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在

  • 还在已关闭评论
  • 144 次浏览
  • A+
所属分类:名句
摘要

51诗词网收录还在,古代诗词中“杯”字的读音. 其实这个问题很简单,古人写诗押韵当然不是按照汉语拼音方案来的,而是按照平水韵,从隋朝到清朝读书人写诗都是按照平水韵押韵的,虽然后来很…下面随小编具体来看下还在吧。

古代诗词中“杯”字的读音.

其实这个问题很简单,古人写诗押韵当然不是按照汉语拼音方案来的,而是按照平水韵,从隋朝到清朝读书人写诗都是按照平水韵押韵的,虽然后来很多字的读音发生了变化但是写诗依然按照这个押韵,平水韵订立之初同一韵部的音应该是相同的,看一下平水韵大部分字的读音就可以理解了。

在平水韵中,“杯”这个字是上平声十灰韵部,主要单字如下:十灰平声 来 开 台 才 苔 哀 台 埃 哉 莱 材 猜 栽 裁 胎 灾 垓 腮 财 孩 咍 皑 该 荄 骀 毸 呆 陔 抬 能 [详注1]徕 [lái]鳃 炱 鲐 才 騋 颏 儓 唉 [āi]崃 侅 菑 [zāi]思 [音腮。

多须貌。

]郲 咳 [咳笑]赅 台 剀 薹 祴 峐 欸 [《说文》訾也。

一曰然也。

又叹声。

]偲 [cāi]胲 邰 鶆 絯 [gāi]敱 [ái]箂 涞 俫 隑 跆 愢 籉 倈 鯠 斄 嵦 懛 毐 揌 毢 麳 梾 台 猍 旲 婡 渽 啋 睵 郂 賳 孻 硙 唻 溾 箈 烗 輫 琜 豥 珆 嬯 奒 庲 由此可见,“杯”这个字古代应该是ai音。

“还”的读音?

“还”字在古诗里该读huán音。

说文解字:“还”字的读音 在戏曲——尤其是传统戏曲——中,“还”字一般都念huán,这是因为“还”字在古代一直就念做huán,而念做hái是很晚近的事,至少在宋代的《广韵》中,“还”字还没有hái这个音。

这应该是后代的俗读。

在汉语读音的演变过程中,将“还”读为hái才出现,并且成为副词“还”的正确读音;而huán这个音只保留在当动词用的时候。

戏曲既然是古典艺术,当然要把“还”字读为huán啦。

但念京白的小丑则可以将它念做hái。

至于现代戏,因为已经不用韵白,所以也就不必都读huán,而可以根据这个字的不同词性区别对待。

“还”字的读音最早出现的可能是“还”(huan),是个实词,后来由于应用的需要,人们就将这个字逐渐虚化,也就有了作副词用的义项,为了表示“再或又”的意思。

也就出现了另一个读音:hai ,以示二者的区分。

再就是关于古代诗词中的有些字是不是读古音的问题。

现在规定都用普通话的读法。

因为在我国的古代没有汉语拼音,所以,到底当时读什么音,现在人只能去推测,而且我国地域广阔,方言甚多,究竟读什么音常常会因为地域的不同而有所变化。

所以,要现代人完全按古音来读是十分困难的事。

“还”的读音?

还在古诗中读 huán 举例:1. 《泊船瓜洲》 王安石京口瓜洲水间 ,钟山隔数重山 。

春风绿江南岸 ,明月何照我还。

2. 《初晴落景》李世民晚霞聊自怡,初晴弥可喜。

日晃百花色,风动千林翠。

池鱼跃不同,园鸟声还异。

寄言博通者,知予物外志。

3. 《采芙蓉》李世民4. 结伴戏方塘,携手上雕航。

船移分细浪,风散动浮香。

游莺无定曲,惊凫有乱行。

莲稀钏声断,水广棹歌长。

栖乌还密树,泛流归建章。

5. 《赋得李》李世民6. 玉衡流桂圃,成蹊正可寻。

莺啼密叶外,蝶戏脆花心。

丽景光朝彩,轻霞散夕阴。

暂顾晖章侧,还眺灵山林。

古诗词中“斜”字的读音在古诗词中“斜”应该读xie还是xia?不

“还”在古诗词中的读法有两种:{huán};{hái} 当“还”读{huán}时的诗句有: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一樽还酹江月,走马还寻去岁村。

