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枝香王安石

  • A+
所属分类:美文名篇
摘要

51诗词网收录桂枝香王安石,王安石《桂枝香》王安石金陵怀古登临送目,正故国晚秋,天气初肃。千里澄江似…下面随小编具体来看下桂枝香王安石吧。

王安石《桂枝香》

王安石

金陵怀古

登临送目,正故国晚秋,天气初肃。千里澄江似练,翠峰如簇。征帆去棹残阳里,背西风酒旗斜矗。彩舟云淡,星河鹭起,画图难足。念往昔繁华竞逐。叹门外楼头,悲恨相续。千古凭高对此,谩嗟荣辱。六朝旧事随流水,但寒烟衰草凝绿。至今商女,时时犹唱,后庭遗曲。

这首词可能作于治平四年 (1067) 作者出知江宁府 (即金陵,今江苏南京) 时。在一个秋日,作者登高临远,纵目金陵山水形胜,缅怀历史烟云,心中无限感慨,遂写下了这首怀古讽今之作。

上阕描绘了金陵晚秋壮丽的景象。头三句交代了作者登临远眺的地点与时间,是在六朝旧都金陵秋高气爽的季节。一个“肃”字高度概括了深秋时节晴空万里天气肃爽的景象。下面就用逐层点染之法围绕“秋”字展开,极力铺写秋景,分三层意思来描绘。“千里澄江似练,翠峰如簇”两句是第一层,总写金陵山水形胜。“澄江似练”出自谢朓《晚登三山还望京邑》 中的诗句“余霞散成绮,澄江静似练”,写悠悠无尽的长江水清澈明净,犹如一匹绵延千里的白色的丝绸。虽时近深秋,但金陵四周的群峰依然铺青叠翠郁郁葱葱,一个个如箭头一般插向高空。这两句把金陵山势的峻峭挺拔富有生机、长江水色的清丽静美勾勒了出来,虽然所写的是秋天的景色,却无萧瑟肃杀寂寥凄清之感,读了非但不会使人有悲秋之情,相反地觉得神清气爽,精神为之振作。这同王安石以其政治家的恢宏襟怀来写景有关。“征帆去棹残阳里,背西风酒旗斜矗”两句是第二层,写的是近景。在残阳晚照之中江面上船只来来往往,金陵城里一座座酒楼上的酒旗正背着秋风飘荡招展。“征帆去棹”中的“帆”“棹”借代船只,用“征”“去”来修饰“帆”“棹”突出一种动的感觉,形象地描绘了船只往来行驶忙碌非凡的景象。“酒旗斜矗”中的“矗”字把酒楼众多、酒林立的情景突现了出来。 这两句写景不同于前面所写的山水自然景色, 是点出了金繁华热闹的社会生活,与下阕的“繁华竞逐”暗相呼应。“彩舟云淡,星河鹭起”两句是第三层,写的是远景。作者极目远望,只见在天水相接之处船只仿佛从云中驶过,船身蒙着一层淡淡的云雾,象水洲上的白鹭纷纷起舞,犹如在银河上飞翔。“星河鹭起”可谓是神来之笔。在南京西南长江中有白鹭洲,相传洲上多白鹭。此句不仅描绘了长江之美恍似天上的银河,而且妙语双关,将地名活用,使虚实相生,写到这里,金陵形胜俱收眼底,作者情不自禁地赞美一句“画图难足”。江山如此多娇,连最高明的丹青手也难以把它描摹出来啊! 作者这一感叹作为上阕的结句,为下阕的即景抒情怀古讽今作了有力的铺垫。

下阕抒发感慨怀古讽今。开头三句就地取材,追忆当年建都金陵的六个朝代的旧事,引起盛衰之感,揭示出“繁华竞逐”是六朝统治者失国亡身的共同原因。据《三国志·吴书·三嗣主传》记载,吴末帝孙皓“每宴会群臣,无不咸令沉醉。……后宫数千,而采择无已”,整日花天酒地,不理朝政,以致西晋王濬的楼船一到,他就只能在金陵城上挂出降幡束手就擒了。后来南朝的士族子弟,纵情声色,肆意游荡,醉心于奢靡朽烂的贵族生活,一个个熏衣、剃面、傅粉、施朱,打扮得不男不女,社会风气的奢华浮靡可见一斑。到了后期的梁代,士族中人甚至不辨马与虎,以马为虎,见了莫不震慑,因此在侯景之乱中,这些锦衣玉食、肤柔骨脆之人,仓卒之间就只好坐以待毙,六朝就是这样覆亡的。“叹门外楼头,悲恨相续”两句,作者以陈代亡于隋的典故来具体说明这一政治见解。“门外楼头”化用了杜牧诗《台城曲》中“门外韩擒虎,楼头张丽华”的诗句。据唐·颜师古《大业拾遗记》的记载,朱雀门外隋将韩擒虎已率兵攻入了金陵,而陈后主陈叔宝却还在结绮楼上拥着宠妃张丽华赋诗作乐,结果双双被擒。作者重提这段历史旧事,不只是为了发思古之幽情,而是以陈亡为鉴,提醒后世统治者要牢记六朝相继亡国的悲惨教训,不要再让这样的历史悲剧重演。因此紧接着作者感慨地说“千古凭高对此,谩嗟荣辱”。“凭高”照应前面的“登临”,“谩嗟荣辱”是空叹兴亡。这两句作者以其雄视古今的磅礴气概,批评从来的登临者只知在历史陈迹面前空有一番感慨,而不知吸取亡国的教训。“六朝旧事随流水,但寒烟衰草凝绿”两句,前一句是过渡句,从怀古转至着眼现实,眼见长江碧水东流,六朝兴亡的旧事也随同长江水之东流而一去不复返了。后一句重又回应开头扣住登临来写,描绘了傍晚时分寒烟一片、衰草凝绿的自然景色。作为政治家的词人多思而又敏感,见此衰飒景象不免有些伤感,更令人焦虑的是“至今商女,时时犹唱,后庭遗曲”。这里作者化用了杜牧 《夜泊秦淮》中的诗句“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表现了他对北宋统治者苟且偷安的荒淫生活和当时腐朽的社会风气的愤慨。“后庭遗曲”即指陈叔宝所作的 《玉树后庭花》,后人视为亡国之音。结束三句意蕴丰富,讽喻性强。

这首词立意高远,不同于一般的登临怀古之作。作者感叹六朝“繁华竞逐”而相继亡国的历史陈迹,是针对北宋的政治现实而发的。北宋从真宗到仁宗、英宗时期,都是安于表面的承平,统治阶级过着奢华的生活,比之六朝恐怕有过之而无不及。就连仁宗时的贤相寇准,相传也有设宴召歌妓而赏绫绢千匹的故事,其他人的挥霍纵欲就更可想而知了,造成当时国家财政困难,危机深重。王安石为改变这种社会现实,曾向仁宗上万言书,提出变法的设想。在这首词中作者以词论政,用词言志,箴规北宋统治者汲取六朝“繁华竞逐”而亡国的教训,同他在其他政治论文中所表达的意思是一脉相承的。作者这样填词完全摆脱了词为“艳科”的藩篱,扩大了词的创作内容,开拓了词的新天地,不只表现了文学上的创新,而且有着丰富深刻的思想内容,体现了政治家的远见卓识。

在艺术上,这首词多次化用前人诗句,用典妥贴浑成,有化工之妙。用字的精练见锤炼之功而无斧凿之痕。因此前人要作出这样的评价:“金陵怀古,诸公寄调 《桂枝香》者,三十余家,惟王介甫为绝唱。”( 《历代诗余》卷114引 《古今词话》)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