醋葫芦

  • A+
所属分类:美文名篇
摘要

51诗词网收录醋葫芦,醋葫芦明崇祯笔耕山房刊本《醋葫芦》目录书影明崇祯笔耕山房刊本《醋葫芦》正文书影明代白话长…下面随小编具体来看下醋葫芦吧。

醋葫芦

明崇祯笔耕山房刊本《醋葫芦》目录书影

明崇祯笔耕山房刊本《醋葫芦》正文书影

明代白话长篇世情小说。四卷二十回。题“西子湖伏雌教主编,且笑广芙蓉癖者评”,其真实姓名与生平不详。成书于明崇祯十二年(1639)。

现仅存明崇祯笔耕山房刊本,藏日本内阁文库。1985年台湾天一出版社“明清善本小说丛刊”、中华书局“古本小说丛刊”、上海古籍出版社“古本小说集成”影印笔耕山房刊本,1994年春风文艺出版社“中国古代珍稀本小说”、1995年巴蜀书社“明代小说辑刊”排印笔耕山房刊本。

宋朝的临安,有一员外叫成珪,做些经纪事体,妻子是都直的女儿都氏,如花似玉却任性专横、妒劲十足。成珪有一极好的朋友周智,与他同经营过绢铺,后分枝,成珪另开一解库。周家有儿有女,成珪无子女,甚着急。一日,成珪对都氏说要去进香还愿。都氏让他请周家同去,她让成珪烧一炷线香,点完限时限刻赶回家。结果,成晚回了,都氏吱喳了好一会。次日,两家同去了天竺寺。拜佛烧香后,众人到船上游玩。周智对都氏说,不孝有三,无后最大,劝她容成珪娶妾。都氏怕小妾进来坐享其成,周说无妨。都氏动了无名之火,怪周教唆成,将他两人一同骂上,还将菜馔朝成打将过去。众人弄得不欢而散。

次日,成珪进都氏房,见丫环缘萼不管熏衣,却在看猫打雄,便用扇子朝她背上打了一下,被都氏瞧见。另一丫环红蕖送点心来,成珪刚吃过饭,就让两个丫环拿去吃。都氏越发恼怒,她认定成看上了两个丫环,就想了个办法,让成珪找个媒婆来。成珪以为让他娶妾,很是高兴。结果,都氏让王婆将两个丫环一同卖出。两个丫环长得极丑陋,王婆吃惊,成珪气个半死,一径出门半个来月,不与家中通音信,都氏却一点不着急。此事遂了另两人的意愿,一是他们过继的女儿,另一是内侄都飙。这两人都好吃懒做,尽管成珪不喜欢,但他们都会拍都氏的马屁,都氏喜欢。

成珪实际上只是在周智家住下,不让外人知晓。一日,正是初秋天气,成珪有了念家心情,便与周告别。周智给了他一个药方——黄鹂,说是可以疗妒。成珪回家后,即让人弄了三五个黄鹂,烹煮得香香的,都氏吃了感到味道很好。不想晚上受了些风寒,都氏肚子痛得要命,猛然想起成珪让她吃鸟儿,便将成珪又骂又咬。医师说不是毒药,是疗妒的,都氏愈加发怒。她将成珪揪到厅上跪着训斥,说要定个条例,即刻一方印章,让成珪印在龟头上,每日起床后,带着印儿随处可走,但不许损坏印儿,不然就严惩。几天中,那印儿随生理与心理的变化时大时小,都氏借故打他竹片。

成珪因而终日纳闷,懒去游玩,只在周家消遣。周智问明情形后,就向他面授机宜。成珪就眼泪汪汪地对都氏说做了个怪梦,醒后觉万物皆空,因而要去佛门,讨个来生福分。都氏劝不住,请周智来,周乘机将成珪的梦解给都氏听,意思是说让成珪娶妾生子。都氏为此又定下一个计策,说娶妾可以,但要由她选择。结果,王婆为成珪找了个三十来岁尚未适人的石女熊三姑,从嫁的还有一个丫环翠苔。

