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侠客行

  • A+
所属分类:唐诗
摘要

51诗词网收录李白侠客行,【题解】轻财好施、见义勇为的古代豪侠,是深受人民称颂的正义形象。司马迁的《史记》立有《游侠列传》,歌颂游侠事迹。李白好剑任侠,倾慕慷慨悲歌、豪迈放浪的游侠精神…下面随小编具体来看下李白侠客行吧。

【题解】 轻财好施、见义勇为的古代豪侠,是深受人民称颂的正义形象。司马迁的《史记》立有《游侠列传》,歌颂游侠事迹。李白好剑任侠,倾慕慷慨悲歌、豪迈放浪的游侠精神。诗中着意刻画了"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侠客形象,借以抒写自己不愿身老书阁,白首穷经,而要象战国侠士那样建立奇功,英名垂世,然后"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的理想襟抱。诗篇刻画的侠客形象及所表现的"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眼花耳热后,意气素霓生"的豪侠气概,正是诗人自我形象及其侠肝义胆、狂放不羁的浪漫主义气质的写照。

【全诗】

《侠客行》

.[唐].李白.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疯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将炙啖朱亥,持觞劝侯赢。

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眼花耳热后,意气素霓生。

救赵挥金锤,邯郸先震惊。千秋二壮士,烜赫大梁城。

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

【译文】 侠客头上的冠缨粗壮,腰间的宝刀霜雪般明亮。坐下的银鞍辉映着白马,如一道流星闪过,飞向远方。十步击杀一人,所向披靡,千里驰骋无阻挡。事了拂衣而去。姓名与身世深深潜藏。闲游路过信陵君处饮酒,解剑向膝前横放。主人举觞,殷勤向朱亥、侯赢劝饮,肉香酒美,盛情激荡。三杯之后慨然应允,一诺千金,连五岳都失去重量。饮至眼花耳热之后。意气飞空,化作云霓冲霄而上。窃符救赵挥金槌,夺帅退敌,邯郸震惊威风扬。二壮士千秋侠举建功业,声名显耀于魏国大梁。纵然一死犹觉侠骨芳香,并不惭愧世上英雄豪强。谁能象扬雄甘老于书阁之下,埋头著述《太玄经》直到鬓发苍苍!

【赏析】

游侠是一个很复杂的社会阶层。《汉书·游侠列传》: "陵夷至于战国,合从连横,力政争强。由是列国公子,魏有信陵,赵有平原,齐有孟尝楚有春申,皆藉王公之势,竞为游侠,鸡鸣狗盗,无不宾礼。"司马迁在《史记》 的《刺客列传》 和《游侠列传》 中,就记载了先秦和汉朝刺客的事迹。并云:"今游侠,其行虽不轨于正义,然其言必信,其行必果,已诺必诚,不爱其躯,赴士之厄困,……""要以功见言信,侠客之义又曷可少哉! "( 《游侠列传》)李白笔下的豪侠形象,多是不受封建秩序的束缚,敢于向封建权贵势力挑战,慷慨重义,直至牺牲自 己的生命。

这首 《侠客行》 是藉战国时魏国的侠士侯嬴和朱亥助信陵君救赵的故事,歌颂任侠精神的。全诗声调激扬,音韵铿锵,用流水行云般的文字,塑造出一幕幕舍生忘我、意气相倾、慷慨高歌、英姿飒爽的侠客形象。古称"燕赵多悲歌慷慨之士。"剌秦的荆轲,独行仗剑刺杀韩相侠累的聂政;汉代大侠朱家,义士鲁仲连,都曾经在燕赵一带有过侠行义举,故开篇用"赵客"称"侠客"。"缦胡",武士缨带名。左思 《魏都赋》: "三属之甲,缦胡之缨"。又,缦胡同曼胡。《庄子 · 说剑》: "蓬头突鬓,垂冠,曼胡之缨,短后之衣"。成玄英疏:"曼胡之缨,谓顿项抹额也"。故这里实是说: 蓬头突鬓,上垂粗缨。状其形。"吴钩",钩,兵器,形似剑而曲。《吴越春秋·阖闾内传》: "阖闾既宝莫耶,复命于国中作金钩,令曰:‘能为善钩者,赏之百金。’吴作钩者甚众"。后来泛称利剑为吴钩。鲍照 《代结客少年行》:"??马金络头, 锦带佩吴钩"。"吴钩霜雪明",状其武器之精。三四句看似写物,实则仍是写人。"银鞍""白马"之间,用一"照"字,则两者交相生辉,益见其色泽的洁白。"飒沓",在这里既有群飞貌,如鲍照 《舞鹤赋》:"飒沓矜顾,迁延迟暮";也有众盛貌,如鲍照《咏史》: "宾御纷飒沓,鞍马光照地"。化用 《咏史》 句,既表现马的丰采,又写马行的迅疾,而实是写人的武艺高强。四句写其外貌,写其武器,写其马,写马的奔驰,全是为了表现人的英姿飒爽,气概不凡。

