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果老

  • A+
所属分类:美文名篇
摘要

51诗词网收录张果老,《独异志》卷下:张果(明刊《仙佛奇踪》)玄宗朝,有张果老先生者,不知岁数,出于邢州。帝迎于内,礼敬甚。问,无不知者。一旦,有道士叶静能,亦多知解。玄宗问:“…下面随小编具体来看下张果老吧。

《独异志》卷下:

张果 (明刊《仙佛奇踪》)

玄宗朝,有张果老先生者,不知岁数,出于邢州。帝迎于内,礼敬甚。问,无不知者。一旦,有道士叶静能,亦多知解。玄宗问: “果老何人?” 静能答曰:“臣即知之,然臣言讫即死,臣不敢言。若陛下免冠跣足救臣,臣即能活。”帝许之。静能曰:“此混沌初分白蝙蝠精。” 言讫,七孔血流,偃仆于地。玄宗遽往,果老徐曰:“此小儿多口过,不谪之,败天地间事耳。”帝哀恳久之,果老以水噀其面,复生。其后果老辞归邢州所隐之处,俄然不知所往。

《古今图书集成·神异典》 卷二四二:

按 《唐书·方伎传》: 张果者,晦乡里世系以自神,隐中条山,往来汾晋间,世传数百岁人。武后时遣使召之,即死。后人复见居恒州山中。开元二十一年,刺史韦济以闻。玄宗令通事舍人裴晤往迎。见晤辄气绝仆,久乃苏。晤不敢逼,驰白状。帝更遣中书舍人徐峤赍玺书邀礼,乃至东都,舍集贤院。肩舆入宫,帝亲问治道神仙事,语秘不传。果善息气,能累日不食,数御美酒。常云: “我生尧丙子岁,位侍中。” 其貌实年六、七十。时有邢和璞者,善知人夭寿;师夜光者,善视鬼。帝令和璞推果生死,懵然莫知其端。帝召果密坐,使夜光视之,不见果所在。帝谓高力士曰:“吾闻饮堇无苦者,奇士也。” 时天寒,因取以饮果。三进颓然曰:“非佳酒也!” 乃寝。顷视齿憔缩,顾左右取铁如意击堕之,藏带中,更出药傅其龈,良久,齿已生,粲然骈洁。帝益神之,欲以玉真公主降果,未言也。果忽谓秘书少监王迥质、太常少卿萧莘曰: “谚谓 ‘娶妇得公主,平地生公府’,可畏也!” 二人怪语不伦。俄有使至,传诏曰:“玉真公主欲降先生。” 果笑,固不奉诏。有诏图形集贤院。恳辞还山,诏可,擢银青光禄大夫,号通元先生,赐帛三百匹,给扶侍二人。至恒山蒲吾县,未几卒。或言尸解。帝为立栖霞观。

《太平广记》卷三○ “张果” 条:

张果者,隐于恒州条山,常往来汾晋间。时人传有长年秘术。耆老云: “为儿童时见之,自言数百岁矣。” 唐太宗、高宗累征之,不起。则天召之出山,佯死于妒女庙前。时方盛热,须臾臭烂生虫。闻于则天,信其死矣。后有人于恒州山中复见之。果常乘一白驴,日行数万里。休则重叠之,其厚如纸,置于巾箱中;乘则以水噀之,还成驴矣。开元二十三年,玄宗遣通事舍人裴晤,驰驿于恒州迎之。果对晤气绝而死。晤乃焚香启请,宣天子求道之意。俄顷渐苏,晤不敢逼,驰还奏之。乃命中书舍人徐峤,赍玺书迎之。果随峤到东都,于集贤院安置。肩舆入宫,备加礼敬。玄宗因从容谓曰:“先生得道者也,何发齿之衰耶?” 果曰:“衰朽之岁,无道术可凭,故使之然,良足耻也; 今若尽除,不犹愈乎。”

因于御前拔去鬓发,击落牙齿,流血溢口。玄宗甚惊,谓曰:“先生休舍,少选晤语。” 俄顷召之。青鬓皓齿,愈于壮年。一日,秘书监王迥质、太常少卿萧华尝同造焉。时玄宗欲令尚主,果未知之也,忽笑谓二人曰:“娶妇得公主,甚可畏也。” 迥质与华相顾,未谕其言。俄顷有中使至,谓果曰:“上以玉真公主早岁好道,欲降于先生。”果大笑,竟不承诏。二人方悟向来之言。是时公卿多往候谒。或问以方外之事,皆诡对之。每云: “余是尧时丙子年人。” 时莫能测也。又云: “尧时为侍中。” 善于胎息,累日不食,食时但进美酒及三黄丸。玄宗留之内殿,赐之酒。辞以“山臣饮不过二升。有一弟子,饮可一斗。” 玄宗闻之喜,令召之。俄一小道士,自殿檐飞下,年可十六七,美姿容,旨趣雅淡。

