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光将军

  • A+
所属分类:美文名篇
摘要

51诗词网收录陈光将军,八路军一一五师代师长陈光将军,近年来不时出现在一些战史文学和影视屏幕。人们只要稍加思考就会发现,战功显赫的陈光将军为什么长期不为人们所知。这其中究竟有哪些鲜为人…下面随小编具体来看下陈光将军吧。

八路军一一五师代师长陈光将军,近年来不时出现在一些战史文学和影视屏幕。人们只要稍加思考就会发现,战功显赫的陈光将军为什么长期不为人们所知。这其中究竟有哪些鲜为人知的原因?本文主要介绍陈光将军的战绩和蒙冤原因,以飨读者,并告慰陈光将军的英灵。

陈光,原名陈世椿,湖南宜章人。1926年参加革命。1927年底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28年1月,朱德、陈毅率八一南昌起义的余部1000余人进至宜章,陈光当即将“马日事变”后收藏的12支步枪献出,组建了一支农民赤卫队,然后配合红军参加了湘南暴动。湘南暴动成功后,陈光随朱德、陈毅上井冈山,被编入中国工农红军独立三师第二十九团一营任连长。1930年10月,红四军进行整编,林彪出任军长,罗荣桓担任政委,陈光则因作战勇敢,被提升为该军第十师三十团团长。从此,性格坚贞倔强、刚直易怒的陈光和两位领导便开始了恩怨集结的配合。1931年底,他调任红四军第十二师任师长。1933年8月,蒋介石对中央苏区发动了第五次“围剿”,为了扩大红军的力量,党中央组建了日后名闻遐迩的“少共国际师”,陈光出任该师师长,政委则为年仅17岁的总政青年部长萧华。3个月后,陈光调任红二师师长。1934年10月14日夜,陈光率领红二师渡过于都河,踏上长征路。遵义会议后,陈光带领红二师参加了四渡赤水,顺利进军川西。红军行至大渡河安顺场渡口,中央红军面对几十万蜂拥而至的敌军,面临进退维谷的境地。正值5月雨季,安顺场渡口水流湍急,全军上下费尽心机搞来4只小船,只是杯水车薪,唯有抢占泸定桥,才能保证部队抢渡大渡河,避免当年石达开全军覆灭的命运。重任落在了陈光肩上,他带领红二师四团以一天狂奔120公里的速度,创造了军事史上至今仍津津乐道的奇迹——飞夺泸定桥,打开了红军北上之路。走出草地后,红二师率先进入甘南境内,又一道著名天险——腊子口挡住了红军的去路。林彪、聂荣臻等军团首长和陈光一道仔细观察了地形,决定由陈光和四团政委杨成武指挥。经过一夜激战,腊子口终于被攻克。1935年11月19日,红军进入陕北吴起后,陈光改任红四师师长,彭雪枫为政委。在直罗战役中,他带领四师在友邻部队配合下担任主攻任务,最后一举攻克直罗镇,全歼敌一○九师,生俘师长牛元峰以下5000余人。西安事变后,陈光接替已调任红军大学校长的林彪,成为红一军团代理军团长,直至半年后红一军团被改编为八路军一一五师。

一一五师成立之初,师长为林彪,副师长聂荣臻,政训处主任罗荣桓。下辖三四三、三四四两个旅。徐海东任三四四旅旅长,陈光则担任三四三旅旅长。1937年9月,一一五师在山西平型关设伏,歼敌坂垣师团二十一旅团1000余人,取得了全国抗战以来的第一个大捷。一个月后,陈光和萧华一道率三四三旅于广阳再次设伏,毙伤日军千余人,取得了广阳大捷。次年3月,林彪在一次策马晨练中为晋军误伤,转送苏联救治,八路军总部任命陈光为一一五师代师长。不久,聂荣臻带部分人马去了五台山,建立晋察冀根据地。1939年3月,陈光和政委罗荣桓一道带主力部队东进山东。进入齐鲁大地不久,他们便指挥杨勇打下了樊坝,树立了八路军的声威。5月初,日军驻山东最高指挥官尾高龟藏,亲自纠合8000余人马,兵分9路,杀气腾腾地在飞机、坦克、大炮掩护下向泰西地区扫荡,伺机寻找一一五师主力决战。这时,陈光率领的师直、六八六团、津浦支队,以及鲁西区党委共3000余人,顿时陷入敌人的四面包围之中。罗荣桓去东汶支队检查工作不在家。当发觉情况的严重性时,陈光决定紧急突围。5月11日拂晓,日军在猛烈炮火掩护下全线发起攻击,并出动飞机轰炸扫射,一一五师总部所在的陆房村地动山摇。这是陈光在战斗岁月遇到的最被动最危险的局面,他命令各部队不惜一切代价坚守阵地,夜间突围。激烈残酷的战斗,持续了整整一天,毙伤敌联队长植树田大佐以下1300余人。夜10时后,陈光在进行动员和紧急埋藏笨重物资之后,从敌人阵地的空隙,分两路向东南和西南方向隐蔽地突出重围。这便是抗战史上有名的“陆房突围”,也是陈光日后蒙冤的一大伏笔。此役一一五师伤亡300余人。对此,一些干部颇有怨言,有的甚至指责陈光“指挥失误,受到损失,不好向中央交代”。两个月后,陈光又用手里仅有的三四百人将日军长田大队包围,打了一个大胜仗。战后第二天,八路军总部传令嘉奖,称是一场漂亮的“歼灭战”,陈光的威名遂在山东流传开来,他和政委罗荣桓紧密配合,精诚团结,以致山东军民一提到一一五师,便呼为一个人“陈罗”。随后数年,陈光和罗荣桓一道在山东抗日根据地,粉碎了日军的扫荡,取得了甲子山、梁山、郯城等著名战役的胜利。当初不到一旅人马入山东,到抗战结束时,已发展到10余万人,陈光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1945年,陈光在延安出席党的“七大”,并成为代表资格审查委员会委员。生性率直的他在出席七大代表的人选问题上提出了一些不同看法,于情于理,皆不为过。不料,此举引来轩然大波,有人以“陈光欲抵制党代会”为由,直接上书毛泽东,指斥其有“反党行为”。这也成为后来陈光蒙冤的又一罪状。

