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君

  • A+
所属分类:美文名篇
摘要

51诗词网收录湘君,君不行兮夷犹,蹇谁留兮中洲①?美要眇兮宜修,沛吾乘兮桂舟。令沅湘兮无波,使江水兮安流②。望夫君兮未来,吹参差兮谁思③。驾飞龙兮北征,邅吾道兮洞庭④。薜荔柏兮蕙绸…下面随小编具体来看下湘君吧。

君不行兮夷犹,蹇谁留兮中洲?

美要眇兮宜修,沛吾乘兮桂舟。

令沅湘兮无波,使江水兮安流

望夫君兮未来,吹参差兮谁思

驾飞龙兮北征,邅吾道兮洞庭

薜荔柏兮蕙绸,荪桡兮兰旌

望涔阳兮极浦,横大江兮扬灵。

扬灵兮未极,女婵媛兮为余太息。

横流涕兮潺湲,隐思君兮悱恻。

桂棹兮兰枻, 斵冰兮积雪。

采薜荔兮水中,搴芙蓉兮木末。

心不同兮媒劳,恩不甚兮轻绝!

石濑兮浅浅,飞龙兮翩翩。

交不忠兮怨长,期不信兮告余以不闲

骋骛兮江皋, 夕弥节兮北渚

鸟次兮屋上,水周兮堂下。

捐余玦兮江中,遗余佩兮醴浦

采芳洲兮杜若,将以遗兮下女。

旹不可兮再得,聊逍遥兮容与!

《九歌》 中的“二《湘》”,即《湘君》和《湘夫人》 ,是屈原在南楚祭歌的基础上加工而成的作品,是楚辞中的精品。民间祭歌,兼有娱神和娱人的双重作用,往往把神话传说和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融为一体。古往今来,“二湘”所思何神,众说纷纭,或谓湘水之神,或谓舜之二妃,或谓舜与二妃,不一而足。但这是一对配偶神,是一对爱情之神,则是人们几近一致的看法。作品正是通过二神之间绵邈深长的思恋之情表达了人们对这一崇高情愫的向往和讴歌。

《湘君》 是以湘夫人的口吻表达她对男神湘君的思恋与追求,写了她约会不见的忧伤、苦心期待的焦虑、由思念而怀疑,由怀疑而怨恨,而最终又表示要矢志以待的心灵历程。哀婉缠绵、一波三折,细腻深刻地展现了这位湘水女神对爱情执著追求,纯情感人的内心世界。

作品独具匠心地抓住了恋人期待约会这一富有诗意的时刻而对其微妙复杂的心理进行展示。“君不行兮夷犹,蹇谁留兮中洲?”作品一开始就写了湘夫人久候湘君而不见的幽怨与怀疑: 他为什么犹豫不决不来赴约,是谁在小洲之上扯住了他的手脚? 由疑而问,异常传神地表现了她唯恐失去湘君的痴迷。于是,“美要眇兮宜修,沛吾乘兮桂舟。”她用女性表达爱情的特有方式,“女为悦己者容”,恰到好处地修饰了自己,并驾着桂木做成的香舟亲往迎接。由就地等待而驾舟迎迓,又表现了她何等的主动与急切。为此,这位湘水女神还施其神力,“令沅湘兮无波,使江水兮安流”,呼唤江湘作美,表现了纯真爱情可以感天动地的力量,这正体现了诗人对爱情的赞美与讴歌。“望夫君兮未来,吹参差兮谁思?”但不知何故,湘君仍未到来,万般无奈的痛苦,使湘夫人只好吹起排箫,以表达她对湘君的思慕,让这哀怨凄清的箫声回绕于白云林木之间,飘逸于沅湘洞庭之上,为她去寻觅湘君的踪迹,带去她不胜幽怨的情愫。这是一个何等纯情而醉人的境界。