换四句写侠客的义行: 前二句直用 《庄子·说剑篇》: "臣之剑十步一人,千里不留行"。每行十步,击杀一人,行千里而不停留。形容侠客的所向无敌,无可阻挡。后二句写其品德:"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杀人完全为了 "其言必信,其行必果,已诺必诚"。如聂政那样,应严仲子之请剌侠累,然后毁形自杀。其姊聂荣为扬弟之名,哭其尸于韩市。象朱家那样,任侠仗义,为被刘邦追击的季布解危。后季布尊贵,朱家终身不与布见。李白 《早秋赠裴十七仲堪》 云:"历抵海岱豪,结交鲁朱家"。他要歌颂的是那些作了义事而不愿以名闻世的侠客。

上面述侠客的英姿飒爽,武艺高强,尚属泛泛之论,是为了铺垫下面。接以战国时魏国有名的侠士侯赢和朱亥的故事,来赞任侠精神。"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用淡笔写魏公子无忌 (封信陵君)礼贤下士,不以富贵骄人,四方之士,争往归之,故致食客三千人。两句写彼此之间,脱略形迹,无所顾忌。于是引出侯嬴和朱亥的情事。《史记·魏公子列传》载: 侯嬴和朱亥都是有名的侠士。侯嬴年七十岁,家贫,是魏都大梁(今河南开封市) 夷门的看守者。信陵君闻其贤,"往请,欲厚遗之。不肯受,……公子于是乃置酒大会宾客。坐定,公子从车骑,虚左,自迎夷门侯生 (嬴)"。"至家,公子引侯生坐上座,遍赞宾客,宾客皆惊"。嬴复荐隐在屠狗中的朱亥,亦优礼有加。魏安厘王二十年(公元前257),秦围赵郡邯郸(今河北邯郸市),赵向魏求救。魏王派遣将军晋鄙,率十万军往救。但后因受到秦国的威胁,又命令晋鄙按兵不动。侯嬴设计窃得魏王兵符,经过一番周折,最后终于解了邯郸之围。"将炙啖朱亥,持觞劝侯嬴"。侯嬴以 "臣宜从,老不能",并未随征。这两句写信陵君救赵前三人的宴饮,有饯别以壮行色的意思。"炙",本义烤,烹饪法的一种。《诗·小雅·瓠叶》: "有兔斯首,燔之炙之"。枚乘 《菟园赋》: "煎熬炮炙,极乐到暮"。亦谓烤肉。这里说给朱亥吃烤肉,向侯嬴劝酒。"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写侠客重视义气,重视然诺(应许)。即所谓"得黄金百斤,不如得季布一诺"( 《史记· 季布栾布列传》)。李白亦云:"一诺许他人,千金双错刀"(《叙旧赠江阳宰陆调》)。"五岳",我国五大名山的总称。即东岳泰山,南岳衡山,西岳华山,北岳恒山,中岳嵩山。这里以 "三杯""五岳"对举,且加以 "轻"字,以见侠客义气之重。接仍申上面的意思。"耳热",耳朵发热。杨恽 《报孙会宗书》: "奴婢歌者数人,酒后耳热,仰天柎缶,而呼乌乌"(见 《汉书》 卷六十六)。张华《轻薄篇》: "三雅来何迟,耳热眼中花"。这里联系下句极写豪情纵横,酒兴淋漓,以致眼花耳热,仿佛和素霓直上天空。"素",朴素。《老子》十九章:"见素抱朴;少私寡欲"。《庄子·刻意》: "纯素之道,唯神是守。……能体纯素,谓之真人"。"霓",虹的一种,色暗者,亦称副虹。这里于 "霓" 前特用一"素" 字,寓有意气的高尚纯洁。总之,以上这几句,诗人虽是据史书立意,但写来情态恣肆,意气轩昂,虎虎有生气,笔力扛鼎,挥洒自如。无怪唐代两位诗僧一赞李诗"仙笔驱造化"(贯休);一誉李诗"遏云涛,刳巨鳌,搜括造化空牢牢"(齐己) 了!