1945年8月,抗战胜利后,东北成为国共双方瞩目的焦点。陈光原本回山东,由于形势的变化,他和林彪一道赶赴东北。10月,陈光在与罗荣桓及老部队会合后,中共中央东北局决定,在黑山、北镇一带设置第二道防线,交由陈光负责指挥。出于战略需要,罗荣桓当即把从山东带来的一部电台和机要人员交给陈光使用。两个月后,林彪带领东北民主联军指挥部出关撤往阜新。此时,国民党部队已进占锦州,恶战一触即发。情急之中,林彪得知陈光处有部大功率电台,连忙致电陈光,要求调电台和机要人员火速赶往阜新。陈光考虑没有电台无法进行联络、指挥,况且林彪部已有两台大功率日制电台,当即回电希望不要调走电台。林彪则两度来电继续催调,并严辞责问陈光扣压电台,妨碍其指挥作战。见此情况,陈光忙抽调出电台及机要人员,准备送往林彪处。不料,锦州之敌大举进犯陈光部,仓促撤退之际,陈光只得带走电台及机要人员,电台就此无法上交。随后,性格内敛、含而不露的林彪多次在公开场合指斥陈光“无理霸占电台,抗命不交”。1949年初,陈光担任了第四野战军的副参谋长。3月,部队进驻北平时,林彪在防止居功骄傲的会上,既未征得东北局同意,更未得到罗荣桓首肯,再次点名批评了陈光。由于两人之间的微妙关系,陈、林矛盾达到了白热化。

1949年5月,陈光随第四野战军司令部抵达武汉。1950年1月,陈光被任命为广东军区副司令员兼广州警备区司令员。当时,中央明确规定,在港、澳、台做情报工作,有一套严格的程序和严密的纪律,结果陈光在掌握政策时表现得主观、简单和不够谨慎,以致出现一些较大的错误。同时,他从局部利益出发,在老家宜章违反干部政策和一些规定,将烈士子弟和知识青年招来广州办起了训练班。对于这些错误,组织上发觉后,叶剑英亲自出面找他谈话,劝他认识和改正错误。但是由于性格的原因,加之组织上对其错误有些不实和夸大,陈光产生了严重的对立情绪。鉴于陈光的错误和抵触的态度,中南军区报请中央后给予他开除党籍的处分。1950年7月23日,陈光受到更为严厉的处分,宣布他已被撤销广东军区副司令兼广州警备司令的职务,旋即将他软禁起来。1950年10月,陈光被转送武汉,软禁在中南军区的一座二层小楼里。在以后长达3年半的时间里,他一直被监禁于此,从来没有离开过二楼。对于他的错误,显然是夸大了。陈光认为,“当年的陆房突围,七大代表的审定,无故扣压电台,对港澳台情报工作,以及私自招收宜章子弟开设训练班”等主要错误,与事实有较大出入,处理得极不公正;他还认为,林彪出于历史过节,刻意加害他,因而拒绝接受组织对他的处理。1954年6月7日,陈光在那栋二层小楼里含冤去世,一代名将陨落,终年49岁。

陈光将军含冤去世有客观因素。解放初,一切尽在草创阶段,不可能像今天有一套严格、完整的监察、纪检系统,对于党内干部的处理,基本上沿用战争年代的办法,这样难免会轻率、粗疏。主观上则由于性格原因,陈光与一些主管军队方面的个别元戎、战将有些积怨。犯了错误后,陈光又与组织上有严重的对立抵触情绪。各种因素纠合在一起,这种处理就显得不足为奇了。然而,从一代名将陈光将军含冤去世,我们不得不思考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在解放前后相当长的历史时期,我们对在中国烧杀掠抢、无恶不作、禽兽不如的日本法西斯战犯能以德报怨,以最大的宽容、仁慈,善待那些中华民族的共同敌人,而对一些为中华民族的独立和解放做出巨大贡献、战功显赫的开国元勋则无限上纲、残酷斗争、无情打击,直至含冤去世。这不能不值得我们反思。

1987年,中纪委、中组部、军委纪委和总政组成联合调查组,经过认真细致的审查,实事求是地认定陈光在解放初所犯错误纯属人民内部矛盾,受到了林彪的诬陷和打击,以致长期非法监禁和错误处理。1988年4月,经中央批准,撤销了强加于陈光头上的“反党”结论,恢复他的党籍和名誉。此时,距陈光蒙冤去世已是整整34年。欣慰的是尽管34年已过去,但陈光将军的冤案终于真相大白。陈光将军在九泉之下也可以安息了,更为可喜的是我们党能够知错必改,变得更加成熟、稳健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