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矾花

  • 山矾花已关闭评论
  • 80 次浏览
  • A+
所属分类:名句
摘要

51诗词网收录山矾花,关于枙子花的诗词,名句 1、栀子花 【宋】杨万里 树恰人来短,花将雪样年。 孤姿妍外净,幽馥暑中寒。 有朵篸瓶子,无风忽鼻端。 如何山谷老,只为赋山矾。 2、咏…下面随小编具体来看下山矾花吧。

关于枙子花的诗词,名句

1、栀子花 【宋】杨万里 树恰人来短,花将雪样年。

孤姿妍外净,幽馥暑中寒。

有朵篸瓶子,无风忽鼻端。

如何山谷老,只为赋山矾。

2、咏栀子花 【南朝梁】萧纲 素华偏可喜,的的半临池。

疑为霜裹叶,复类雪封枝。

日斜光隐见,风还影合离。

3、和令狐相公咏栀子花 【唐】刘禹锡 蜀国花已尽,越桃今已开。

色疑琼树倚,香似玉京来。

且赏同心处,那忧别叶催。

佳人如拟咏,何必待寒梅。

4、栀子 【唐】杜甫 柴门杂树向千株,丹橘黄甘此地无。

江上今朝寒雨歇,篱中秀色画屏纡。

桃蹊李径年虽故,栀子红椒艳复殊。

锁石藤稍元自落,倚天松骨见来枯。

林香出实垂将尽,叶蒂辞枝不重苏。

爱日恩光蒙借贷,清霜杀气得忧虞。

衰颜更觅藜床坐,缓步仍须竹杖扶。

散骑未知云阁处,啼猿僻在楚山隅。

5、江头四咏·栀子 【唐】杜甫 栀子比众木,人间诚未多。

于身色有用,与道气伤和。

红取风霜实,青看雨露柯。

无情移得汝,贵在映江波。

...

黄庭坚诗词(凌波仙子生尘袜,水上轻盈步微月)