成亲晚上,成珪自然没能做成好事,他便想到是都氏搞鬼,只得独自纳闷。都氏还有新愁,即怕翠苔被老家伙猎了去,因为翠苔十五、六岁,袅娜成熟。成珪见了想动她,就设了一计。时值周家何氏寿诞,成珪让都氏与自己同去贺寿,叫翠苔留下。到周家不久,成珪突然装病先回去,乘机睡到了翠苔床上。次日,都氏觉察,罚成珪跪到半夜,又将翠苔拖至花园,打得声气全无,让仆人成茂用口袋盛出抛江,对外说翠苔盗物出逃。

不料翠苔奄奄一气尚存,求成茂救救她。成茂将她送入周家,周智收下,没告诉成珪。一日,周智对成珪说,新购了一与翠苔相似的宠儿,当赠成珪为妾。成珪婚时认出翠苔,因都氏有龟头之法,很觉为难。周智让他打上一个假印,不想被都氏识破。两人争打时,门外一官经过,都氏喊住,说成与周私刻印章,希图走漏精子。那官误以为走漏精税,便将成、周打了一顿板子。成珪又给了些银子,才了却此事。

一日,成珪设宴唱戏,点了一出《疗妒羹》,惹得都氏大怒。她将都飙认定为己子,改姓成,又将产业分发都飙和养女儿、女婿,让成珪赶紧立册分股。成珪很是伤心,哭诉自己无儿之苦。都飙囊内有物,即去访旧友行赌,输了个精光。

石女妾熊二娘见家产没自己的份,就对父亲说要削发为尼。熊老同意。二娘到庵中,改名为空趣。一日课诵时,突然不开口,原来已成佛,即波斯达那尊者。后在冥判官处得知都氏命惟孤寂,与成二人绝嗣,便愿意投胎于翠苔腹中。

翠苔已成外妾,人称三娘子,产下一儿,起名梦熊。在起名庆贺的船中,成珪看见都飙同一伙泼皮无赖、妓女在另一条船上鬼混,都氏知道后,让都飙下跪,都飙反将都氏推倒,与成珪和都氏打成一团,趁乱逃往扬州。成珪有了儿子,不去想都飙之事。都氏却被气得时常发病。

一日,成珪在周家看到一画师画像十分传真,便回家与都氏商议,请画师画他们老夫妻。画师画了男左女右,都氏让他重画女左男右,以示女子贵重。画师原添了个美貌侍女,周智急叫他将侍女改成假山。一日,都氏经过画前,忽觉有响,仔细看画,见假山后有女子面貌,便疑翠苔阴魂到。忽又觉被人拖去乱打,又见都飙过去,不朝这儿看一眼,气得牙关紧闭,一点灵光,冲出顶门,直逼兜率天顶。众神知是妒妇气。玉帝令诸神去收此恶气,众神推辞至冥王处。结果,鬼卒将都氏拽走,按她所做坏事,一一惩罚。在波斯达那的请求下,鬼卒将都氏的妒筋抽去,让她还阳将功赎罪,又将《怕婆尊经》交给她。都氏还魂后,即让人寻得翠苔,赔罪还礼。

都飙带贼友进成家偷窃被捉,梦熊让父母放了他。但结果,成珪养女被火烧死,都飙被官府所捉,即日起解。

明崇祯笔耕山房刊本《醋葫芦》插图书影

不久,梦熊考中进士,与周家孙女完姻。都氏、成珪死后,梦熊遂出家为僧。二十多年后忽然坐化,恢复了波斯达那尊者的真身。尊者来到冥府,十殿阎王俱来迎接,方知成珪乃天上金童,因觑觎玉女被谪贬尘凡,玉帝又遣玉女托生为翠苔,了其夙愿。都飙则被鬼卒牵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