对湘君的挚爱和思念,送往天际的箫声,把这位美丽多情的湘水女神也引入了想象的境界: “驾飞龙兮北征,邅吾道兮洞庭”。她想象湘君为了赴约,正驾着龙舟北上,转道洞庭、飞奔而来。于是她再度用薛荔、蕙、荪、兰等香草装饰自己的舟桨旌旗,用以象征自己芳洁的爱心和迎迓寻觅的诚挚。“望涔阳兮极浦,横大江兮扬灵”,灵,精诚。她极目远眺着遥远的水滨之地涔阳,相向而往,要横渡大江向湘君献上一片精诚。如火山爆发一样的热情,不惜穿风破浪的勇敢追求跃然纸上。但好事多磨,仍然没有见到湘君,没有来到心上人的身边。“扬灵兮未报,女婵媛兮为余太息”。女,即侍女。苦苦思念而无着、艰苦奔波而无果,连她的侍女也为之动容,为之扼腕长叹,而湘夫人自己则更是 “横流涕兮潺湲,隐思君兮悱恻”,隐,指内心。脸上泪水纵纵横,内心痛苦难当了。使她又从神迷心醉的欢会时刻即将到来的喜悦的峰巅坠入渺茫无望的痛苦的波谷。这一情感的大起大落,不惟使作品再生波澜,也再次展现了湘夫人缠绵多情的内心世界。

苦苦地思念、期待、迎迓、寻觅,秋水望穿而心上人却杳如黄鹤白云,这对一位痴情的女性是何等难挨的折磨。使她开始慨叹这追求的艰难,“桂棹兮兰枻,斲冰兮积雪”,真像用兰桂之桨在冰雪上划动,“徒为勤苦而不得前也。”继则怨恨之情顿生,既怨自己,也恨对方。怨自己 “采薜荔兮水中,搴芙蓉兮木末”,到水中去采岸生的薜荔,而到树梢上去摘水生的芙蓉,真是缘木求鱼,南辕北辙、芳心轻抛、痴情错寄! 也怨对方、疑对方、恨对方,“心不同兮媒劳,恩不甚兮轻绝”! 湘君对自己感情的分量究有几许? 为什么会轻抛轻掷?再想到 “石瀨兮浅浅,飞龙兮翩翩”,尽管浅滩急流,舟行艰难,而自己奋力身心,飞舟寻觅,而仍是佳期无期,不由得由怨疑而恼恨,而指责,“交不忠兮怨长,期不信兮告余以不闲。”对方简直是一个文过饰非,不诚不信的轻薄郎君了。这种种怨疑恼恨的心理活动,正表现了她内心不可名状的痛苦,而苦之深正见其情之深。

“鼂骋骛兮江皋,夕弥节兮北渚。”江皋,即江湘水滨之地。弥节,停止。北渚,即二神的约会之地。这两句是说,湘夫人从早晨就开始为寻觅湘君奔波无已,遍驰江湘之地,到傍晚又回到了他们期约相见的北渚。可见,奔波的劳累、无果的痛苦、怨恨也徒归于怨恨,仍然没有动摇她对湘君的挚爱和苦恋,其情是何等的坚定! 但在北渚,仍不见湘君的踪影,再次的失望、不啻心头闷雷,使她再也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顿觉天旋地转、恍忽迷离,眼前的世界似乎也为之颠倒: “鸟次兮屋上,水周兮堂下。”水鸟落到了屋顶之上,水却在厅堂中漫流,该见到的杳然,反常的景像却屡屡再现。这种不解与不满,似乎她在面对江湘大地倾吐着自己满腹的幽怨。诸般努力,终无结果,终于使这位湘灵深感绝望而要慧剑斩情丝了。“捐余玦兮江中,遗余佩兮醴浦”,要把用以赠给湘君表情达意的玉玦和佩饰投诸江水之中,抛到醴水之滨,以此来表现她恼恨、失望、决绝之情。但萦绕在她心头深沉缠绵的情思,又怎能遽然斩断。

爱情的魅力在她心头又回波翻卷,“采芳洲兮杜若,将以遗兮下女”,下女,即侍女。她在一时恼恨、任性而捐玦遗佩之后,不由得又采来芳馨的杜若作为寄情之物,虽明言送给侍女,实则是假侍女之手递简传情。从而极其传神地捕捉住了湘夫人恼恨与挚爱交织、欲休难休的复杂而微妙的心理。手法之高妙,令人叹赏不已。“旹不可兮再得,聊逍遥而容与”! 旹,即 “时”字,这里指他们欢会的美妙时刻。多情的女神又从任性而恢复冷静,被恼恨一时淹没的挚爱之情又从内心涌动而出,她深知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惟其难得才弥足珍贵,一定要耐心地从容等待,相信那美好神圣的时刻终会到来。从而成功地表现了经历过心灵的风风雨雨、好事多磨的痛苦之后的湘夫人对爱情一如既往,坚如磐石的期待和追求,曲折尽致地完成了对这位痴情女神心理的展示和性格的刻画,也使湘夫人成为我国文学史上万古不灭的艺术典型。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