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阳逸史

  • A+
所属分类:美文名篇
摘要

51诗词网收录龙阳逸史,龙阳逸史明崇祯五年(1632)刊本《龙阳逸史》题辞书影明崇祯五年(1632)刊本《龙阳逸…下面随小编具体来看下龙阳逸史吧。

龙阳逸史

明崇祯五年(1632)刊本《龙阳逸史》题辞书影

明崇祯五年(1632)刊本《龙阳逸史》正文书影

明代白话短篇(拟话本)艳情小说集。二十回。题“京江醉竹居士浪编”,其真实姓名不详。成书于明崇祯五年(1632)。

现存主要版本有明崇祯五年(1632)刊本,藏日本佐伯市图书馆佐伯文库。1994年台湾大英百科股份有限公司“思无邪汇宝”排印明崇祯五年刊本。

第一回 挥白镪几番虾钓鳖 醉红楼一夜柳穿鱼

洛阳城中有一小官,名叫裴幼娘,年有十五六岁,生得十分标致,琴棋书画、一应女工,无所不精,所相与者尽是些贵侣豪流。一日暮春天气,裴幼娘随舅舅官料郎中詹复生到郊外采药,两人一路上问柳寻花,流连忘返。正在游览之际,劈面撞见两个少年。一是个秀士,姓韩名涛;一是其小官,名杨若芝。韩涛回去以后,废寝忘食,眠思梦想尽是裴幼娘,相思成病,看了许多医生,毫不见效。一日,请詹复生来看病。韩涛吐露真情,詹复生告之裴幼娘乃自己外甥。韩涛立求詹复生玉成其事。詹复生看上了韩涛的小官杨若芝,又闻有酬金十两,遂满口答应。次日,韩涛遣杨若芝赴裴宅与裴幼娘交好,詹复生见杨若芝来,两人眉来眼去,分外亲热,弄上了手。詹复生与杨若芝相处了多日,念在十两酬金的份上,怂恿裴幼娘去韩家走一遭。韩涛见裴幼娘来,顿觉病轻了许多。过了半个多月,韩涛邀裴幼娘去妓家吃酒,裴幼娘酒醉,韩涛终于得其所愿。后韩涛谢了詹复生五两银子,并十分厚待裴幼娘,冷落了杨若芝,杨若芝遂辞了出去。裴幼娘与韩涛相处久长,时刻不离左右。

第二回 小做作见面酒三杯 大铺排倒身钱十贯

巴陵城中假小官李翠儿,原是李员外家的使女,李员外见她生得标致,便将她充做小官,时刻带在身边。不上两年,把个李员外断送上路。李大官人知道父亲因此而亡,欲摆布李翠儿。李翠儿闻得消息,扮成小官,一溜风走了出去,来到一破庙里。庙里一群乞丐,见来了一个标致后生,探知是李府逃出来的,遂暗报李大官人,将其抓回,配给一得力家童为妻。做亲不上一年,就生了个儿子,取名李小翠,长到十三四岁时,生得异常标致。一日,李小翠随牵头罗海鳅外出斗画眉,路过大老官邵囊家门口。邵囊一见李小翠,爱上心头,极力邀李小翠、罗海鳅二人入府玩耍。邵囊养了许多鸟儿,李小翠见了爱不释手,乐而忘返。次日,李小翠又去邵府玩耍,并答应做邵囊小官,邵囊、李小翠二人得其所愿。事后,邵囊出银十两,托罗海鳅捎给李小翠,罗海鳅从中扣去三两。李小翠知道后,撇下罗海鳅径与邵囊来往。罗海鳅气不过,使反间计教李小翠跳了槽,另相处了一大老。邵囊气极,与李小翠两下开交。半年后,李小翠一无所获,依旧由罗海鳅做牵头,与邵囊和好如初。

