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玄龄传

  • A+
所属分类:美文名篇
摘要

我要诗词网收录房玄龄传,新唐书?房玄龄传原文房玄龄,字乔,齐州临淄人。父彦谦,仕隋,历司隶刺史。玄龄幼警敏,贯综坟籍,善属文,书兼草隶。开皇中,天下溷壹,皆谓隋祚方…感谢您关注房玄龄传。

新唐书?房玄龄传原文

房玄龄,字乔,齐州临淄人。父彦谦,仕隋,历司隶刺史。玄龄幼警敏,贯综坟籍,善属文,书兼草隶。开皇中,天下溷壹,皆谓隋祚方永,玄龄密白父曰:“上无功德,徒以周近亲,妄诛杀,攘神器有之,不为子孙立长久计,淆置嫡庶,竞侈僭,相倾阋,终当内相诛夷。视今虽平,其亡,跬可须也。”彦谦惊曰:无妄言!”年十八,举进士。授羽骑尉,校仇秘书省。吏部侍郎高孝基名知人,谓裴矩曰:“仆观人多矣,未有如此郎者,当为国器,但恨不见其耸壑昂霄云。”

隐太子与王有隙,王召玄龄与计,对曰:“国难世有,惟圣人克之。大王功盖天下,非特人谋,神且相之。”乃引杜如晦协判大计。累进陕东道大行台考功郎中、文学馆学士。故太子忌二人者,奇谮于帝,皆斥逐还第。太子将有变,王召二人以方士服入,夜计事。事平,王为皇太子,擢右庶子。太子即位,为中书令。第功班赏,与如晦、长孙无忌、尉迟敬德、侯君集功第一,进爵邗国公,食邑千三百户。

进尚书左仆射。帝曰:“公为仆射,当助朕广耳目,访贤材。此闻阅牒讼日数百,岂暇求人哉?”乃敕细务属左右丞,大事关仆射。

会诏大臣世袭,授宋州刺史,徙国梁,而群臣让世袭事,故罢刺史,遂为梁国公。未几,加太子少师。始诣东宫,皇太子欲拜之,玄龄让不敢谒,乃止。居宰相积十五年,女为王妃,男尚主,自以权宠隆极,累表辞位,诏不听。顷之,进司空,仍总朝政。玄龄固辞,帝遣使谓曰:“让,诚美德也。然国家相眷赖久,一日去良弼,如亡左右手。顾公筋力未衰,毋多让!”会伐辽,留守京师。诏曰:“公当萧何之任,朕无西顾忧矣。”凡粮械飞输,军伍行留,悉裁总之。玄龄数上书劝帝,愿毋轻敌,久事外夷。

晚节多病,时帝幸玉华宫,诏玄龄居守,听卧治事。稍棘,召许肩舆入殿,帝视流涕,玄龄亦感咽不自胜。玄龄顾诸子曰:“今天下事无不得,惟讨高丽未止,上含怒意决,群臣莫敢谏,吾而不言,抱愧没地矣!”

帝得疏,谓高阳公主曰:“是已危慑,尚能忧吾国事乎!”

新唐书?房玄龄传翻译

房玄龄,字乔,齐州临淄人。父亲房彦谦,在隋朝做过官,历职司隶刺史。房玄龄小时候机警聪敏,阅读过大量的古典文籍,擅长写属zhǔ文,还兼长草书隶书。隋文帝中期,天下归一,人们都说隋朝福祚帝皇之位将会永存,房玄龄秘密地向父亲陈述说:“当今皇帝没有功德,只是凭借后周近亲的身份,胡乱诛杀百姓,抢夺窃取皇位才有国家,却并没有为后世子孙谋划长久。混淆长幼次序,争相放纵做出越位之事,这样终究会发生内乱诛杀平辈。现在天下看起来虽然太平,但是亡国,是指日可待的。”父亲大惊:“不要胡乱说话!”房玄龄长到十八岁,中进士第。被授官为 羽骑尉,校仇秘书省。高孝基凭着房玄龄的声望知道了他,对裴矩说:“我 见过很多人,还没有见过像这个年轻人这样的人,他一定会成为国家栋梁,但遗憾的是现在不见他表露出雄才大略。”暗地里太子与秦王不和,秦王召见房玄龄商量计策,房玄龄说:“此类事自古就有,只有圣人才能克制这类事的发展。秦王您功盖天下,不单单常人会对你图谋不轨,就是神灵也要庇佑你的。”于是引见杜如晦一同商议大计。因此两人成了太子忌恨的人,太子甚至超越了皇帝的权力,将两人都斥责驱逐,解职还乡。太子要叛乱,秦王召见房杜,让他们穿着道士服入府,连夜议事。玄武门之变后,秦王做了太子,提拔房玄龄为右庶子。太子登基做了新帝,房玄龄升为中书令。论功行赏,将房与杜、长、尉、侯五人记为一等功,进爵邗国公,享用一千三百户的封地。

封为尚书左仆射。太宗说:“你做了仆射,应该辅助我开放试听、广开言路,求访贤才,像你现在这样每天听读公文案件数百起,难道还有时间寻求贤才吗?”于是下令,小事务由左右丞相承当,大事务归仆射掌管……

适逢皇帝下诏大臣可世袭,加授宋州刺史,迁至梁国,于是就成为了梁国公。不久,加封太子老师。起初到了东宫之时,太子想拜谒他,房玄龄推让不敢当。于是停止了拜谒。他居相位十五年,女儿做了王妃,儿子娶公主为妻,自以为权贵至极,屡次上表辞官,太宗都不采纳他的意见。

太宗派使臣对他说:“让位,确实是美德。 但国家与您相互依眷受您辅佐很久了,一旦某一天我失去您的辅佐,就像失去了双手一样。考虑到您现在身体尚未衰弱,不要总是辞让。”大唐讨伐辽,房玄龄留守京师。太宗下诏:“您现在承担萧何的重任,我向西讨伐就没有顾虑和担忧了。”凡是军粮器械的输入输出,士兵队伍的调遣和留驻,他都安排大局,他还多次上书劝太宗,希望其不要轻敌,并能长久辖制住外族。

晚年多病,太宗传召允许他坐偏轿入殿,太宗见他后痛苦不已,房玄龄也忍不住哽咽。房玄龄看着子女们说:“现在天下事没有不顺利的,只是讨伐高丽还没由结果,皇上心怀怒气意志坚决,群臣们都不敢觐见,我如果不说,是会心怀愧疚而死的!期间房玄龄上疏太宗太宗得知后,对高阳公主说:“臣子有这样的威慑之辞,还担忧我国有事吗!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