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柑者言

  • A+
所属分类:美文名篇
摘要

51诗词网收录卖柑者言,刘基杭有卖果者,善藏柑,涉寒暑不溃(1)。出之烨然(2),玉质而金色(3)。置于市,贾十倍(4),人争鬻之(5)。予贸得其一,剖之,如有烟扑口鼻,视其中,干若败…下面随小编具体来看下卖柑者言吧。

刘基

杭有卖果者,善藏柑,涉寒暑不溃(1)。出之烨然(2),玉质而金色(3)。置于市,贾十倍(4),人争鬻之(5)

予贸得其一,剖之,如有烟扑口鼻,视其中,干若败絮。予怪而问之曰:“若所市于人者(6),将以实笾豆、奉祭祀、供宾客乎(7)?将炫外以惑愚瞽也(8)?甚矣哉,为欺也! ”

卖者笑曰: “吾业是有年矣(9)。吾赖是以食吾躯(10),吾售之,人取之,未尝有言,而独不足子所乎(11)? 世之为欺者不寡矣,而独我也乎?吾子未之思也(12)。今夫佩虎符、坐皋比者(13),洸洸乎干城之具也(14),果能授孙吴之略耶(15)?峨大冠、拕长绅者(16),昂昂乎庙堂之器也(17),果能建伊皋之业耶(18)?盗起而不知御,民困而不知救,吏奸而不知禁,法斁而不知理(19),坐糜廪粟而不知耻(20)。观其坐高堂,骑大马,醉醇醴而饫肥鲜者(21),孰不巍巍乎可畏(22),赫赫乎可象也(23)?又何往而不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也哉! 今子是之不察,而以察吾柑! ”

予默默无以应。退而思其言,类东方生滑稽之流(24),岂其愤世嫉邪者耶(25)?而托于柑以讽耶(26)?

〔注释〕(1)涉: 经历。(2)烨(ye)然:光彩灿烂的样子。这里指颜色鲜艳象刚摘下来时差不多。(3)玉质而金色:质地象玉一样润泽,颜色象金子一样辉煌。(4)贾: 同“价”,价格。(5)鬻(yu):卖。这里应是买的意思。(6)市: 卖。(7)实笾(bian)豆: 实,充实、盛。古代祭祀或宴会时,盛果品等物的竹器叫笾,盛肉食等物的木器叫豆,均为高脚器皿。奉祭祀: 作为祭祀的贡品。(8)炫: 夸耀。愚瞽:指傻子、瞎子。(9)业是: 从事这种职业。有年: 已有好多年了。(10)食(si): 同“饲”,养活。(11)子: 是对对方的尊称。所:所需的省略。(12)吾子: 对对方的尊称。(13)虎符: 虎形的兵符,是古代调兵遣将的凭证。皋比(gao pi ):虎皮,这里指用虎皮做的坐褥。(14)洸洸(guang):威武的样子。干城之具: 指保卫国家的将才。语见《诗经·大雅·江汉》: “江汉汤汤,武夫洸洸。” 《诗经·周南·兔置》:“纠纠武夫,公侯干城。”具: 才,这里指人才。(15)孙吴: 指古代著名的军事家孙武和吴起。(16)峨大冠: 戴着高冠。峨,高耸的样子,这里作动词用。大冠,原为武冠,这里是指高冠。拕:同拖。绅:古代士大夫束在腰间的带子。(17)昂昂:高贵的样子。庙堂: 宗庙明堂,这里指朝廷。器: 这里指有才干的人。(18)伊皋: 指古代著名的政治家伊尹和皋陶。伊尹,商汤的贤相,名挚,他曾辅佐商汤攻灭夏桀,后被尊为阿衡(宰相)。皋陶,姓偃,相传他是舜时的刑官。(19)斁(du): 败坏。(20)坐糜廪粟: 坐着白吃国家仓库里的粮食。糜:耗费。廪: 粮仓。(21)醇醴(chun li):味道纯厚的美酒。饫(yu):饱食。(22)巍巍 高不可攀的样子。(23)赫赫:气势很盛的样子。象: 效法。(24)东方生:指东方朔,字曼倩,汉武帝时为太中大夫,善辞赋,性诙谐,常以滑稽之言进行讽谏。事见《史记·滑稽列传》。滑稽(gu ji):诙谐、机智。(25)愤世嫉邪:对世事表示愤慨,对邪恶表示憎恨。(26)托:假借。讽:讽劝。指用含意深刻的话进行劝告或指责。

〔鉴赏〕《卖柑者言》作为一则寓言杂文真可说是“言近而旨远” ,深刻地揭露了元代那些官僚们的“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腐朽本质。

元代立国之初,蒙古统治者为了便于巩固他们的统治地位,把统治下的人分成蒙古人、色目人、汉人、南人四等。以蒙古贵族的地位最高。他们在法律上又规定: 四等人中又据职业分为十等,这就是一官、二吏、三僧、四道、五医、六工、七猎、八民、九儒、十丐。这十等人中地位最尊贵的是官吏。他们是高踞于各族人民头上的统治者。南宋末年谢枋得《送方伯载归三山序》称: “滑稽之雄,以儒为戏者曰,我大元制典,人有十等,一官二吏,先之者贵之也,贵之者谓有益于国也。”对于这种社会的不合理现象,元代戏剧家关汉卿在《窦娥冤》中曾塑造了楚州太守桃杌的形象,对元代的那些贪官污吏、权豪势要进行鞭挞。而刘基的《卖柑者言》则是用犀利的匕首层层剖析,揭示出那些坐高堂、骑大马、饮醇酒、食佳肴的将军、大臣实际上都是些不会用兵、不会治世的朽物,描绘了一幅元代封建官场的“群丑图”。

