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晋崤之战

  • A+
所属分类:美文名篇
摘要

51诗词网收录秦晋崤之战,《左传》冬①,晋文公②卒③。庚辰④,将殡⑤于曲沃⑥;出绛⑦,柩⑧有声如牛。卜偃⑨使大夫拜,曰:“君⑩命(11)大事(12):将有西师(13)过轶(14)我;击之…下面随小编具体来看下秦晋崤之战吧。

《左传》

,晋文公。庚辰,将殡于曲沃;出绛,柩有声如牛。卜偃使大夫拜,曰:“君(11)大事(12):将有西师(13)过轶(14)我;击之,必大捷焉。”

杞子(15)自郑使告于秦曰:“郑人使(16)我掌其北门之管(17),若潜师(18)以来,国(19)可得也。”穆公(20)访(21)(22)蹇叔(23),蹇叔曰:“劳师(24)以袭远(25),非所闻也。师劳力竭,远主备之,无乃(26)不可乎。师之所为,郑必知之;勤(27)而无所(28),必有悖心(29);且行千里,其谁不知!”公辞(30)(31)。召孟明、西乞、白乙(32),使出师于东门之外。蹇叔哭之,曰:“孟子(33),吾见师之出,而不见其入也!”公使谓之曰:“尔何知(34),中寿,尔墓之木拱(35)(36)!”

蹇叔之子与(37)师,哭而送之,曰:“晋人御师(38)必于殽(39),殽有二陵(40)(41),其南陵,夏后皋(42)之墓也;其北陵,文王(43)之所辟(44)风雨也。必死是间(45),余收尔骨焉(46)。”

秦师遂(47)(48)

三十三年,春,秦师过周北门(49),左右(50)免胄(51)而下,超乘(52)者三百乘(53)。王孙满(54)尚幼,观之,言于王曰:“秦师轻(55)而无礼,必败。轻则寡谋,无礼则脱(56),入险而脱,又不能谋,能无败乎?”

及滑(57),郑商人弦高将市于周(58),遇之。以乘韦(59)(60),牛十二犒师(61)。曰:“寡君(62)闻吾子(63)(64)步师(65)出于敝邑(66),敢(67)犒从者(68)。不腆(69)敝邑,为从者之淹(70),居(71)则具(72)一日之积(73),行则备一夕之卫(74)。”且使遽(75)告于郑。

郑穆公(76)使视客馆(77),则束载(78)、厉兵(79)、秣马(80)矣。使皇武子(81)(82)焉,曰:“吾子淹(83)久于敝邑,唯是脯(84)、资(85)、饩(86)、牵(87)(88)矣。为吾子之将行也,郑之有原圃(89),犹秦之有具囿(90)也,吾子(91)取其麋鹿,以间(92)敝邑,若何(93)?”杞子奔(94)齐,逢孙、杨孙奔宋。

孟明曰:“郑有备矣,不可冀(95)也,攻之不克(96),围(97)之不继(98),吾其还也。”灭滑而还。

晋原轸(99)曰:“秦违蹇叔,而以(100)(101)勤民(102),天奉(103)我也。奉不可失,敌不可纵(104)。纵敌患生,违天不祥(105),必伐秦师。”栾枝(106)曰:“未报秦施(107),而伐其师(108),其(109)为死君(110)乎?”先轸曰:“秦不哀吾丧(111),而伐吾同姓(112),秦则无礼,何施之为(113)?吾闻之,一日纵敌,数世之患也。谋及子孙,可谓死君乎!”遂发命,遽(114)(115)姜戎(116)。子(117)(118)衰绖(119),梁弘(120)御戎(121),莱驹(122)为右(123)

夏,四月,辛巳(124),败秦师于殽,获百里孟明视、西乞术、白乙丙以归。遂(125)墨以葬文公(126)。晋于是始墨(127)

文嬴(128)请三帅(129),曰:“彼实构(130)吾二君(131),寡君(132)若得而食之不厌(133),君(134)何辱讨焉(135)。使归就戮(136)于秦,以逞(137)寡君之志,若何?”公许(138)之。

先轸朝(139),问秦囚。公曰:“夫人请之,吾舍(140)之矣。”先轸怒曰:“武夫力而拘(141)(142)(143),妇人(144)(145)而免(146)诸国(147),堕(148)军实(149)而长(150)寇雠(151),亡无日矣!”不顾(152)而唾(153)

公使阳处父(154)追之,及诸河,则在舟中矣。释(155)左骖(156),以公命(157)赠孟明,孟明稽首(158)曰:“君之惠,不以累臣(159)衅鼓(160),使归就戮于秦;寡君之以为戮,死且不朽(161)。若从君惠而免之(162),三年将拜君赐(163)。”

秦伯(164)素服(165)郊次(166),乡(167)师而哭,曰:“孤违蹇叔,以辱二三子(168),孤(169)之罪也。”不替(170)孟明。“孤之过也,大夫何罪?且吾不以一眚掩大德(171)。”

