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非马论

  • A+
所属分类:美文名篇
摘要

51诗词网收录白马非马论,题解公孙龙(约前330—前242),名家代表人物,战国赵人,传说字子秉。与名家代表人物惠施齐名。疾恶不时名实之乱,提出“离坚白”、“白马非马”等命题,一生大部分…下面随小编具体来看下白马非马论吧。

题解

公孙龙(约前330—前242),名家代表人物,战国赵人,传说字子秉。与名家代表人物惠施齐名。疾恶不时名实之乱,提出“离坚白”、“白马非马”等命题,一生大部分时间在赵平原君赵胜家作客。著有《公孙龙子》,又称《守白论》,今存5篇。《白马论》是其中的一篇名论,论证“白马非马”而解释一般与个别的关系。

原文

(客)曰:“白马非马”,可乎?

(主)曰:可。

(客)曰:何哉?

(主)曰:马者,所以命形也;白者,所以命色也。命色者非命形也。故曰:白马非马。(客)曰:有白马,不可谓无马也。不可谓无马者,非马也?有白马为有马,白之,非马,何也?

(主)曰:求马,黄、黑马不可致。使白马乃马也,是所求一也。所求一者,白者不异马也。所求不异,如黄、黑马有可有不可,何也?可与不可,其相非明。故黄、黑马一也,而可以应有马,而不可以应有白马,是白马之非马,审矣。

(客)曰:以马之有色为非马,天下非有无色之马也,天下无马,可乎?

(主)曰:马固有色,故有白马。使马无色,有马如已耳,安取白马?故白者非马也。白马者,马与白也。马与白,马也?故曰:白马非马。

(客)曰:马未与白为马,白未与马为白。合马与白,复名白马。是相与以不相与为名,未可。故曰:白马非马未可。

(主)曰:以有白马为有马,谓有马为有黄马,可乎?

(客)曰:未可。

(主)曰:以有马为异有黄马,是异黄马于马也;异黄马于马,是以黄马为非马。以黄马为非马,而以白马为有马,此飞者入池而棺椁异处,此天下之悖言乱辞也。“有白马不可谓无马者”,离白之谓也。不离者,有白马不可谓有马也。故所以为有马者,独以马为有马耳,非有白马为有马。故其为有马也,不可以谓“马马”也。

白者不定所白,忘之而可也,白马者,言白定所白也;定所白者,非白也。马者,无去取于色,故黄、黑皆所以应。白马者,有去取于色,黄、黑皆所以色去,故唯白马独可以应耳。无去者非有去也,故曰白马非马。

译文

(客)问:说白马不是马,可以吗?

(主)答:可以

(客)问:为什么?

(主)答:马是命形的,白是命色的。命色的不是命形的,所以说白马非马。

(客)问:有了白马,不可说没有马。不可说没有马,不是马吗?有了白马就是有马,却又说白马非马,这是为什么?

(主)答:如求马,黄马、黑马皆可以;如求白马,黄马、黑马就不可以了。假使白马是马,那么对于所求者是一样的;所求一样,白马就不异于马了。所求没有分别,那么黄马、黑马有时可以应选,有时又不可以。是何原因呢?可以与不可以,其彼此相反是很明显的。所以黄马和黑马是一样的,可以应有马,而不可以应有白马。那么,白马不是马,也就十分明白了。

(客)问:认为马有颜色就不是马,但天下并没有不带颜色的马,那么说天下没有马,可以吗?

(主)答:马本有颜色,所以有白马。如果马都无色,只有马而已,哪里能找到白马?所以白色的马并不是马。所谓白马,就是马加色,马加白色不等于马。所以说白马非马。

(客)又说:“马未与白结合之前,叫马;白未与马结合之前,叫白。把马与白合在一起,仍叫作白马—是把已结合的新事物用未结合时的旧名称来合称它,这是不可以的。所以说白马不是马,是不可以的。

(主)反问:把有白马作为有马,那么说有白马就是有黄马,可以吗?

(客)答:不可以。

(主)说:把有马和有黄马区别开来,就是把黄马和马区别开来。把黄马和马区别开,也就认为黄马不是马了。认为黄马不是马,而认为白马是马,这如同把空中飞翔的制服入水池,把棺和椁说成不在一起,真是天下的谬言乱语。说‘有了白马不可以说没有马’,是把白色分离开来说的。不把白色分离开,有白马就不能说有马了。因此人们所以认为有马,是专就马而认为有马罢了,不是认为有马,而不可以说成是有某马、某马。

如果说白这个名称不固定在它所表示的白色物体上,那么不去考虑它也是可以的。而白马这个名称所说的白,是固定在白马这个物体上的。白一旦被固定在它有是白的上,就不是本来的白了。单说‘马’,对颜色没有要求,那么黄马、黑马都可以拿来应选。说白马,就对颜色有选择了,黄马、黑马都要因为颜色不合要求而被舍去,因此只有白马单独可以应选。对于颜色没有选择,并不同于对于颜色有选择的,所以说:白马不是马。

赏读

“白马非马”为公孙龙的代表性论题。

《白马论》以“白马非马”为题论述了个别与一般的关系。公孙龙是从三个基本环节加以论证的。第一,从概念内涵的差异论证,马指的是形,白指的是颜色,而白马是二者的结合,所以白马不是马。第二,从概念的外延的相互排斥论证,黄马、黑马虽然是马,但白马不是黄黑马,所以白马不是马。第三,从一般与个别的关系论证,就马一般,白一般以及白马这个个别的不同而言,马、白均为一般,不同于个别的白马。个别的白不是白,个别的马也不可统称为马,因此“白马非马。”

任何一个概念,都包含有内涵和外延两个对立方面,分别概括着事物的属性和对象,反映着它的一般性和个别性,表明了它的同一之点和差异之点。譬如,“白马”这个概念,既以其内涵概括了白马的本质属性,又有其外延包含了一切白马对象;既反映了白马作为白马的个别性,又反映了白马作为马以至动物、有机体的一般性;既表明了白马是白马(不是黄马、黑马),与自身同一,又表明了白马是马,是动物,是有机体,而与自身差异。这就是辩证逻辑的概念观。

公孙龙显然没有能认识到这种辩证性所在,而错误地认为矛盾不能容忍,从而指出了白马不是马的错误结论。尽管如此,但公孙龙提出了判断矛盾性的问题,尝试着消灭这个矛盾。正由于他的这种尝试,才使得后于公孙龙的人,有了正确回答这个问题的殷鉴,把人类的认识推向前进。这是他的思想意义所在。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