意思都是“退身,返回”的意思。

当“还”读”{hái}的诗句有:“淮水东边旧时月,夜深还过女墙来”;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是”仍然”的意思。

区分“还”读{huán}还是读{hái}的方法:读{hái}时,是副词 ;仍然、尚;更的意思;读{huán}时,是动词 ;返回;偿还;顾、回头;若还、如其;“还”的读法需要根据诗句或者诗文的语境来判断读法,或是根据诗词的大意来推断读法。

...

古代诗词中的'入声韵'读音是怎样读法?在古格律诗词中的"入声韵"

在诗词和对联的写作中,历来存在四种主张:保留入声,才能体现诗词和对联的原汁原味;只有用今声破除平仄的神秘;古今四声混用;古声、今声共存而不混用,即“双轨制”。

我是极力赞成第四种主张的!而且,无论你对“古声、今声共存”赞成与否,它将长期存在,不以某些人的意志为转移。

言归正传。

为了叙述方便,我把两个问题的顺序对换了。

一、“入声韵”失传了么? 答案是否定的。

六朝以前没有平、上、去、入四声的名称。

齐梁时,沈约、周颙等人才给四声定名。

现代普通话的四声是从古代的四声演变而来的。

古四声是:①平声,已分化为阴平和阳平,即普通话的第一、二声;②上声(已有一部分变为去声),即普通话的第三声;③去声,即普通话的第四声;④入声,这个声调是一个短促的调子,有时还带有辅音音尾。

入声在普通话中已经消失,多数演变为去声(如“客”、“绿”),其次是阳平(如“国”、“直”),还有阴平(如“屋”、“出”),最少的是上声(如“铁”、“北”)。

但是,入声并没有失传,许多地方方言至今仍然保留着。

现代江浙、福建、广东、广西、江西等地都保留着入声。

江淮、西南以及华北的一部分地区方言保留着入声。

山西、内蒙古也保留着入声。

据本人所知,粤语和潮语中的入声仍然保留得很完整。

方言里的入声多数发音短促,有塞音的韵尾,或收-g[-k]、-d[-t]、-b[-p],如“六”、“八”、“十”的广州音[lug6]、[bad3]、[seb6]。

也有韵尾消失,音不短促,自成一个调类的,如长沙音。

因此,“入声韵”根本没有失传。

填词时,只要是词谱要求押入声韵的(如《石州慢》、《雨霖铃》、《满江红》、《忆秦娥》、《念奴娇》等),就要用入声韵。

有位先生讲得直截了当:“要解决平仄的‘神秘’,唯一的办法就是使用统一的‘中国话’(普通话),现代人说现代话,用现代拼音决定音调平仄。

”避难就易,删繁就简,轻松自在! 网上还有些人说:“本来就是‘旧瓶装新酒’,为什么非要‘旧瓶装旧酒’?”我说:错了!词谱的要求是“瓶”不是“酒”。

除非你不“装”,要“装”就千万不能把“旧瓶”改造为当代的“易拉罐”然后再“装”! 多年前,在国营龙江农场的一次墙报评议会上,有位仁兄为自己不押韵的“七律”辩护:“八个七字句的诗就叫七律。

