钴鉧潭记

  • A+
所属分类:美文名篇
摘要

51诗词网收录钴鉧潭记,柳宗元钴鉧潭在西山西(1)。其始盖冉水自南奔注(2),抵山石,屈折东流(3);其颠委势峻(4),荡击益暴(5),啮(6)其涯(7),故旁广而中深,毕至石乃止;…下面随小编具体来看下钴鉧潭记吧。

柳宗元

钴鉧潭在西山西(1)。其始盖冉水自南奔注(2),抵山石,屈折东流(3); 其颠委势峻(4),荡击益暴(5),啮(6)其涯(7),故旁广而中深,毕至石乃止; 流沫成轮(8),然后徐行。其清而平者且十亩(9),有树环焉(10),有泉悬焉。

其上有居者,以予之亟游也(11),一旦(12)款门(13) ,来告曰: “不胜官租、私券之委积(14),既芟山而更居(15),愿以潭上田,贸财(16)以缓祸(17)。”予乐而如其言(18)。则崇其台,延其槛(19),行其泉于高者而坠之潭(20),有声潨然(21)。尤与中秋观月为宜,于以见天之高,气之迥(22)。孰使予乐居夷而忘故土者(23),非兹潭也欤?

〔注释〕 (1)钴鉧(gu mu)潭: 形状象熨斗的潭,在今湖南省零陵县西。钴鉧: 熨斗。(2)冉水: 染溪,又称愚溪,在零陵县西南。(3)屈折: 曲折。(4)颠委: 首尾,指上游和下游。(5)荡击: 冲击。(6)啮(nie):咬,冲刷。(7)涯: 边际。(8)流沫:浪花。轮:水势急而成车轮式漩涡。(9)且: 将近。(10)环: 环绕。(11)亟(qi): 多次。(12)一旦: 一天。(13)款: 叩,敲。(14)不胜: 经受不了。券: 借据。委积: 积压。(15)芟(shan): 割草,这里指开辟。(16)贸财: 换钱。(17)缓: 解救。祸: 指债务。(18)如: 照办。(19)崇: 加高。延: 延长。(20)行: 疏导。(21)潨(cong)然: 摹状流水之声。(22)迥(jiong): 远。(23)夷: 古代东方部落名,引申为当时边远少数民族,而永州在当时属边远地区。

〔鉴赏〕我国有一种引人注目的山水屏条。从整体看,这种屏条是一幅波澜壮阔的山水画; 拆开来看,其中各条又自成独立的山水片断。这种山水画之所以受人欢迎,除了具有一般装饰画的特点之外,更重要的是,它能通过那可分可合、能断能连的有机组合,体现出作者在整体和局部之间的精妙艺术构思,给人以绵延起伏、清新协调的美感。

柳宗元的《永州八记》,很象一组山水屏条。阅读这些游记体散文,犹如登上亭台楼阁,隔窗扫视远近山水,“参差披拂”,“明灭可见” ,每格每框都具有优美的意境。

钴鉧潭记》是《永州八记》中的第二篇,它既是“八记” 的有机组成部分,又有自己的明显特点。

在《永州八记》第一篇《始得西山宴游记》中,作者首先对自己贬居永州之后的生活和处境,作了形象的叙述和描写,实际上是《永州八记》的总序,当然也是《钴鉧潭记》的文外前言。它说明,这些山水游记不是纯客观地描绘自然景物,而是渗透了作者痛苦的感受和抑郁的情怀。我们从每一篇所刻画的山水形态中,都可以或隐或显地看出作者的影子。

《钴鉧潭记》前半部分写潭的位置和形势。开头用七个字指出潭的方位后,就着力写冉水奔流、迂回曲折而成潭的情况:“其始盖冉水自南奔注,抵山石,屈折东流; 其颠委势峻,荡击益暴,啮其涯,故旁广而中深,毕至石乃止; 流沫成轮,然后徐行。其清而平者且十亩,有树环焉,有泉悬焉。”一个“盖” 字,说明这段文字是作者根据周围地势特点,对钴鉧潭的形成进行的循理想象和推测。但这种想象和推测,一经作者形象描述,读者就如同登上峰颠,遥望四野,亲眼看到了冉溪奔流,绕山过涧,最后抵巨石积水成潭的整个过程。这个过程,也可以视为作者坎坷经历的写照。“颠委” 、“荡击” 、“抵山”、“啮涯”等描述,给人以屈折奔流的动感,与后面描述钴鉧潭规模的“清而平者且十亩”一句中的“清而平” ,一动一静,恰成鲜明对比。“有树环焉,有泉悬焉”八个字,表现了一个清幽寂静、令人神往的美好境界。“树环” 、“泉悬” ,与《小石潭记》中的“篁竹” 、“水声”有异曲同工之妙。这既是写实,又表现了作者清平的政治理想。

文章的后半部分,含蓄地写出了当时官租的繁重和人民不能安生的痛苦: “其上有居者,以予之亟游也,一旦款门,来告曰: ‘不胜官租、私券之委积,既芟山而更居,愿以潭上田,贸财以缓祸。’”这段对躲避租税,私迁潭上的农户的描述,与《捕蛇者说》中对捕蛇者的叙写互为映衬。“不胜官租、私券之委积,既芟山而更居,愿以潭上田,贸财以缓祸” ,揭露了官府对人民剥削压迫惨重,人民无法生活,则常常“殚其地之出,竭其庐之入,号呼而转徙,饥渴而顿踣,触风雨,犯寒暑”(《捕蛇者说》),逃往他乡的事实。本文中所写的潭上“居者” ,就是千百万背井离乡者之一。

对于下层劳动人民,柳宗元是同情的。对于“居者” 的要求,他“乐而如其言” ,“崇其台,延其槛,行其泉于高者而坠之潭” 。十亩深潭,平静如镜,澄澈见底,“有树环焉,有泉悬焉” ,其境之清幽,已足以使人流连忘返了; 最后一段,作者又指出游览时能领略“天之高,气之迥”,中秋观月的最佳境界,这就给钴鉧潭涂上了更加神奇的色彩,使之越发具有迷人的魅力。至此,作者热爱祖国山水的感情,已昭然纸上。

“孰使予乐居夷而忘故土者,非兹潭也欤? ” 文章以满含激情的反问句作结,点出胸中郁闷,以寄情山水自娱,似恬淡而实激愤。含蓄蕴藉,言尽意远。

柳宗元的文学创作非常丰富,特别是在宪宗元和以后,长期的贬谪生活,使他有机会接近下层人民,进一步了解社会现实。他这时的诗文作品,都比较真实地反映了社会生活。他的散文,有政论,有寓言,有山水游记,皆立意清新,章法严谨,语言精练,有独特的艺术风格。《永州八记》是他的山水游记的代表作,他借游览山水,抒发其对生活的热爱,对现实的不满,排遣其谪居之苦闷,“居夷”之忧烦。当时,永州是个荒僻的地方,但山水风景很好。柳宗元笔下的永州山水,大都是他自己剪除榛芜、苦心搜寻所得。正是因为他自放于山水之间,搜奇选胜,仔细观察,潜心领会,他描绘的钴鉧潭才“肖其貌” ,“传其神” ,既清新秀美,又给人以实感。

字数:2399

林从龙,许挺

吴功正 执行主编.古文鉴赏辞典.南京:江苏文艺出版社.1987.第819-821页.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