谒见上,言词清爽,礼貌臻备。玄宗命坐。果曰:“弟子常侍立于侧,未宜赐坐。” 玄宗目之愈喜,遂赐之酒,饮及一斗,不辞。果辞曰:“不可更赐,过度必有所失,致龙颜一笑耳。” 玄宗又逼赐之。酒忽从顶涌出,冠子落地,化为一榼。玄宗及嫔御皆惊笑,视之,已失道士矣。但见一金榼在地,覆之,榼盛一斗。验之,乃集贤院中榼也。累试仙术,不可穷纪。有师夜光者善视鬼,玄宗常召果坐于前,而敕夜光视之。夜光至御前奏曰:“不知张果安在乎,愿视察也。” 而果在御前久矣,夜光卒不能见。又有邢和璞者,有算术。每视人,则布筹于前,未几,已能详其名氏、穷达、善恶、夭寿。前后所计算千数,未常不析其苛细。玄宗奇之久矣,及命算果,则运筹移时,意竭神沮,终不能定其甲子。玄宗谓中贵人高力士曰:“我闻神仙之人,寒燠不能瘵其体,外物不能浼其中。今张果善算者莫得究其年,视鬼者莫得见其状,神仙倏忽,岂非真者耶。然常闻谨斟饮之者死,若非仙人,必败其质,可试以饮之。”

会天大雪,寒甚,玄宗命进谨斟赐果。果遂举饮,尽三卮,醺然有醉色,顾谓左右曰:“此酒非佳味也。”即偃而寝,食顷方寤。忽览镜视其齿,皆斑然焦黑。遽命侍童取铁如意,击其齿尽,随收于衣带中,徐解衣,出药一帖,色微红光莹,果以傅诸齿穴中,已而又寝,久之忽寤,再引镜自视,其齿已生矣,其坚然光白,愈于前也。玄宗方信其灵异,谓力士曰:“得非真仙乎。” 遂下诏曰:“恒州张果先生,游方之外者也,迹先高尚,心入窅冥。久混光尘,应召赴阙。莫知甲子之数,自谓羲皇上人。问以道枢,尽会宗极。今则将行朝礼,爰申宠命,可授银青光禄大夫,仍赐号通玄先生。” 未几,玄宗狩于咸阳,获一大鹿,稍异常者。庖人方馔,果见之曰:“此仙鹿也,已满千岁。昔汉武元狩五年,臣曾侍从,畋于上林。时生获此鹿,既而放之。”

玄宗曰:“鹿多矣,时迁代变,岂不为猎者所获乎?” 果曰:“武帝舍鹿之时,以铜牌志于左角下。” 遂命验之,果获铜牌二寸许,但文字凋暗耳。玄宗又谓果曰:“元狩是何甲子?至此凡几年矣?” 果曰:“是岁癸亥,武帝始开昆明池; 今甲戌岁,八百五十二年矣。” 玄宗命太史氏校其长历,略无差焉。玄宗愈奇之。时又有道士叶法善,亦多术。玄宗问曰:“果何人耶?”答曰:“臣知之; 然臣言讫即死,故不敢言。若陛下免冠跣足救,臣即得活。”玄宗许之。法善曰: “此混沌初分白蝙蝠精。”言讫,七窍流血,僵仆于地。玄宗遽诣果所,免冠跣足,自称其罪。果徐曰: “此儿多口过,不谪之,恐败天地间事耳。”玄宗复哀请久之。果以水噀其面,法善即时复生。其后果陈老病,乞归恒州。诏给驿送到恒州。天宝初,玄宗又遣徵召。果闻之,忽卒。弟子葬之。后发棺,空棺而已。(出 《明皇杂录》、《宣室志》、《续神仙传》)

《南漘楛语》卷三:

岑嘉州曾见张果,集中有 《谒张果先生》 诗,云: “吾君感至德,元老欣来诣。”

《独醒杂志》 卷十:

里谚有 “张果老撑铁船” 之语,以为难遇不可复见也。乡人杨元皋为举子时,尝梦人告曰:“子欲及第,除是撞着张果老撑铁船,” 元皋心甚疑之。绍兴初,以乡举就吉州类试,一禅刹为试院,元皋试毕,忽回顾壁间,有画一老人撑船,旁题云: “此张果老撑铁船处。” 元喜,以为符梦中之言。榜揭,吉州之士中者六七人,元皋预其一。元皋名迈。

《历代神仙通鉴》卷六:

中条有张老者,自言尧时甲子生,学问渊博,好穿素袍。附居山之阴,就学于玄女。

《历代神仙通鉴》卷一五:

王屋山东北仙官洞天 (泽州阳城县):

善化飞阳玄觉真君张果

《茶香室三钞》 卷一八:

明李日华 《六砚斋笔记》 云: 余杭洞霄宫石壁有张果老题字,云:“五百年后,吾当挑书再来。”

《古今图书集成·神异典》卷二四二:

按 《南昌郡乘》: 张氲,晋州人,号洪崖子,隐姑射洞中。仙书秘典,无所不通。唐玄宗召问曰: “闻先生善长啸,可得闻乎?” 氲即应声而发,声若鸾凤。寻还山,绝粒服气。洪州大疫,有狂道士市药,病者立愈。玄宗闻之,曰:“必氲也!” 后询之,果然。三召不至。天宝末,忽大雾尸解。或云即张果老。

《通俗编》:

《太平广记》: 张果老尝乘一白驴,日行数万里。休则叠之如纸,置巾箱中; 乘则以水噀之,还成驴矣。按: 俗言张果老倒骑驴,各传记未云。盖倒骑驴乃宋潘阆事。

《八仙考》:

张果者,唐玄宗时人,隐于中条山,应明皇诏入朝,道号通玄先生。事迹最早见于唐郑处晦 《明皇杂录》,《太平广记》 卷三十全袭其丈,今不具录。其人见于正史,在八仙中是时代最早而且比较实在的一人。《旧唐书》及《新唐书》皆入方士传,大致依据郑书而删去过神之处以成文,但所录亦已异常。传说的重要之部: 一者,果乘一白驴,日行数万里,休则折叠之,其厚如纸,置于巾箱中: 乘则以水噀之,还成驴矣。二者,果时,方士有叶法善,亦多术。玄宗问曰: “果何人耶?” 答曰:“臣知之,然臣言讫即死,故不敢言。若陛下救臣即得活。”玄宗许之。法善曰:“此混沌初分,白蝙蝠精。”言讫,七窍流血,僵仆于地。玄宗诣果所,免冠跣足,自称其罪。果徐曰,“此儿多口过,不谴之,恐败天地间事耳。”久之,果以水噀其面,法善即时复生。此二事新旧 《唐书》 皆删去。

考张果与叶法善不相值。《旧唐书》 卷八 《玄宗本纪》: “开元二十二年二月辛亥,初置十道采访处置使,征恒州张果先生,授银青光禄大夫,号曰通玄先生。”是张果以开元二十二年入朝。《旧唐书》 卷百九十一《叶法善传》 云: “法善生于隋大业之丙子,死于开元之庚子,凡一百七岁。” 按开元无庚子,当是庚申之误,故下云 “八年卒,诏曰……”。卒年总可信的。叶法善以开元八年卒,则张果遇不到了。唐书的编者,大概因为年代不合,而删去此事,余此则又采神仙家言,不很考究了。

八仙起于宋元之际,距离张果较远,何以加入? 或者是因为讲史的关系,隋唐故事在宋代一定盛传的。

[案]: 张果,据 《唐书》 所载,实有其人,然不过一江湖术士而已。其见玄宗之年,齿发已衰朽不堪。帝王好神仙,多望红颜常驻,汉武所以妄信栾大,实与栾大之 “为人长美”有关。故张果只可倚老卖老,诈称有数百岁以掩饰其衰朽之容。至于叶静能 ( 《太平广记》作叶法善) 称张果为天地开辟时白蝙蝠,自是道士诳言,借张果以标榜自己。玄宗欲妻张果以公主,未必真有此意。而张果惧日久事败,遂有归山之请。此后屡召不至,似亦知趣而退,惧遭栾大之祸者。然无论如何,张果为唐代神仙知名者,故 《玄怪录》、《杜阳杂编》、《纪闻》诸小说言及神仙,往往用张果为点缀。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