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桥三娘子

  • A+
所属分类:美文名篇
摘要

51诗词网收录板桥三娘子,唐汴州西,有板桥店。店娃三娘子者,不知何从来。寡居,年三十余,无男女,亦无亲属。有舍数间,以鬻餐为业,然而家甚富厚,多有驴畜。往来公私车乘,有不逮者,辄贱其估以…下面随小编具体来看下板桥三娘子吧。

唐汴州西,有板桥店。店娃三娘子者,不知何从来。寡居,年三十余,无男女,亦无亲属。有舍数间,以鬻餐为业,然而家甚富厚,多有驴畜。往来公私车乘,有不逮者,辄贱其估以济之。人皆谓之有道,故远近行旅多归之。

元和中,许州客赵季和。将诣东都,过是宿焉。客有先至者六七人,皆据便榻,季和后至,最得深处一榻,榻邻比主人房壁。既而三娘子供给诸客甚厚。夜深致酒,与诸客会饮极欢。季和素不饮酒,亦预言笑。至二更许,诸客醉倦,各就寝。三娘子归室,闭关息烛。人皆熟睡,独季和转展不寐。隔壁闻三娘子悉窣,若动物之声。偶于隙中窥之,即见三娘子向覆器下,取烛挑明之。后于巾厢中,取一付耒耜,并一木牛、一木偶人,各大六七寸,置于灶前,含水噀之。二物便行走,小人则牵牛驾耒耜,遂耕床前一席地,来去数出。又于厢中取出一裹荞麦子,受于木人种之。须臾,生花发麦熟,令木人收割持践,可得七八升。又安置小磨子,碨成面讫,却收木人子于厢中,即取面作烧饼数枚。有顷鸡鸣,诸客欲发,三娘子先起点灯,置新作烧饼于食床上,与诸客点心。季和心动遽辞,开门而去,即潜于户外窥之。乃见诸客围床食烧饼,未尽,忽一时踣地,作驴鸣,须臾皆变驴矣。三娘子尽驱入店后,而尽没其货财。季和亦不告于人,私有慕其术者。

后月余日,季和自东都回,将至板桥店,预作荞麦烧饼,大小如前。既至,复寓宿焉,三娘子欢悦如初,其夕更无他客,主人供待愈厚。夜深,殷勤问所欲。季和曰:“明晨发,请随事点心。”三娘子曰:“此事无疑,但请稳睡。”半夜后,季和窥见之,一依前所为。天明,三娘子具盘食,果实烧饼数枚于盘中,讫,更取他物。季和乘间走下,以先有者易其一枚,彼不知觉也。季和将发,就食,谓三娘子曰:“适会某自有烧饼,请撤去主人者,留待他宾。”即取已者食之。方饮次,三娘子送茶出来。季和曰:“请主人尝客一片烧饼。”乃拣所易者,与啖之。才入口,三娘子据地作驴声,即立变为驴,甚壮健。季和即乘之发,兼尽收木人木牛子等,然不得其术,试之不成。季和乘策所变驴,周游他处,未尝阻失,日行百里。

后四年,乘入关,至华岳庙东五六里,路旁忽见一老人,拍手大笑曰:“板桥三娘子,何得作此形骸?”因捉驴谓季和曰:“彼虽有过,然遭君亦甚矣!可怜许,请从此放之。”老人乃从驴口鼻边,以两手掰开,三娘子自皮中跳出,宛复旧身,向老人拜讫,走去。更不知所之。

本篇选自北宋李昉等编辑的小说总集《太平广记》,注云出自《河东记》。明代人编的《古今说海》以之收入孙頠的《幻异志》,这两部书都已佚失不存。

《太平广记》采录了自汉至宋初的小说、笔记、稗史等四百七十五种,保存了大量的古小说资料,其中引用的书有很多已经散佚,残缺或被后人窜改的,赖此书得以考见。作者经历不详的《板桥三娘子》即是其中的一篇。