”我当场补充道:“还有五个韵,也不讲究平仄和对仗!”大家哄堂大笑,这位仁兄还不知道人们为啥大笑。

在“装酒”之前,最起码的是弄清哪是“瓶”哪是“酒”。

二、“入声韵”如何读? 我猜问题的意思是如何用普通话读诗词中的“入声韵”。

除了入声在普通话中已经分化以外,随着语言和文字的不断发展演变,我们在读古汉语特别是古诗词(韵文)时,经常会碰到“声调不合律”和“不押韵”的问题。

例如: 箫声咽,秦娥梦断秦楼月。

秦楼月。

年年柳色,灞桥伤别。

乐游原上清秋节,咸阳古道音尘绝。

音尘绝。

西风残照,汉家陵阙。

(李白《忆秦娥》) 这是入声韵的词,其中的“咽”、“月”、“阙”在普通话中均演变为去声,但都还是仄声,这易于为人们所接受。

问题是“别”、“节”、“绝”已转化为阳平,因此读起来少了点押韵感。

又如: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

乱石崩云,惊涛裂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苏轼《念奴娇》上阕) 除了上述的入声演变外,个别韵脚连韵母都转变了。

例如“物”的韵母变为“u”,“壁”的韵母变为“i”,使人产生“不押韵”的感觉。

但在完整保留入声的粤语中就没这问题,“物”读[med6],“壁”读[bég3]。

那么,怎么处理这问题呢? 假如你坚持要“原汁原味”,就只有用“叶(协)韵”的办法才能押韵。

但据我了解,绝大多数诗家和文学爱好者都不主张这样做。

把现在读起来不押韵的韵脚读成另一种读音以求和谐,这叫做“叶(xié)韵”。

例如《诗经·豳·七月》:“七月流火,九月授衣。

一之日觱发,二之日栗烈。

无衣无褐,何以卒岁?三之日于耜,四之日举趾。

同我妇子,馌彼南亩,田?至喜。

”现在读来,好些韵脚似乎都不押韵,特别是火、衣、亩、子、喜等字,读音相差更远。

运用“叶韵”把它们读成另一种读音,譬如“火”叶“虎委反”(即“毁”音);“发”叶“芳吠反”(即“费”音)等,这样就和谐了。

但不提倡这样做,特别不宜在青少年学生中提倡,以免造成混乱。

我们提倡用现代汉语规范语音来读古代韵文,纵然有些韵脚不够和谐,也不必采用“叶韵”的办法。

顺带谈谈本答案开篇所涉及的话题。

窃以为,在诗词、对联写作中古今四声混用的主张是最不可取的。

什么是古今四声混用?以对联为例,在一副对联中,有多个“古仄今平”(或“古平今仄”)字,这个当作今声,那个当作古声,用法不统一,就是混用。

如: 把酒吟诗辞旧岁; 题联秉笔接新福。

(李某) 此联上联没有古今变声字,可以不管。

下联“接、福”二字都是古入今平,“福”一定得作今声(平),否则,上下联仄起仄收了。

然而把“接”作今声(平)就成了三平尾,犯了忌,只能按古声(仄)处理。

这就是古今四声混用,作者各...

古代诗词中“杯”字的读音.

其实这个问题很简单,古人写诗押韵当然不是按照汉语拼音方案来的,而是按照平水韵,从隋朝到清朝读书人写诗都是按照平水韵押韵的,虽然后来很多字的读音发生了变化但是写诗依然按照这个押韵,平水韵订立之初同一韵部的音应该是相同的,看一下平水韵大部分字的读音就可以理解了。

在平水韵中,“杯”这个字是上平声十灰韵部,主要单字如下:十灰平声 来 开 台 才 苔 哀 台 埃 哉 莱 材 猜 栽 裁 胎 灾 垓 腮 财 孩 咍 皑 该 荄 骀 毸 呆 陔 抬 能 [详注1]徕 [lái]鳃 炱 鲐 才 騋 颏 儓 唉 [āi]崃 侅 菑 [zāi]思 [音腮。

多须貌。

]郲 咳 [咳笑]赅 台 剀 薹 祴 峐 欸 [《说文》訾也。

一曰然也。

又叹声。

]偲 [cāi]胲 邰 鶆 絯 [gāi]敱 [ái]箂 涞 俫 隑 跆 愢 籉 倈 鯠 斄 嵦 懛 毐 揌 毢 麳 梾 台 猍 旲 婡 渽 啋 睵 郂 賳 孻 硙 唻 溾 箈 烗 輫 琜 豥 珆 嬯 奒 庲 由此可见,“杯”这个字古代应该是ai音。

...