王充道送水仙花五十枝,欣然会心,为之作咏宋黄庭坚凌波仙子生尘袜,水上轻盈步微月。

是谁招此断肠魂,种作寒花寄愁绝。

含香体素欲倾城,山矾是弟梅是兄。

坐对真成被花恼,出门一笑大江横。

水仙花宋刘克庄岁华摇落物萧然,一种清风绝可怜。

不俱淤泥侵皓素,全凭风露发幽妍。

骚魂洒落沉湘客,玉色依稀捉月仙。

却笑涪翁太脂粉,误将高雅匹婵娟。

水仙花宋刘邦直得水能仙天与奇,寒香寂寞动冰肌。

仙风道骨今谁有?淡扫蛾眉篸一枝。

水仙花元杨载花似金杯荐玉盘,炯然光照一庭寒。

世间复有云梯子,献与嫦娥月里看。

水仙花四绝(其一)明杨慎乘鲤琴高采掇新,蔚蓝天上少红尘。

黄姑渚畔湔裙水,不是人间妒妇津。

水仙花清陶孚尹泮兰沅芷若为邻,淡荡疑生罗袜尘。

昨夜月明川上立,不知解佩赠何人?水仙花清王夫之乱拥红云可奈何,不知人世有春波。

凡心洗尽留香影,娇小冰肌玉一梭。

广群芳谱清刘灏六出玉盘金屈卮,青瑶丛里出花枝。

清香自信高群品,故与江梅相并时。

水仙花宋杨万里韵绝香仍绝,花清月未清。

天仙不行地,且借水为名。

开处谁为伴?萧然不可亲。

雪宫孤弄影,水殿四无人。

水仙花秋瑾洛浦凌波女,临风倦眼开。

瓣疑是玉盏,根是谪瑶台。

嫩白应欺雪,清香不让梅。

余生有花癖,对此日徘徊。

水仙花宋来氏瑶池来宴老仙家,醉倒风流萼绿华。

白玉断笄金晕顶,幻成痴绝女儿花。

水仙花我孤独地漫游,像一朵云在山丘和谷地上飘荡,忽然间我看见一群金色的水仙花迎春开放,在树荫下,在湖水边,迎着微风起舞翩翩。

连绵不绝,如繁星灿烂,在银河里闪闪发光,它们沿着湖湾的边缘延伸成无穷无尽的一行;我一眼看见了一万朵,在欢舞之中起伏颠簸。

麟庐波光也在跳着舞,水仙的欢欣却胜过水波;与这样快活的伴侣为伍,诗人怎能不满心欢乐!我久久凝望,却想像不到这奇景赋予我多少财宝。

每当我躺在床上不眠,或心神空茫,或默默沉思,它们常在心灵中闪现,那是孤独之中的福祉;于是我的心便涨满幸福,和水仙一同翩翩起舞

“羡君洒落方成趣”出自哪一首诗词

案头置一盆水仙花,满室生春。

当我们欣赏那翡翠般的叶片,冰清玉洁的花朵,吮吸着醉人幽香的时候,再诵读那些吟咏水仙的诗篇,更觉情趣盎然。

历代吟咏水仙花的诗篇极多。

宋代诗人刘邦直写道:“得水能仙天与奇,寒香寂寞动冰肌。

仙风道骨今谁有?淡扫蛾眉篸一枝。

”此诗起句“得水能仙天与奇”,便贴切地写出了水仙花的生态。

元代陈旅的诗写道:“莫信陈王赋洛神,凌波那得更生尘。

水香露影空清处,留得当年解佩人。

”袁士元诗道:“醉栏月落金杯侧,舞倦风翻翠袖长。

相对了无尘俗念,麻姑曾约过浔阳。

”这些诗篇,写出了水仙花的高洁脱俗。

又如,明代书画家文徵明的诗写道:“罗带无风翠自流,晓风微(郭左加单)玉搔头。

九嶷不见苍梧远,怜取湘江一片愁。

”此诗更为典雅的水仙增色添辉。

养水仙花的盆,有陶质、瓷质、石质的,而近代名画家吴昌硕,却以砖砚供养水仙花,他除为此作一幅画外,还又题小诗一首:“缶庐长物唯砖砚,古隶分明宜子孙。

卖字年来生计拙,商量改作水仙盆。

”吴昌硕的这首诗,为我们欣赏水仙别添了一番情趣。

山里的野花野草的优美的诗句

1.《钱塘湖春行》白居易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

2.《春思》韦应物野花如雪绕江城,坐见年芳忆帝京。

3.《赠韩道士》张泌日暮秋风吹野花,上清归客意无涯。

4.《过绮岫宫(东都永宁县西五里)》王建武帝去来罗袖尽,野花黄蝶领春风。

5.《落花》李商隐高阁客竟去,小园花乱飞。

6.《步出夏门行·观沧海》曹操树木丛生,百草丰茂。

7.《黄鹤楼 / 登黄鹤楼》崔颢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

8.《草 / 赋得古原草送别》白居易离离原上草, 一岁一枯荣。

9.《蝶恋花·春景》苏轼天涯何处无芳草!10.《敕勒歌》北朝民歌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供参考。

关于十二个月花的诗句

(一)二十四番花信:花信,即以花作为标志的花期,亦称“花信风”,即风报花之消息。

风应花期,我国便产生了“二十四番花信风”节令用语,它亦是我国表示气候变换的词语。

《内经》:“五日谓之候,三候谓之气。

”根据农历节气,每年从小寒到谷雨,共八气。

每气15天,一气又分三候,每五天一候。

八气共是二十四候,每一候应一种花信。

二十四候便成了二十四种花期的代表。

他们的顺序是:小寒:一候梅花,二候山茶,三候水仙;大寒:一候端香,二候兰花,三候山矾;立春:一候迎春,二候樱花,三候望春;雨水:一候菜花,二候杏花,三候李花;惊蛰:一候桃花,二候棣棠,三候蔷薇;春分:一候海棠,二候梨花,三候木兰;清明:一候桐花,二候麦花,三候柳花;谷雨:一候牡丹,二候荼蘼,三候楝花。