第三回 乔打合巧诱旧相知 小黄花初识真滋味

麻阳有个做白日鬼的,整天混迹于小官与大老之间做牵头,人称“乔打合”。一日,乔打合从紫荆巷经过,遇着小官唐半琼,唐托其替自己与兄弟唐半瑶找主顾。转眼已是上元佳节,乔打合踱到萧衙门里看灯,见两帮人为了个叫唐半瑶的小官厮打起来。次日,乔打合来到唐家,正见唐半瑶的大老官徽州朝奉汪通坐在唐家发怒,唐半琼出来告知其弟之事。乔打合闻得此乃一和尚做的牵头,不觉眼珠里怒火直奔出来,恨这和尚抢了自己的饭碗,遂寻思一反间计引唐半瑶跳槽,将他介绍给大老官汤信之。汤信之十分欢喜,次日就备下厚礼去结交唐半瑶。唐见汤十分阔绰,亦甚有意。汤信之邀乔打合与唐半瑶兄弟来家玩,被汤信之妻闻知,醋意大发,汤只得与乔打合及唐半瑶兄弟去紫荆桥边一空屋玩。不期四人行踪被汪通察觉,汪通尾随跟至空屋,见汤信之与唐半瑶干事,不觉大怒,跳出来吓跑了汤信之,自己与唐半瑶强行南风。完事后,汪通刚出屋,被乔打合及众邻里拿住,欲告其私拐小官。汪通心慌,只得写下伏辨,与唐半瑶两下开交。汤信之才与唐半瑶相处长久。

第四回 设奇谋勾入风流队 撇华筵惊奔快活场

黄州秀士宝楼,整天与小官厮混,渐渐把上万家私弄空了。其妻范丽娘为丈夫好,免不得费了一场唇舌。一日,小官袁通来访,见宝楼面带愁容,知是与妻斗了口角,遂教宝楼行一苦肉计。一日,宝楼借范氏再次规劝之时,作张作势,扬言要割去自己的是非根来要挟,范氏无奈答应再不管其所作所为。后袁通邀宝楼同去小官许无暇家。宝楼见许无暇姿容出众,心生爱意,及闻得他明日同朱上衢要去长沙府,遂与袁通同路而去。第二日,朱上衢见多了二人同行,不去了。宝楼正中下怀,雇了一只大船,载了许无暇、袁通,同到长沙府,住在一旧友家里玩了个把月。看看身边百两银子花费殆尽,宝楼写书回家要盘缠。范氏阅了家书,甚不快活,乃施一计,回书言为宝楼寻得四个绝色小官在家。宝楼闻得消息,迫不及待地赶回家中,及见了那四个相貌丑恶的小厮,吓得魂不附体,从此把个好小官的念头撇到水窨子里,把家业重整起来。范氏怕宝楼反复,亦从苏州买了两个标致的小厮,凭他早晚受用。

第五回 行马扁便宜村汉子 判鸡奸断送老扒头

酆州骆驼村有百十个人家,出了二、三十个小官,依年龄大小分作上、中、下三等。那下等的,年过二十,仍然不肯戴网子,依旧作个扒头,充作小官揽生意。一日,有个客商邓东到骆驼村贩卖胭脂,遇见一下等小官刘玉。邓东见刘玉年纪虽大,却是个在行小官,十分满意,送给刘玉许多胭脂,约其明日到自己下处一会。第二天,刘玉如约前往。邓东见刘玉来,提出要与刘玉干龙阳之事,许以重金相酬。刘玉念在孔方兄情分上,答应与邓东相处。事毕,邓东借故一溜烟脱身走了。刘玉到处找寻,不见丝毫行踪,知道上了当。过了两个多月,刘玉见邓东复到骆驼村来,不容其分说,伙同一班下等小官打得邓东狼狈而逃。刘玉仍不解恨,以父亲出名,告邓东鸡奸自己。州官立案审理,见刘玉年近三旬,仍为小官,心中十分生气,经调查,知系小官与大老纠纷,乃将邓东驱逐出境,判刘玉重笞三十,摆站一年。其余十七、八个下等小官见刘玉受苦,全都心回意转,不做小官,带了网子,各自别作经营。

第六回 六十载都小官出世 两三年浪荡子收成

庐陵地方有个员外名钱神,家财万贯,出手阔绰,好小官如性命。一日,钱神从南庄算账回来,遇到一掳头、一披发两个标致小官。钱神一眼相去,就对那掳头小官上了心,并打听得知那披发小官系自己债户马双溪的儿子马小星。钱神唤来马小星询问掳头小官的姓氏、住处,马小星言其乃福建人氏,名叫何处秦,住在建宁府瓯宁县。钱神连忙带人赴瓯宁县去寻找何处秦,可是找来找去毫无踪影,方才知道上了当。客店老板见钱神心爱小官,乃介绍一标致小官秋一色给钱神认识。不想这秋一色正是那掳头小官。钱神大喜过望,将他带回庐陵,时刻留在身边受用。秋一色长大后,钱神替他上了头,让其管理南庄,不想秋一色包私窠子,拐带妇女,无所不为。钱神见秋一色为非作歹,本待赶他出去,念在旧情,仍收留在家中做粗活。