在古诗词中,这些字你读对了吗

在教了70年古典诗词的叶嘉莹先生眼中,诗有让我们的心灵不死的力量。

而诗词的生命有一半是蕴藏在它的声音里的,读诗如果减去声调,就等于抽空了诗歌一半的生命。

在中国悠久的历史中,诗词中很多字现在的读音,和它在古时候的声音已经不完全一样了。

现代官话的特征之一是古汉语中的入声消失(入声字是指在字尾有/p?/、/t ?/、/k ?/ 的收尾,现在的“普通话”已没有这个发音),一部分原属仄声的入声字被派进平声,所以,如果用现在的普通话发音来读古诗词,有些诗词的格律便不对了。

不按照古人的声律读,就会破坏了整首诗美感的特质。

今天,特意摘选了叶先生在《给孩子的古诗词》(讲诵版)中对一些古诗词的讲诵,尤其是对读音的纠正,对照阅读,看看你平时都读对了吗?叶嘉莹号迦陵,生于1924年7月,南开大学中华古典文化研究所所长,博士生导师,加拿大皇家学会院士,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名誉研究员,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

曾任台湾大学教授、美国哈佛大学、密歇根大学及哥伦比亚大学客座教授、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终身教授。

2016年3月21日,获得2015-2016年度“影响世界华人大奖”终身成就奖。

《饮酒二十首(其五)》东晋·陶渊明结庐在人境, 而无车马喧。

问君何能尔? 心远地自偏。

采菊东篱下, 悠然见南山。

山气日夕佳, 飞鸟相与还。

此中有真意, 欲辨已忘言。

这首诗里有几个字要注意:“车马”, 要念“jū马”。

chē是俗音,“自行车”“电车”“汽车”的“车”念chē。

古人没有“车”(chē)的读音,古人的“车”字只有两个读音:一个是jū,押鱼韵;另一个是chā,在诗里押麻韵。

“飞鸟相与还”的“还”,好像读huán,其实念xuán。

中国字有时候不止一个读音,不同的读音有不同的意思。

还,念huán 时是“还家”的意思,念xuán时是在空中飞翔的样子,所以这里应该念xuán。

“欲辩已忘言”的“忘”,这里不念第四声wàng,而是平声的读音,当做动词,念wáng。

《敕勒歌》敕勒川,阴山下。

天似穹庐,笼盖四野。

天苍苍,野茫茫。

风吹草低见牛羊。

《敕勒歌》是一首汉乐府诗,乐府诗是民间流传的诗歌,而《敕勒歌》是中国北方民族流传的民间诗歌,它的体裁是长短句,而不是很整齐的五个字一句。

敕勒是一条水的名字。

“阴山下”的“下”,在这里不念xià,念上声,xiǎ,是诗韵里的马韵。

“笼盖四野”的“野”,不念yě,念yǎ,也是上声马韵。

“风吹草低见牛羊”的“见”,念xiàn。

《过故人庄》唐·孟浩然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

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

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

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

“绿树村边合”的“合”字、“还来就菊花”的“菊”字也是入声字。

“青山郭外斜” 的“斜” 念xiá,押麻韵。

《回乡偶书二首·其一》唐·贺知章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

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

贺知章(659 年-744年),字季真,晚年自号四明狂客,唐代诗人、书法家。

“乡音无改鬓毛衰”的“衰”,念cuī。

《使至塞上》唐·王维单车欲问边,属国过居延。

征蓬出汉塞,归雁入胡天。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萧关逢候骑,都护在燕然。

单车欲问边”的“车”,念jū。

“大漠孤烟直”的“直”是入声字。