(二)“十二姐妹花”歌谣:正月梅花凌寒开,二月杏花满枝来。

三月桃花映绿水,四月蔷薇满篱台。

五月榴花火似红,六月荷花洒池台。

七月凤仙展奇葩,八月桂花遍地开。

九月菊花竞怒放,十月芙蓉携春来。

十一月水仙凌波开,十二月腊梅报春来。

(三)百花所展示的自然美十分诱人。

而对花的钟情,莫过于骚人墨客了。

他们玩味和吟咏百花,因而便有了十二月花神之说。

十二月花神是:一月兰花屈原,二月梅花林,三月桃花皮日休,四月牡丹欧阳修,五月芍药苏东坡,六月石榴江淹,七月荷花周濂溪,八月紫薇杨万里,九月桂花洪适,十月英蓉范成大,十一月菊花陶潜,十二月水仙高似孙。

关于植物的古诗

1、苔清代:袁枚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

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

(也学 一作:亦)2、菩萨蛮·芭蕉宋代:张鎡风流不把花为主。

多情管定烟和雨。

潇洒绿衣长。

满身无限凉。

文笺舒卷处。

似索题诗句。

莫凭小阑干。

月明生夜寒。

3、落叶唐代:修睦雨过闲田地,重重落叶红。

翻思向春日,肯信有秋风。

几处随流水,河边乱暮空。

只应松自立,而不与君同。

4、咏草宋代:俞紫芝满目芊芊野渡头,不知若个解忘忧?细随绿水侵离馆,远带斜阳过别洲。

金谷园中荒映月,石头城下碧连秋。

行人怅望王孙去,买断金钗十二愁。

5、草唐代:白居易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远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

又送王孙去,萋萋满别情。

...

中国文学

黄庭坚不是真正“恼花”,恼花是来自爱花。

黄庭坚是恼独坐对花,欣赏太久,感到寂寞难受。

诗说赏花之后,想散散心,换换眼界,故走出门外。

《王充道送水仙花五十枝欣然会心为之作咏》是宋代诗人黄庭坚的作品。

此诗咏水仙,首联由水仙联想到凌波仙子;颔联写仙子化花;颈联写水仙娇柔芳姿,品类高雅清洁;尾联表现睹花思人,归结到从沉溺感情中求得解脱的要求。

全诗前六句写出了水仙花出尘脱俗的仙姿、洁白素雅的花色、淡雅的清香和俊逸高雅的神韵,后两句来个陡峭的转折,在强烈的反差中体现出参差变幻之美,进而表现了作者的精神追求。