第七回 扯嘴皮人前撇假清 赌手段当场打死虎

溧阳县小官史小乔,十来岁上父母双亡,养在叔父身边。长到十四岁,因不学好,且屡教不改,被叔父驱逐出门。史小乔索性同些光棍混迹一处,一同来到杭州。时值二月中旬,四人一伙出去闲逛。有一富家子弟姚瑞,见史小乔标致,心中顿起爱意,极力邀史小乔四人上船游湖。史小乔欣然应允,众人在船上吃酒唱曲,尽兴而散。第二天,史小乔酒醉未醒,另三个伙伴见姚瑞财大气粗,径直去见姚瑞,骗了他二百两银子,一溜烟逃得不知去向。待史小乔醒来,见了姚瑞,始知受骗上当,无奈只得投奔了他。姚瑞也不薄待史小乔,日则同食,夜则同寝。不想此风吹到姚瑞妻耳里,姚瑞只得将史小乔打发到净慈寺程渊如处寄住。这程渊如原是个吝啬鬼,但见了史小乔倒舍得花钱,一应要求都肯满足。惟史小乔假撇清,不容程渊如近身。程渊如友唐尔先作东请程渊如、史小乔吃酒,灌醉了史小乔,程渊如乘机打死虎,了却心愿。后姚瑞接了史小乔回去同住,一日得知打死虎的始末,觉得没了体面,气个不了,将史小乔打发回溧阳去了。

第八回 烟花妓当堂投认状 巡捕衙出示禁男风

金州南林县有个光棍叫做刘松,家事甚是殷厚,买了官房,起造了二百间小屋,招接了二百个娼妓,又开了一条私衖,取名刘松衖。后刘松被官府捉拿访死狱中,那些娼妓人家逐日闹闹吵吵,众乡宦容留不得,被驱逐了出去。有一光棍鲁能,在刘松衖买了五十多间小屋,造了一个小官塌坊,招接了许多小官。其中一个名叫范六郎,年纪约十五、六岁,生得甚是齐整标致,堪称金州第一小官,那些大老日日来走动。一时刘松衖又门庭若市,热闹非凡。如此一来,那些娼妓坐不过冷板凳了,到处贴揭帖,把小官说得腌腌臜臜。小官们怕坏了名头,遂写了状子到南林县投告。娼妓闻小官告官,亦联名写状反告。南林县巡捕典史审理此案,知系小官、娼妓为生意所致,乃出告示禁止男风,要娼妓每月初三、十八到牢里斋囚犯。小官见禁了男风,做不得生意,遂四处星散了。范六郎随了鲁能,做了其半年儿子后,又告辞出去做小官了。

第九回 风流客魂断杏花村 窈窕娘怒倒葡萄架

松江府储玉章,早年父母双亡,平日不务正业,专好小官,把个老大的家私挥霍罄尽。其妻范氏,最是贤惠,常好言好语再三苦劝,怎奈储玉章只当做耳边风,屡教不改,弄得范氏也心灰意冷。储玉章丈人是松江一个有名的财主,给储玉章一百两银子经营生意。他买了许多布匹,运到苏州去卖,不多日,就将那些布匹脱卸得干干净净。净赚了不少银子。储玉章见手头阔绰,旧态复萌,托店主叶敬塘找个标致小官。叶敬塘委牵头刘瑞园给他找了一个绝标致的小官柳细儿。储玉章在杏花村酒楼一见柳细儿,竟两眼发呆,灵魂出壳。当夜,两人同歇,情同意合,不忍分别。翌日,储玉章乃载着柳细儿同回松江。船抵松江,储玉章因妻反对自己恋小官,乃叫柳细儿男扮女装,充作储玉章娶的妾进了门,直瞒了两月。一日,范氏看破机关,顿时大怒,将柳细儿打出家门,赶回苏州去了。后储玉章思念柳细儿成病,范氏派人将柳细儿找回,储玉章一见柳细儿,不多日病即痊愈。此时柳细儿已冠了巾,不做小官了。储玉章与柳细儿齐到上海别作经营,不上三、四年,都做成老大人家。

