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的骆驼

现代诗 2022-02-11 07:39:13

行走的骆驼

作者:池鸣

行走的骆驼

假若你是一只行走的骆驼

在被血液浸染的土地上

在森严的秩序里。这时生活

没有恐惧,四周也没有改观

该谨慎,刚好压低声线,穿破溶洞

如狐裘般华丽。心愿一点一点

像雨露濡湿泥土。清水洗尘想必也能

洗净最后一程雨,一腔心意。

换上更好的,枪口、弹头、火色,

放射性列次……

物质上质疑所有的给予希望工程

言传身教,战战兢兢的花蝴蝶

如果天空转变,世界就在我眼前

如果稻草枯萎,情感就必定失去了鲜活

如果脊背弯曲,脾胃也等于是皱缩挽结

靠边的芦笛笙歌,嘈嘈切切

有最好的卖相……收得明月夜,

协议压箱底。我们都必然要求

受到母亲的影响,又有称呼孩子的洒脱

单面的叶,只提供一个风向,

看得准台面巡按降落骤升,没有被夭折

单独选择沙砾泛黄,滚动草绿的麦田,

柔和成青团原汁原味。记录怀孕

生命的力量开始了,脍炙人口的面貌

三十车药品,三十车环境的煎熬,

完全通过稳当的治疗,一般下功夫

看不出来,化为乌有的糟醴。

昼夜推诿,在广大知己的面前,

每当精彩,总是背负了流民的称号,

称号是用瓷器活棉线针注疏的

韭菜、糯米可以相配,橘皮

瓜果倒进边框,是这样吗?抛开花落,

抛开花落后的符号破折……是希望

让希望常常打破希望,看到硝烟

从划区域开始草长莺飞。越传奇,

越舒坦;越挺拔,越冷峭。

人类试着建立自己的思想感情,

却总是碍于手脚让自己的思想

滑开纵切或横刀的口子

一点钟的方向

大批量生产过时的模具,究竟

会是这样艰难的。飞鸟与异禽

同来自对故乡的查收,况天佑

行走的骆驼不被征缴,

叫人预设了计量

呵,夜空的味道,味道真叫人头疼

跨过贫下的软组织。在这些众多

颠三倒四的软组织里,唯骨头例外,

是硬的,是被人弃之又捡起的结果

俗言,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言归正传,不如皮毛帽子

可以变戏法,也可以屏蔽光线

骆驼不单只剩托运,还可以行走

只不过,这种托运,对它而言

是不收费的,附加

百多斤的架梁之躯

tags:行走的骆驼

上一篇 : 写不完的诗
下一篇 : 乐思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