"救赵挥金槌,邯郸先震惊"。先是侯嬴以年老不能随行救赵时说:"请数公子行日,以致晋鄙军之日,北乡自赢,以送公子"。而当信陵君与朱亥以偷得的兵符和假借魏王之命,前去接替晋鄙的统帅位置时,"晋鄙合符,疑之,举手视公子曰:‘今吾拥十万之众,屯于境上,国之重任,今单车来代之,何如哉’?欲无听。朱亥袖四十斤铁椎,椎杀晋鄙,公子遂将晋鄙军"(《史记·魏公子列传》)。这两句虽据史书,写来言简意赅。

接四句"千秋二壮士,烜赫大梁城。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赞美侯嬴、朱亥的侠义。说他们的精神千秋不泯,人虽死而侠骨犹香,声名既光耀大梁城,和世上任何英雄比,也绝不逊色! 最后似以感叹作结:"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谁愿意象扬雄那样的终身埋头于书本,从事著作呢?实际是以扬雄之事反衬侠客义行之可嘉: 扬雄本以辞赋闻名,后以为"辞赋非贤人君子诗赋之正",转而仿 《易经》 作《太玄》,提出以"玄" 作为宇宙万物根源的学说。李白有诗称其"赋达身已老,草 《玄》 鬓若丝"( 《古风五十九首》 其八)。以大鹏自居的李白,不是始终没有失去"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行路难三首》 其一) 的信心么! 所以这两句又何尝不是反映出他自己的心声!

《新唐书·文艺列传》称李白 "然喜纵横术,击剑,为任侠,轻财重施"。魏颢《李翰林集序》: "少任侠,手刃数人。"朱骏声《唐李白小传》"性倜傥任侠,弱冠时尝手刃数人"。在二十五岁出蜀前,李白过着读诗书、击剑的生活。"五岁诵六甲,十岁观百家"(《上安州裴长史书》);"十五好剑术,遍干诸侯"( 《与韩荆州书》)。而且"结发未识事,所交尽豪雄"、"托身白刃里,杀人红尘中,当朝揖高义,举世钦英风"( 《赠从兄襄阳少府皓》)。于此可见其任侠的性格。他歌颂了战国以来的许多游侠、纵横家,如专诸、荆轲、乐毅、郭隗,特别对于"宁贫贱而轻世肆志" 的鲁仲连,更心向往之。在现存李白最长的一首 《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诗中,他叙述了自己的志向,以及生不逢时,怀才不遇的感慨:"试涉霸王略;将期轩冕荣。时命乃大谬,弃之海上行。学剑翻自哂;为文竟何成? 剑非万人敌;文窃四海声"。李白抱有"济苍生,安社稷" 的用世志愿,并自负有经济之才,但未为世用。这和他的 "少任侠"和赞美行侠义行的态度是一致的。就是从他的"东游淮扬,不逾一年,散金三十万,有落魄公子,悉皆济之" (《上安州裴长史书》)的行为中,也可看出他的"侠义"。这一切都和他的性格、遭遇有关。而这类写游侠的诗篇,大抵总是"英雄心魄神仙骨,溟渤为阔天为高"(郑日奎《读李青莲集》),令人心清气爽,精神为之一振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