第十回 小官精白昼现真形 网巾鬼黄昏寻替代

西昌地方有个小官营,适有洞蛮作反,小官头目乃率众小官前去平叛,一举成功。得胜归来,众小官争做头目。官府只得解散小官营,建了一座祠堂,塑了一小官头目像供众小官礼拜。后祠堂失火焚毁,小官头目像被埋入地下。本地有一乡宦卫恒,买下原祠堂这块地,建了一座花园。卫恒生有三子,长名远,次名达,幼名逵,谁想卫远为了妇人、卫逵为了小官,都弄成了痴呆,卫达虽正经,却是个哑巴。卫恒将卫远、卫逵锁在花园里,却被卫远逃走出去,不知下落,卫恒活活气死。卫恒亡后,三子的病竟好了,痴的不痴,哑的开了口。卫逵相交了三个小官,一日深夜,卫逵遇一小官精问他要网巾戴。次日,卫逵请来山人李敬春作法镇压,除了小官精。不想外边谣言卫逵杀了一小官,自己也自尽了。谣言传到卫远耳中,卫远星夜赶回家中,方知真相。卫逵见卫远回家,遂打发三小官离去。重阳节三小官又来与卫逵重聚,众人饮至更尽,又有一网巾鬼出现要寻替代,被卫逵喝退。次日,卫逵依旧请李敬春施法术镇压之,打碎了小官头目像方无事。城中众小官知道了这场异事,个个害怕网巾鬼来,遂都买了网子上了头。

第十一回 娇姐姐无意堕牢笼 俏乖乖有心完孽账

姑苏城中有个土妓韩玉姝,年约二十,仪容俊雅,体态温柔,琴棋诗画,无所不精,是个女中花魁。因生意冷清,门可罗雀,韩玉姝与兄弟韩玉仙搬到杭州去住。韩玉仙年仅十七,生得比韩玉姝又标致几分,唱得一肚子的好清曲,是个小官中的班首。姐弟二人搬到杭州,不多日便声名远播,门庭如市。时值八月十五中秋佳节夜,姐弟二人在家品箫唱曲,恰好打动了门外一个过路人。这人姓沈名葵,是府厅里的一个外郎,早已闻知姐弟俩之名。次日一早,沈葵就去拜会姐弟俩,适韩玉仙外出会友。沈葵与韩玉姝一时兴致,上床云雨。傍晚,韩玉仙回家,沈葵不忍回去,当夜与韩玉仙同宿。过了两天,沈葵又来,径入房与韩玉仙相会,韩玉姝见沈葵冷落自己,甚不快活。沈葵与韩玉仙走动有两个年头,为他家私也消费了一半。韩玉姝因自己没有生意,又同韩玉仙回到苏州。不上两、三月,沈葵割舍不下韩玉仙,将自家前程卖了顶首,带了家小也搬到苏州,娶韩玉姝为偏房,和韩玉仙开了个绸缎铺子,一家过活。

第十二回 玉林园痴儿耽寡醋 凝芳院浪子斗双鸡

锦江城新桥街上出了两个小官,一名满身骚,生得体态妖娆,温柔腼腆;一名满身臊,生得粗头俗脑,腥臊恶气。这满身臊虽是不堪,价钱倒是比满身骚道地,故相与的大老极多,一传十,十传百,竟把满身臊抬到三十三天,说得有万千妙处了。城中有个大老姓高名绰,家私巨万,挥金如土,闻满身臊之名,托牵头老蒋去寻来。老蒋路遇两个光棍假斯文、真捣鬼,自告奋勇愿作撮合老。次日,老蒋带了高绰,真捣鬼、假斯文二人约了满身臊同到章小坡的赌房会面,高绰约满身臊明日到其家花园晤面。第二天,满身臊来到高家花园,入凝芳轩玩耍。满身臊作张作势,见兔放鹰,不允高绰所欲,高绰有些不快活。适章小坡领了满身骚来,高绰一见满身骚,满心欢喜,忙请进去吃酒。满身臊见了满身骚,自相形秽,没兴而别。次日,满身骚应高绰之约前来,两人入凝芳轩行龙阳,不防满身臊闯进来,三人一同混账。满身臊见高绰对自己甚是冷淡,遂撒手离去,把高绰让给了满身骚。从此高绰与满身骚似漆如胶,相处了八、九年。后满身骚闯出一桩空头祸,逃往远方,方才歇账。