《卖柑者言》开头的记事是全文的引子。作者先极写柑之外形有金玉之美,这样,“贾(价)十倍,人争鬻之”,自然是情理中事。接着则是一个鲜明的对比:“剖之,如有烟扑口鼻,视其中,干若败絮”,作者紧紧抓住了外形的好看与实质的败劣,自然而然地引起发问,指出卖果者所藏之柑是“炫外以惑愚瞽也” ,“甚矣哉,为欺也!”突出一个“欺”字,引起下文卖果者的大段议论。所以“欺”字是全文的线索,作者正是抓住这个“欺”字,通过卖果者笑谈那些享有高官厚禄的“干城之具”和“庙堂之器”才是真正的“欺世盗名”者。卖柑者的一席谈,是全文的中心。“吾业是有年矣。吾赖是以食吾躯,吾售之,人取之,未尝有言,而独不足子所乎? ”文章妙在不作正面回答,一句反问,实有反怪之意,你不是太迂腐了吗? 此等“小欺”又何足道哉,人皆不以为意,你偏不满,这是为何? 接着直言,这个社会上作伪欺骗世人的事比比皆是,难道仅仅是我?只是你对社会现状未加深思罢了。卖柑者这一反问,突出其愤世嫉邪感慨之深。进而文章如江河直泄,举出当世司空见惯之“大欺” : 先就武将说,佩执兵符,身坐虎皮交椅,神气威武的那些身负保卫国家重任的所谓“将帅之才”,他们难道果真能有孙武、吴起那样的战术韬略吗? 再就文臣说,那些峨冠博带,气势高傲的朝廷大臣,看上去形似社稷重臣,然而他们能象伊尹、皋陶那样为国家建功立业吗?文章连用反诘,看似设问,实际不需作答,点明“世之为欺者不寡” ,联系元末封建统治之腐朽,点出一个“欺”字。这是揭露将军、大臣“金玉其外”的一面,照应柑的“出之烨然,玉质而金色”。进而卖柑者又痛快淋漓地揭露这些执掌虎符的将军、峨冠长绅的高官“盗起而不知御,民困而不知救,吏奸而不知禁,法斁而不知理,坐糜廪粟而不知耻” ,五个排比式短句揭露他们的实质,和柑的“如有烟扑口鼻,视其中,干若败絮”的实质又有何不同? 相较之下,前者直如小巫见大巫。更不合理的还在于这些名不副实的“蠹虫”或则高居危坐,或则衣锦策肥,或则纵饮饱食,以致“孰不巍巍乎可畏,赫赫乎可象也?”至此通过反复的揭露,这些将军、大臣的“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可憎面貌自然呼之欲出了。由此顺理成章地推论出,卖柑者所售之柑是“小欺” ,而那些身负国家重任却不懂用兵、不会治世的将军、大臣才是真正的“欺世盗名”。故此本段结句“今子是之不察,而以察吾柑”! 显得何等有力! 与孟子的“明足以察秋毫之末,而不见舆薪”的提法有异曲同工之妙! 文章结尾,刘基故作疑问,卖柑者的话或许是“愤世嫉邪”的人假托于柑借以讽世,其实这正是刘基“夫子自道”作此文的寓意所在。

刘基的散文以富有形象性著称,《卖柑者言》就具有这个特点,“出之烨然,玉质而金色”、“剖之,如有烟扑口鼻,视其中,干若败絮”,简洁的文字,活画出柑的形质,而这仅是为下文“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将军、大臣画像作铺垫; 更精彩的是对那些名不副实的将军大臣的描绘,他们的外形不是“佩虎符、坐皋比”、“洸洸乎干城之具”,就是“峨大冠、拕长绅”、“昂昂乎庙堂之器”,堪称威武、轩昂,然而内质却是那样的平庸无能,这样,满朝文武的颟顸昏聩之状如见。一篇以说理为主的文章,写得如此形象鲜明,使人不能不惊叹刘基堪是大手笔。

对比的运用是本文的又一特色。“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本身就是鲜明的外形和内质的对比,刘基紧扣这八个字行文: 柑的外形之美与内质之丑的对比; 将军大臣外形之威武、轩昂与其内质五个“不知”作对比。层层对比,产生出入木三分的效果。尤其值得称道的,这些对比看似信手拈来,但实际是经过审慎的选择,不然就不可能运用得如此确切,浑然一体。

《卖柑者言》的语言犀利,生动而有力。文章首先采用设辞问答形式,这有助于深化题旨,尤其使人叹为观止的是卖柑者的笑谈,简直是妙语如珠,明明是回答别人的责问,却多处运用反诘语句“而独不足子所乎? ” “而独我也乎?”直是真理在手,容不得人间一置喙。而进入正题,又采取自问自答的方法,句式变换为时问、时诘、时答,虽是一则短文但气势自伟,有若决江河,沛然而莫御之势。至于对将军、大臣的揭露,由表及里,层层剖析,讽刺之深刻,文字之犀利、有力,自是本文的另一特色。结尾“予默默无以应”、“岂其愤世嫉邪者耶? 而托于柑以讽耶?”文字转为深沉,表露了作者满腔的愤世之情,这一些都反映了刘基驾驭文字的功力。

字数:3591

顾志兴

吴功正 执行主编.古文鉴赏辞典.南京:江苏文艺出版社.1987.第1191-1195页.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