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东东的诗

现代诗 2022-02-11 07:39:13

陈东东诗选(9首)

作者:陈东东

 

黑暗里顺手拿起一件乐器。黑暗里稳坐
马的声音自尽头而来
雨中的马

这乐器陈旧,点点闪亮
像马鼻子上的红色雀斑,闪亮
像树的尽头
木芙蓉初放,惊起了几只灰知更雀

雨中的马也注定要奔出我的记忆
像乐器在手
像木芙蓉开放在温馨的夜晚
走廊尽头
我稳坐有如雨下了一天
我稳坐有如花开了一夜
雨中的马。雨中的马也注定要奔出我的记忆
我拿过乐器
顺手奏出了想唱的歌


秋天


在秋天,废弃的庭院一天天腐败
忧虑和恐惧变得必要
在秋天,一个人枯守直到黄昏
掌灯、对酒
沉沦中等待确实的消息

西窗被风击落,众鸟倦于啼鸣
一个人独倚颓废的墙
在秋天,书籍泛黄暗藏玫瑰
死者的舌尖开放出记忆

红漆剥落
蛀木虫深入
一颗星初照残酒和灯
在秋天,邮差传递老年的谎言
一个人读一封过时的信

纷扬的蝴蝶追随又围绕
忧虑和恐惧变得必要
在秋天,你经历这黯淡晦涩的梦
如单薄的飞蛾抵达了火焰


月亮

我的月亮荒凉而渺小
我的星期天堆满了书籍
我深陷在诸多不可能之中
并且我想到
时间和欲望的大海虚空
热烈的火焰难以持久

闪耀的夜晚
我怎样把信札传递给黎明
寂寞的字句倒映于镜面
仿佛蝙蝠
在归于大梦的黑暗里犹豫
仿佛旧唱片滑过了灯下朦胧的听力

运水卡车轻快地驰行
钢琴割开春天的禁令
我的日子落下尘土
我为你打开的乐谱第一面
燃烧的马匹流星多眩目

我的花园还没有选定
疯狂的植物混同于乐音
我幻想的景色和无辜的落日
我的月亮荒凉而渺小

闪耀的夜晚,我怎样把信札
传递给黎明
我深陷在失去了光泽的上海
在稀薄的爱情里
看见你一天天衰老的容颜


一场雨

我的耳朵让我确信
我知道一场雨已经到来
我所记诵的每一段圣咏
给我以启示
夏天!夏天!
在它的极端一场雨落下
如同一个人获得了允诺

一场雨播撒光辉的女性——
港口、酒浆、睡莲和
歌手,以及那乐队
以及那运动员
在正午街头
嘻笑着追逐淋湿的护士

一场雨发展黄昏的清澈
我的听力给我以诗篇
无奈的父亲放弃了女儿
在港务局长的凉廊之下
你的玻璃杯盛满雨水
折射江上的灯火和舰船

那喃喃低语的洁净的老太婆
那练习着钢琴的寂寞的少女
我还听到
一场雨抽打下班的邮差
而你已展读我热烈的长信

我知道此时你走到了雨中
开阔的码头正对着世界
夏天!夏天!
我所记诵的每一段圣咏
也被你记诵
我听到你赞叹
刺骨的爱情
而你的父亲在廊下多阴沉


讽刺的性质


电视台的飞艇白昼的月亮
为少女提供多余的爱

有一对老人
热死在各自的竹凉椅上

那女儿还指望——再多领一回
他俩菲薄的退休工资

沿大陆架向下,一座城被海掩盖了一百年
鲨鱼在市长的阳台栖居

北方,雪线后,一个朝廷正在复活
它甚至从来就不曾死去

百合花,木棉树
洁净的黎明中轻跳的山雀

还有
巴赫

它们可能是我要抒写的
它们满含讽刺的性质


青梅

时间只是在窗外运行
所有发生的
只是通过一个人的来信
被传达并歪曲

夏天盛大的运动会闪耀
而岛屿之间,一座迷宫沦陷进身体

梵文诗。玻璃杯
徒具形式的冥想之空壳

在屋子里,在轮椅上
这样的一生也完全可以是一个季节

也完全可以是
一个时辰,一道掠过额际的阴影
一颗
压在舌下的小小的青梅


回信

你躺在上海八月的渊底
红色计温器上升的箭头
此时已刺入
高天的皮肤

中午,没有风
前面街角电站超负荷
燃起了绿火
邻居们谈论七十年代

哪里有电扇?更不用说
空调!——在那些夏日
浸在井里的西瓜是幸福
放假的小女儿
坐进浴缸听收音机

你摘下
黯哑声音的老式墨镜
试着读一封女友的信

那边江上,一艘游艇被晒得
炫目。半裸的男人
关切最新的体育消息


病中

病中一座花园,香樟高于古柏
忧郁的护士仿佛天鹅
从水到桥,从浓荫到禁药
在午睡的氛围里梦见了飞翔
——那滞留的太阳
已经为八月安排下大雨

一个重要的老人呻吟
惊动指甲鲜红的情人:抚慰
清洗、扪弄和注射
他陈旧的眼眶滚出泪水
抵挡玫瑰和金钱的疼痛

隔开廊道,你身凭长窗
你低俯这医院里酷暑的风景
阴云四合,池鱼们上升
得病的妇女等待着浇淋
正当你视线自花园移开
第一滴雨
落进了第一个死者的掌心



点灯

把灯点到石头里去,让他们看看
海的姿态,让他们看看古代的鱼
也应该让他们看看亮光
一盏高举在山上的灯

灯也该点到江水里去,让他们看看
活着的鱼,让他们看看无声的海
也应该让他们看看落日
一只火鸟从树林腾起

点灯。当我用手去阻挡北风
当我站到了峡谷之间
我想他们会向我围拢
会来看我灯一样的语言

 

 

tags:陈东东的诗

上一篇 : 留恋处
下一篇 : 老中医之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