第十三回 乖小厮脱身蹲黑地 老丫鬟受屈哭皇天

汉阳城有个教书先生郑百廿三官,原是江南一个老童生,四十多岁仍不能够进学,被亲友取笑,无奈抛妻撇子来汉阳处馆。有一刘少台,见郑百廿三官会胡诌几句诗,极力邀郑百廿三官到其家教子读书。郑百廿三官欣然应命。刘少台子名叫刘珠,年二十一岁,已有妻小,平日好的却是小官。刘珠在书房铺起两张床,一张与郑百廿三官,一张自己歇,着个老丫头早晚伺候。后又有个新学生苏惠郎来附学,这苏惠郎年可十五、六岁,生得异常标致,刘珠与他日则同食,夜则同衾,不几日便勾搭上手。谁知郑百廿三官对苏惠郎也上了心,苏惠郎也有意,只是没有合适的机会。一日,刘珠去赴席,郑百廿三官闭上书房,与苏惠郎上床干龙阳之事。不巧刘珠酒醉回家,郑百廿三官慌忙跳窗躲在天井里,苏惠郎躺在床上装睡。刘珠见苏惠郎一人在床,欲与其合,苏惠郎不从,吹灭了灯避开躲入床背后。刘珠摸到自己床上睡倒,摸到里床已有一人躺着,以为即是苏惠郎,与其行龙阳。不想那人乃是在书房伺候的老丫头,正巧在床上打瞌睡,不慎睡去,被刘珠强行南风,叫喊不得,只得强忍。后事觉,刘珠甚无趣,郑百廿三官亦自天井回房,一夜大家无话。过了几时,郑百廿三官因家中有事赶回家去,不久因纵欲过度逝去。刘珠与苏惠郎二人相处了三年。

第十四回 白打白终须到手 光做光落得抽头

襄城县有一富户姓卞号若源,开小官铺子发财起家,后回心转意,关了铺子。卞若源到了六十多岁,仍无一子,思子心切,痛哭昏晕过去。卞若源梦见被拘入阴间,遇以前相识的小官洪东。洪东告知卞若源其还有六年阳寿,只要在阴间多使些钱,便可消了昔日开小官铺造下的罪孽。卞若源还阳后,烧了四锭大银子给洪东,托其给自己在阴间行贿。卞若源重开小官铺子,经营五年,本钱消乏,自己也真的一命呜呼了。卞若源鬼魂来到阴间,方知上了洪东当,乃由阎王包龙图判其投胎到濠州城潘家为子,做个小官。潘员外年过五十,仍无子嗣,院君早已亡过,收了个丫环作偏房,产下一子。此子长到十四、五岁上,生得标致异常,绰号叫做小潘安,无奈不学好,专干些小官勾当。父母屡教不听,不久即双双亡故。小潘安二十岁时,削发为僧,跟了一伙游方和尚,后弄出事来,一个人奔到江宁城外的海云寺中住下。海云寺住持慧通,将小潘安收为弟子,法名妙心。慧通另有徒妙通、妙悟,皆其龙阳,四个和尚常互相厮混戏谑。后妙心离开海云寺回到濠州,不上三、四个月就病死了。妙通、妙悟弄得慧通不死不活后,将其积蓄席卷一空,还俗去了。慧通闻听妙心死讯后,亦一命呜呼。