这是一篇最早描写有关黑店的小说。它讲述了一个黑店主人施魔法害人以之发财,最后作法自毙的故事。浪漫主义的奇思遐想与现实主义的如实描绘构成了这篇小说独特的艺术特色。

作品中的黑店主人——板桥三娘子是个“以鬻餐为业,然而家甚富厚,多有驴畜”的店主人,因其常廉价卖驴济人于难,声名远播。“人皆谓之有道,故远近行旅多归之。”许州客赵季和也亲眼目睹了“三娘子供给诸客甚厚,夜深致酒,与诸客会饮极欢”的殷勤好客,俨然以一个热情厚道的女店主形象出现在读者面前。然而,事有不测,夜深人静之际,不曾入睡的季和意外地发现了三娘子的隐秘天机:她施展魔法驱使木人、木牛在床前一席地上耕种荞麦,而地上也居然能长出荞麦,她以收获的荞麦磨面,做成烧饼,当“有顷鸡鸣,诸客欲发”之时,拿出来备客食用,此时,非但“季和心动遽辞,开门而去,即潜于户外窥之”,读者也悬念顿生,不知是福还是祸。当读到诸客“食烧饼未尽,忽一时踣地,作驴鸣,须臾皆变驴矣,三娘子尽驱入店后,而尽没其货财”的时候,方恍然大悟:原来如此,三娘子竟个谋财害人的黑心店主!作者这种先扬后抑、欲擒故纵的写法扣人心弦,引人入胜。接下去,读者可能设想季和会告发三娘子,却不料,他不但秘而不宣,反而“私有慕其术者”,带着预先做好的荞麦烧饼二进板桥店,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之后,便演出了季和伺机调换烧饼,让三娘子自食其果,也变成了驴子的一幕喜剧。作法者自毙,罪有应得。季和设下的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妙计令人拍案叫绝。季和虽尽收其木人、木牛、荞麦子等,“然不得其术,试之不成。”于是,“乘策所变驴,周游他处,未尝阻失, 日行百里。”昔日威风凛凛役使人的三娘子,而今被人役使时的十足奴才相,令人忍俊不禁。不过,赵季和的欲望也没能得逞,他既学不到法术,也不能长期役使被他害的人,四年之后,三娘子被一老人解救,“宛复旧身”。这个别开生面的结尾使“不可害人”这一主题得到了进一步深化,很耐人寻味。以上大胆、奇特的设想,离奇曲折的情节使通篇故事波澜起伏,变幻多端,充满浓郁的浪漫主义色彩。

而细节的真实细腻,结构的完满严整又使作品具有现实主义艺术特色。三娘子的热情招徕宾客,巧施魔法,季和的深夜窥秘,调换烧饼等细节的描写,既刻画了三娘子的诡秘善变、季和的工于心计的性格;又具有较强的现实生活气息。尽管施魔法一节纯属虚构,却完全是参照现实生活中的真实。因为,只有从生活出发展开的想象才能启发人们对现实的认识和思索。在结构上,作者同样从生活出发,按照客观事物发展的逻辑规律叙述故事。开头先介绍故事背景,而后以时间为序展开故事,最后交代故事结局。脉络清晰,叙次周密。而且伏笔照应、因果关系一目了然。比如,“宛复旧身”之后的三娘子“走去,更不知所之”照应开头的伏笔“店娃三娘子者,不知何从来”;三娘子变客为驴“尽驱入店后,而尽收其货财”则照应前面“然而家甚富厚,多有驴畜”这一伏笔。至于三娘子之所以落得多行不义必自毙的可悲下场,则是因为赵季和发现了她的魔法,而能够发现这一秘密又是因为季和的床铺“邻比主人房壁”,加之他“素不饮酒”,不曾熟睡之故。偶然中有必然,必然离不开偶然,既出人意料之外,又尽在情理之中,真实可信,颇具现实主义风格。

此外,轻松诙谐的笔调,浅近畅晓的语言,又使这个带有恐怖色彩的故事妙趣横生,很有讽刺喜剧的意味。

更重要的是这篇雅俗共赏的小说除了给人以美感享受外,还深寄寓意。它提醒人们警惕那些笑里藏刀的坏人;告诫那些图谋不轨者;玩火者必自焚,害人者最终自食其果。

《板桥三娘子》作为黑店题材的小说,开了后代黑店小说描写的先河。《水浒》中十字坡黑店即是其中一例。而文中关于木人、木牛耕种,变人为驴的奇异设想,既与前人小说《偃师献技》中的“歌舞木人”(见《列子·汤问》),《宋定伯》里的“化鬼为羊”(魏曹丕的《列异传》或晋朝干宝的《搜神记》)的构思一脉相承,又直接影响于后世的创作。其中“木人,木牛”的描写就曾被《聊斋志异》中的《造畜》篇所效法。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