白话译文:凌波仙子尘土沾上罗袜,在水上轻盈地踏着微月。

是谁招引来着断肠的惊魂,种成了寒花寄愁绝。

形体素洁、蕴含芳香欲倾城,山矾是她的弟弟梅是兄。

我独坐相对真是个被花恼,出门一笑但见大江横。

鉴赏:在其他题材中,作者用梅花、兰花等来和水仙比较,这首诗却用人物作比。

所谓人物,是传说中的洛神。

曹植《洛神赋》:“凌波微步,罗袜生尘。

”写洛神飘然行水的姿态。

诗篇开头两句:“凌波仙子生尘袜,水上轻盈步微月。

”用洛神的形象来写水仙,把植立盆中不动的花朵,写成“轻盈”慢步的仙子,化静为动,化物为人,凌空取神,把水仙的姿态写得非常动人。

假如把“微月”看成步的补语,即谓缓步于“微月”之下,也是有依据的,《洛神赋》的“步蘅薄而流芳”句,“蘅薄”亦作“步”的补语。

这两句直呼“凌波仙子”,未写到花,下面两句:“是谁招此断肠魂?种作寒花寄愁绝。

”就由洛神转到花,点出洛神是用以比花。

上两句写姿态,这两句写心灵,进一步把花人格化,表现作者对花有深情,表现出它有一种“楚楚可怜”之态,像美人心中带有“断肠魂”一样,使人为之“愁绝”。

“断肠魂”移来状花,但说的还是洛神。

洛神的断肠是由于对爱情的伤感,《洛神赋》写她:“抗罗袂以掩涕兮,泪流襟之浪浪。

”这三个字无论说水仙或说洛神,都是很动人的,因为把其整体概括成为这样的一种“灵魂”是有极大的引起联想和同情的力量的。

前面四句,是扣住水仙本身的描写;下面四句,从水仙引来山矾、梅花,并牵涉到诗人本身,作旁伸横出的议论和抒情,意境和笔调都来个大的变换。

“含香体素欲倾城,山矾是弟梅是兄。

”上句仍从水仙说,用“倾城”美人比喻花的清香洁白的芳韵;下句则拿山矾、梅花来比较,说水仙在梅花之下而居山矾之上。

山矾,这个名字是黄庭坚起的。

他在《戏咏高节亭边山矾花二首》的《序》中说到为郑花改名山矾之事。

用山矾来比水仙,也始于黄庭坚。

表面上,前五句都用美女形容水仙,写得那样幽细秀美,第六句忽作粗犷之笔,把三种花都男性化了,大谈“兄弟”问题;前后不统一,不调和,几乎有点滑稽。

实际上,作者正是有意在这种出人意外的地方,表现他写诗的随意所适,抒写自由。

这一句,作者有意使读者惊讶于诗句的粗犷,惊讶于与前面描写格调的不统一,不调和,还是第一步;作者还有意要把这种情况引向前进。

最后两句:“坐对真成被花恼,出门一笑大江横。

”被花恼,杜甫《江畔独步寻花七绝句》,杜甫与黄庭坚,都不是真正“恼花”,恼花是来自爱花。

杜甫是恼赏花无人作伴;黄庭坚是恼独坐对花,欣赏太久,感到寂寞难受。

诗说赏花之后,想散散心,换换眼界,故走出门外。

但作者所写出门后对之欣赏而“一笑”的,却是“横”在面前的“大江”。

这个形象,和前面所写的水仙形象相比,“大”得惊人,“壮阔”得惊人;诗笔和前面相比,也是“横”得惊人,“粗犷”得惊人。

这两句诗,不但形象、笔调和前面的显得不统一,不调和,而且转接也很奇突。

宋代陈长方《步里客谈》说杜甫诗《缚鸡行》结尾从“鸡虫得失无了时”,忽转入“注目寒江倚山阁”,“断句旁入他意,最为警策”,黄庭坚此诗,当是仿效。

清代方东树《昭昧詹言》说:“山谷之妙,起无端,接无端,大笔如椽,转如龙虎。

扫弃一切、独提精要之语,往往承接处中亘万里,不相连属,非寻常意计所及。

此小家何由知之?”这些话,点出了此诗出奇的结语的用意和功力所在。

纪昀《书山谷集后》说黄庭坚的七言古诗:“离奇孤矫,骨瘦而韵远,格高而力壮。

”这一首诗,从整体看,是“离奇孤矫”;从前半看,是“骨瘦而韵远”;从后半看,是“格高而力壮”。

文学作品,千变万化,有以统一、调和为美的,也有以不统一、不调和为美的。

从不统一、不调和中看出它的统一和调和,是欣赏文学作品的关键之一。

能够掌握这个关键,就可以从该诗的不统一、不调和中看出它的参差变幻之美。

陆游《赠应秀才》诗说“文章切忌参死句”,把问题看得太简单,看得太死,往往就会走上“参死句”的道路,对佳作失之交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