第十五回 十六七儿童偏钝运 廿二三已冠也当时

晋陵有个崔舒员外,经营一爿小官铺子,不几年便做成天大人家,到六十多岁方生得一子,取名崔英。崔英长成三岁,崔舒就亡过了,族人欺他孤儿年幼,把老大一个家私分得七零八落。幸亏有个远房兄子,怜崔英孤苦无依,把他抚养在身边。到十四、五岁时,这兄子又断送了,崔英弄得衣不充身,食不充口,十分狼狈。一日,崔英去找父亲的一个旧识算命先生马先天算命。马先天言崔英驿马星动,宜远行,并将其荐给何员外作帮手,随何员外出海经商。何员外带着崔英买船行至双龙镇,遇海啸,两人失散,崔英随船漂到海子湾。崔英见举目无亲,孤苦伶仃,放声大哭。哭声惊动了邻船上一人,这人名叫华思桥,亦晋陵人氏,专做贩小官的生意,与崔舒旧识。华思桥过船造访,知崔英遭遇,乃携其同入汴京。到了汴京,华将船上的小官卖给了童勇巴。童勇巴见崔英标致,执意要买。华思桥将崔英骗入童勇巴家,灌醉了崔英,以二十两白银高价卖给了童勇巴,自己一溜烟开船回晋陵去了。童勇巴亦善待崔英,把他出脱到一个大财主家去快活享用。

第十六回 趋大老轻撇布衣贫 献通衢远迎朱紫贵

江州城有个秀才姓达名春,因相处了一个小官何冕,荒芜了学业,岁考不合格,被宗师降为青衣。一日,达春瞒了父母,出了江州城,遇到一个云游道人,拜其为师,出家当了道士。过了两、三年,云游道人到达家化午斋,言两月前达春在山阳地方遇着旧相识何冕,共往邠阳县探友去了。达春父母听见儿子有了下落,大喜过望,给道人银五两作谢。道人感达春父母恩情,上邠阳县找达春劝其回家。达春与何冕到了邠阳县,被何冕现在相处的大老官唐十万冷落,何冕遂打发达春速离去。达春看破小官世态炎凉,转身就走,在一禅林里重遇师父。道人将其父母赠的银付与达春,叫其回家。达春无颜去见江东父老,依旧从儒,径到京师中求学,拜在一大老先生门下,淹留了四、五年,中了二甲进士,选了邠阳知县。捷报传到达家,达春父母喜出望外。一家人同赴任上,路上达春又遇见了何冕。何冕甚落泊潦倒,原来唐十万死后就被驱逐出户,到处飘流,闻得达春做了官,特来投奔。达春念在旧情,给了何冕三十两银子,替他上了头,打发其回海州。后达春丁父忧回家,何冕又来依附。等到服满,达春起复,将何冕带到任上。后达春做到部里尚书,也扶持何冕戴了一顶纱帽。

第十七回 活冤家死里逃生 倒运汉否中逢泰

并州地方有一人姓唐,活了四十多岁,从不曾得一日时运,形容枯槁,衣衫褴褛,形同乞丐,人称其为“唐穷”。唐穷到土地庙中求签祷告,神指示需临水居住方可发迹,唐穷遂搬到东桥头边住。一夜,唐穷见水面上浮着一个叉袋,捞起来打开一看,原来是一个十四、五岁的披发小厮。小厮名马天姿,是北桥头陈员外的小官,因院君吃醋不容,将其灌醉抛入河中欲淹死,幸遇唐穷救命。马天姿执意不肯再回陈家,唐穷乃将马天姿荐给本州汤监生,得银一百十两。汤监生见马天姿聪明伶俐,人物标致,另眼相看。汤监生有个兄弟名汤彪,闻哥哥家新收得一个马天姿,慕名求见。汤监生施一调包计作弄了汤彪一场。汤彪怀恨在心,去找唐穷商议对策,欲算计汤监生。唐穷将马天姿来历如实告诉汤彪,汤彪出银百二十两托唐穷将马天姿赎出,唐穷佯许,卷银一道烟走了。汤彪知上当,径将消息告诉了陈员外,陈员外亲赴汤监生家讨消息。两家为不伤和气,互相推让,马天姿最终跟了陈员外回去。马天姿在陈家呆了五、六天,惟恐旧事发生,倏的竟走到昆山县去做了戏子。不想唐穷也在昆山县做了人家,号为唐玉泉,两人又重新会面。

