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根

  • 留根已关闭评论
  • 119 次浏览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
摘要

51诗词网收录留根,摘要笔名:余东海 诗人,民间儒者,出版有东海丛书、诗词集等等留根(组诗)作者:余东海为万物寻根,为世界寻梦,为灵魂建宅,为理想开路。—-题记 留根我要大哭一…下面随小编具体来看下留根吧。

笔名:余东海 诗人,民间儒者,出版有东海丛书、诗词集等等

留根(组诗)

作者:余东海

为万物寻根,为世界寻梦,为灵魂建宅,为理想开路。

----题记

留根

我要大哭一场

已经很久很久

没有哭过了

很多人的哭让我好笑

很多人的笑让我心酸

积了太多泪

有屈原杜甫谭嗣同等古人的

更多的是当代无数同胞

无量的泪都集中到我心底来了

迟早要大哭一场

很多今人古人在等着

天也在等着

但我不能随随便便地哭掉

我要把一场大哭

放到那座最高的城楼上

并请历代圣贤陪哭

一起用燃烧的泪

把九百六十万公里

每一寸土地

都清洗一遍

愿意与我放声一哭的

请报名

把根留住

一个疯狂的夜

一场千年不遇的风暴

一切美好被摧毁

一切正常被颠覆

根断枝折花叶飘零

狼藉废墟上

冰雪世界中

我所有努力都是为了

把根留住

凭一腔热血护一脉生机

等待阳春轮回

只要根在

希望就在

怀春的人会越来越多

一切都会好起来

一切都会重新开始

并且更加繁荣

以亲友为中心以天性为原料

我的爱一圈圈向外扩散燃烧

扩向同胞燃向人类散向天地万物

包括荆棘虫蚁豺狼虎豹

我爱的人有的会成为我的仇敌

我的仇敌都不是真的

他们仇恨的不是真我

或者错把别的情绪当作恨了

恨往往是爱和敬畏的异常表达

就象我不屑不答也是特殊的教导

很多人不认识我也不认识他们自己

所言所行往往不是真的心之所要

一切都在我的囊括包容之中

一切都逃不出我的爱和预料

骂我最凶的人会在内心为我立碑

或者在临死前向我深深跪倒

偶感

见到鞭影顽石都会往前跑

听到枭声众神合掌微笑

而今我狮吼棒喝声嘶力竭

却无奈鬼火荧荧酣梦周遭

身上尘垢曾陶铸多少人豪

木杖轻挥令地狱天宫动摇

而今我把整个自己投了进去

死海般世界冒不起一个小泡

怪只怪自己来得太早

一枭时代远远没有来到

这个时代属于鸡犬和豺狼

前者纷纷升天后者汹汹当道

其余猪羊快乐着圈养生活

其余牛马满足于一点草料

谁胆敢宣扬人的自由和尊严

那就准备着成为时代的笑料

不许犬吠的人不是好人

是犬总是要吠的

这是天理

吠得最凶也合理

犬不吠才怪呢

这世界本来够寂寞了

如果没有犬

如果犬不吠或不许犬吠

岂非更寂寞

所以对于犬吠要随它去

有闲不妨笑咪咪一听

吠得越凶越值得听

没准能听出点意思呢

我知道大多数犬

不敢随便咬人的

不管是土犬

还是进口洋犬

至少不敢随便咬我

只要不咬人

怎么吠都可以

我还要郑重宣布

不许犬吠的人

不是好人

最大号工具

很多诗在找我

找到之后

就逼着我把她们写出来

就象空灵少女逼着我

把她们做成现实女人

是幸还是不幸

我已成为这个时代

被诗选中的

最大号工具

我知道

找到我的都不是最好的

最好的诗永远是下一首

最好的诗不可能

随随便便找到我

找到之后也不可能

随随便便让我落实

她一定会在我深处

妖精似的把我折腾个够

最好的诗

即使把我逗疯

也未必从指尖出来

最好的诗很可能哪一天

从我血管里喷出

让天下惊艳

死神

有那么几次

你悄然来到身边

虽然很快远去了

我的舌尖还是接触了

你的特殊味道

又酸又苦又辣

那几次

我一点准备都没有

你的存在让我珍惜

世间种种包括黑暗和苦难

让我珍惜生命的一切

一切的生命

有你在

最痛最累我也不怕

实在熬不下去了

你会为我止痛让我休息

相信你再来时

只剩下甜味

最多还有点淡淡的涩

有你在远处等着

就象当年奔波在烈日下

有个情人在夜里等着

不过有一点不一样

在那永恒的夜里

你拥住的仅仅是一具

伤痕累累的肉体

不要反我

不要反我

反我等于反自己

我天然地融化在

每一个人的

血肉骨髓之中

反我等于吸自己的髓

挖生命的根

加速自己老化非人化

反我成功之日

你的死期也就到了

有些人反了一辈子我

其实反的不是我

他反的也是我反的

有些人反了一辈子我

蓦然发现自己

就是我

大海

大海当然会发怒

但不会为任何人发怒

没有任何人能够

对大海产生情绪影响

在大海面前

任何人都是无力的

能让大海喜怒澎湃的

除了月亮还是月亮

不知道大海到底多大

只知道大海的大

等于我的宽

乘以我的高

很多人已经烂掉了

很多人已经烂掉了

很多人自以为天生丽质

很多人被誉为丽质天生

其实都不过丽在包装上

没有热气没有血

没有骨头没有魂

到处都是一堆堆烂肉

到处散发着腐尸气息

肉与肉之间的区别

主要是包装不同

其次是烂的程度不同

有的烂透有的还没透

人本来就是易腐品

即使在净室也难免腐烂

何况在垃圾堆

几个人能长久保鲜

我的工作就是化腐生新

不论何人只要最深处

还有一点点没有烂透

就有机会从我波涛中新生

警示

被我厌恶的必越来越坏

受我祝福的必福乐不断

与我同步,步履所及皆成坦途

与我同梦,梦到什么都能实现

我所拒绝的必逐步凋零衰败

不论多么昌盛繁荣风月无边

我所通缉的必被捉拿归案

不论什么鬼王哪路神仙

纵然有的问题一时难以解决

还可以交给伟大的时间

任凭所有天平都向对方倾斜

她绝对站在我这边

任凭黑夜吞没一切

无法吞没零星的火焰

更无法阻挡太阳的升起

被吞没的一切都要重吐出来

伤药

很多东西

都有疗效

比如烈酒

比如风景

比如时间

比如阎罗的忘魂汤

比如庄子的逍遥散

比如佛祖的涅槃膏

效果一种比一种好

但最好的伤药是你

你身上的一切

比如一朵微笑

一叶软语

包括与你有关的事物

比如一方旧帕

零星旧诗

对我的伤而言

效果比什么都好

朋友

最深的交情

是头颅的交通

心灵的交契

其次是血液的交融

骨头的交接

其次是眼晴的交流

手指的交握

最浅的是交际

停留在脸间嘴角

酒肉之中

仁者

见到鸟儿在笼子里

仿佛被囚的是自己

见到花朵风雨飘零

仿佛自己在飘零

昨天见到一头野犬

被人打得呜呜哭叫

他的太阳穴

今天还在隐隐作痛

笔名:

余东海

诗人,民间儒者,出版有东海丛书、诗词集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