯拉朽如破竹,

铁流滚滚气如虹!

欲圆金瓯,

一鼓作气贾余勇,

探囊取物,

只须炮响两三通。

高瞻远瞩

主席掌上千秋史,

深谋远虑,

领袖胸中百万兵,

一双巨手,

潇洒地挥动,

紫光阁回荡

那亲切的湘潭口音;

“香港,

还是暂时不收回来好,

我们不急,

目前对我们还有用!”

总理的浓眉,

凝紧再凝紧,

眉宇间聚集

五洲凤云:

“我们要进行

社会主义建设,

同外国经济交往,

需要有前阵!

香港,

是天然基地,

香港,

在我们的掌握之中!”

五洲震荡

四海翻腾,

日月星辰,

推动历史车轮。

在会客厅的

红地毯上,

健步走来

一位老人。

睿智的双眼,

穿透苍穹,

握手合影,

谈笑风生。

正面坐着铁腕女王,

撒切尔夫人,

两双手相握,

激起地中海

长长的涛声

“现在

时机已经成熟,

应该明确肯定,

1997,香港将回归

共和国怀中!”

老人将五指

紧紧地握拢,

拳头紧握的

是中国人的自尊!

是党中央的自信!

“还有,

中国要收回的

不仅是新界,

同时还包括香港岛和九龙!

主权不可讨论!”

斩钉截铁,

掷地有声!

老人将双手臂,

下意识地抱拢,

抱拢的不仅是手臂,

是中华民族的血脉,

是十二亿人的自尊!

二十二轮

艰难的谈判,

二十二轮

桌上的交锋,

二十二次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二十二次

光明与黑暗的撕拼!

谈判室内

一面五星红旗

谈判席后

十二亿坚强后盾!

1984年12月19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首都

北京!

五星红旗和米字旗下,

签署了中英联合声明。

收回香港,

1997!

春风浩荡,

吹开了炎黄子孙心扉,

熔化了香江的坚冰!

还是这位老人,

放飞思绪鲲鹏。

就是这位老人,

构筑崭新的时空!

一国两制,

空谷足音,

世纪绝响,

山呼海应!

台湾海峡

掀起欢唱的浪潮,

南海香江

回荡喜庆的涛声!

1997年7月1日,

这是一个伟大的时辰,

全世界的秒针,

都为这一瞬间而跳动。

全世界的华人,

都为这一瞬间而振奋!

千年等一回呀,

百年等一瞬!

三山五岳踮起了脚尖,

黄河长江屏住了涛声。

不可一世的米字旗,

在彭定康低垂的头颅前,

坠落,坠落,坠落!

鲜艳夺目的五星红旗,

在“前进前进前进进”的奏鸣中,

上升!上升!上升!

共和国的主席

声如洪钟:

“从今天起,

中华人民共和国,

正式恢复行驶

对香港的主权!”

字字铿锵,

落地金石声。

历史的宣言,

民心的共震。

如雷霆滚过

英吉利海峡,

震撼白金汉宫。

如春风刮过,

亚非拉美欧,

激起五大洲的共鸣!

紫荆花啊,

如血,如火!

花瓣上记录

整整一个世纪

血与火的抗争!

紫荆花啊,

如霞,如云!

紫气东来呦,

港岛升起

瑞气祥云。

血与火在燃烧,

云与霞在声明:

中华民族,

不可战胜!

东方之珠,

永放光明!

tags:浩气长存天地间

上一篇 : 烟花梦
下一篇 : 东江夜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