明崇祯五年(1632)刊本《龙阳逸史》插图书影

第十八回 画招牌小官卖样 冲虎寨道士遭殃

广阳城外有座紫峰山,山上有个汗弓孙大王,这汗弓孙大王在山上落草为寇十来年,积蓄了许多金银珠宝,因起了好小官的念头。汗弓孙大王出重金,将广阳城里的小官悉数征来山上。广阳城中单单剩下一个小官,名叫葛妙儿,年约二十五、六岁,还是个扒头,只是未有个大老相处。葛妙儿与妈妈商议,请来画工沈松山为自己写真,作了个小官招牌以招徕生意。不想葛妙儿将这招牌挂出去后,过往之人皆以为是卖画的,都不晓得是卖小官的。一日,城外洞玄观韩道士从门首经过,看了招牌,以为是个卖符人家,进门与葛妙儿买卖,方知葛妙儿是个小官。韩道士亦是好此道的,见了葛妙儿,正中其意,遂出银替葛妙儿安顿其母,携其同回洞玄观。两人出了城,来到紫峰山下,韩道士将道冠、道袍给葛妙儿穿了,然后上山。行不数里,冲出一伙喽罗,将韩道士、葛妙儿抓上山去见汗弓孙大王。汗弓孙大王闻两人是洞玄观道士,又见葛妙儿长得还标致,乃将韩道士放了,将葛妙儿带回寝室干龙阳之事。汗弓孙大王对葛妙儿十分满意,遂取了一锭银子去谢韩道士,又派人将葛母接上山来同住。

第十九回 呆骨朵细嚼后庭花 歪乌辣遍贴没头榜

延安府盘石街有个小官,姓花名姿,排行第四,人称花四郎,年纪不过二八,绝俊雅风流,只因出身低微,单单相处得一人。这人姓乌名良,绰号叫做“歪辣骨”,为人有些不公道。花姿与乌良相处了两、三个年头,哪里见些好光景,白白把自己名头说坏了。一日,花姿的朋友成林将花姿举荐给范公子,这范公子是府城中范乡宦的儿子,性酷好小官,又有钱又有势,只是有些呆气,人戏称为“呆骨朵”。范公子一见花姿,两眼发直,极力邀其明日来成林家吃酒。次日,花姿摆脱了乌良,来到成林家,与成林、范公子二人一同坐下吃酒。花姿不甚酒量,不几杯就有些醉意,两颊通红。范公子看了淫心顿起,扶花姿入房行龙阳。第二天,花姿以立卖田契为名,将自己卖给范公子作伴读,得银三十两,再不与乌良往来。乌良气不过,写下无头榜到处张贴,揭花姿出身低微。范公子闻知此事,觉甚无颜,乃遣走花姿。过了五、六年,范公子到燕京,又遇花姿在京做小官。范公子念旧情,将花姿带回家,替其上了头,留在家中做了门客。乌良两年前已亡过了。

第二十回 没人心剑诛有义汉 有天理雷击没情儿

广南雝州石家村有个石小川,为人忠厚本分,只有夫妻两口过活,不曾生有一儿半女。一日,石小川下田收割,拾得一个两、三月大的孩子。石小川抱回家中,认其为子,取名石得宝,苦心抚养。石得宝十三、四岁时,长得标标致致。族分中有一人叫石敬岩,平日爱好男风,见石得宝长得标致,便起了歹心。石敬岩告诉石得宝,其乃石小川拾来的,并非石小川的亲生骨肉,离间其父子之情。石得宝有离开石小川之意。石小川闻知石得宝与石敬岩之事,十分恼怒,教训了石得宝一顿。石得宝借此机会,一溜烟走得不知去向。石小川到处张贴寻子招子,毫无消息。原来石得宝离家后,被石敬岩带到其金水埠的姐夫王佛儿家。这王佛儿开个典铺,为人甚忠厚,见石敬岩带石得宝来投奔,留其住在家里,并派他掌管一爿典铺。石得宝受石敬岩唆使,偷了三、四百两银子。事发,王佛儿要石得宝赔偿,石得宝趁王佛儿酒醉,拔剑杀了王佛儿,逃之天天。石得宝逃到鄂州地界,突然乌云密布,雷电交加,只听半空中一声雷响,一道霹雳将石得宝打死在地,并在其背后书明其罪。消息传回王佛儿家与石小川家,都道天理昭彰,报应不爽。石敬岩见石得宝受了报应,亦把奸绞肚肠收拾起来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