“萧关逢候骑”的“骑”,做动词时念qí,如“骑(qí)马”;这里是名词,指一个骑马的人,“候骑”就是在前面防卫、打听消息的骑马的人,所以念jì。

《望庐山瀑布》唐·李白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

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遥看瀑布挂前川”的“看”念kān。

《房兵曹胡马诗》唐·杜甫胡马大宛名,锋棱瘦骨成。

竹批双耳峻,风入四蹄轻。

所向无空阔,真堪托死生。

骁腾有如此,万里可横行。

兵曹是军队里的一个官员,姓房,所以称房兵曹。

这个房兵曹最近得到一匹好马,是胡马。

“胡马大宛名”的“宛”一般念wǎn ,这里作为国名念yuān,平声。

《逢入京使》唐·岑参故园东望路漫漫,双袖龙钟泪不干。

马上相逢无纸笔,凭君传语报平安。

岑参(约715年-770年),世称岑嘉州,唐代诗人。

“参”有两个读音:曾参、人参的“参”都念shēn;但岑参的“参”应该念cān,同参加的“参”。

“故园东望路漫漫,双袖龙钟泪不干”,表达的是很真诚的感情—我远在西北的边疆,而我的故乡在东方。

“双袖龙钟”是指袖子垂得很长,行动不方便的样子。

“故园东望路漫漫”的“漫漫”是平声,念mán。

《送灵澈上人》唐·刘长卿苍苍竹林寺,杳杳钟声晚。

荷笠带斜阳,青山独归远。

刘长卿(约726年-约790年),字文房,世称刘随州,唐代诗人。

刘长卿的“长”不念cháng,念zhǎng。

中国古人的排行中,年岁长的,称为“长卿”,年岁小的,称为“少卿”。

“荷笠带夕阳”的“荷”念hè,作动词,背的意思。

作名词时念hé,同荷花的“荷”。

《早春呈水部张十八员外(其一)》唐·韩愈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

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

韩愈(768年-825年),字退之,世称韩昌黎,唐代诗人。

韩愈是有名的古文大家,他也写有许多好诗,尤其是七言古诗。

“绝胜烟柳满皇都”的“胜”念平声,sh...

帮忙找几个在诗词中读成古音的字就是现在有些诗或词里面用的是现...

“斜”,古音读“xia”,今音读“xie”,例:远上寒山石径斜野,古音读ya,今读ye,例: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儿”在古音里读“ni”(二声),今音er, 例:打起黄莺儿,莫叫枝上啼.啼时惊妾梦,不得到辽西.衰,古音读cui,今音读shuai,例:乡音无改鬓毛衰

“还”在古汉语中没hai的音?

苏轼《念奴娇.赤壁怀古》末句“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 刘禹锡《石头城》中“淮水东边旧时月,夜深还过女墙来。

” 李清照《声声慢》“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 以上句中“还”的读音,是都应该读成"huan"呢还是“hai”? 如何确定古典诗词中“还”的读音? “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中的“还”读huan 是”退身,返回”的意思 “淮水东边旧时月,夜深还过女墙来。

”读”hai 是”仍然”的意思 “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中的”还”读huan 是”回返”的意思 读hai 时,是副词 读huan时,是动词 在古汉语常用字字典中有“仍然(后起意义)”的义项,但读音仍在huan下,未标hai。

这个字只有一个读音huan,没有读hai 。

古代可能没有“hai”这个音,粤语里两字均读“huan”。

查巴蜀书社之《古汉语字典》,有三个读音。

huan(二声):返回;偿还;顾、回头;若还、如其;通“环”。

xuan(二声):旋、旋转;迅速;敏捷。

hai(二声):仍、尚;更。

[旧音:huan(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