【注释】①冬:鲁僖公三十二年(前628)冬天。

②晋文公:名重耳,“春秋五霸”之一。

③卒:逝世。

④庚辰:古代以干支相配记日,这一天是鲁僖公三十二年十二月初十日。

⑤殡:停柩待葬。

⑥曲沃:今山西闻喜东北,晋君祖坟所在地,故停柩于此。

⑦绛:晋都城,故城在今山西翼城东南。

⑧柩:棺木。

⑨卜偃:晋国掌管卜筮的官员,姓郭名偃。太卜郭偃让诸大夫跪拜,接受君命。拜:古代的一种跪拜礼。

⑩君:指刚去世的晋文公。

(11)命:命令。

(12)大事:战争之事。《左传·成公十三年》:“国之大事,在祀与戎。”

(13)西师:西方的军队,指秦军。

(14)过轶:指越境而过,秦军袭郑必定要路过晋国。轶,超前跃过,后车超过前车。

(15)杞子:秦大夫。鲁僖公三十年(前630),他和另外两位秦大夫逢孙、杨孙受穆公指派,戍守于郑。

(16)使:使人,派人。

(17)掌其北门之管:掌管郑国北门的钥匙。管,钥匙。

(18)潜师:秘密派遣部队。

(19)国:郑国。

(20)穆公:秦穆公。

(21)访:询问。

(22)诸:兼词,“之于”。

(23)蹇叔:秦国的老臣。

(24)劳师:使军队劳苦跋涉。劳,使……疲劳。

(25)袭远:偷袭远方的国家。

(26)无乃:表示委婉语气的副词,恐怕,大概。

(27)勤:劳苦。

(28)无所:指无所得。所,着落。

(29)悖心:叛离怨恨之心。

(30)辞:推辞,谢绝,不接受。

(31)焉:代词,指蹇叔的意见。

(32)孟明、西乞、白乙:均为秦国名将。古人常以名与字并称,孟明、西乞、白乙皆是他们的字。孟明,秦贤相百里奚之子,名视。西乞,名术。白乙,名丙。

(33)孟子:孟明视。

(34)何知:知何?宾语前置。

(35)拱:两手合抱,指树木长得很粗。

(36)“中寿”两句:秦穆公骂蹇叔老而不死,早就该死了。因蹇叔以哭送师,穆公以为不吉利,故咒之。中寿,次于上寿为中寿,说法不一,指中等寿命。

(37)与(yù):参加,动词。

(38)御师:阻击秦国的军队。御,抵抗,阻击。

(39)殽:通“崤”,山名,在今河南洛宁西北六十里,地势险峻。

(40)二陵:两座高大的山冈,崤山的两座主峰。

(41)焉:句末语气词。南陵即西崤山,北陵即东崤山,其间相距35里。

(42)夏后皋:夏天子皋,夏桀的祖父。后,君王。

(43)文王:周文王,姓姬,名昌,周武王的父亲。殷时诸侯,居于岐山之下,受到诸侯的拥护,曾被纣王囚于羑里。后获释,为西方诸侯之长,称西伯。

(44)辟:同“避”,躲避。

(45)是间:这中间。

(46)焉:兼词,于此,在那里。

(47)遂:副词,就。

(48)东:用作动词,向东进发。

(49)周北门:周都洛邑(洛阳)的北门。

(50)左右:战车左右的武士。

(51)免胄:摘下头盔,下车步行,以示对周王的尊重。胄,头盔。

(52)超乘:一跃而登车。刚一下车就又跳上去,这是轻狂无礼的举动。

(53)乘:兵车,一车上3人,车后步兵72人。

(54)王孙满:周襄王的孙子。

(55)轻:轻佻,不庄重,指跳跃上车。

(56)脱:疏忽,随便,指军纪涣散。

(57)滑:姬姓小国,在今河南滑县。

(58)市于周:到周的都城(洛阳)做买卖。市,做买卖。

(59)乘(shèng)韦:四张牛皮。古代一辆兵车叫一乘,每乘四匹马驾车,所以乘代指“四”。韦,熟牛皮。

(60)先:先送。先送去四张熟牛皮,随后送去十二头牛。古人送礼,先轻后重。

(61)犒师:犒劳秦军。

(62)寡君:对郑国国君的谦称。

(63)吾子:对秦帅的尊称。

(64)将:率领。

(65)步师:行军。

(66)敝邑:郑商人弦高对本国(郑国)的谦称。

(67)敢:谦辞,冒昧的意思。

(68)从者:跟随秦帅的人。

(69)腆:丰厚,富饶。

(70)淹:停留。

(71)居:居留郑地。

(72)具:准备。

(73)积:指每天食用的东西。

(74)卫:保卫。

(75)遽:原指传车,即驿站的车,引申为立即、马上。

(76)郑穆公:名兰。

(77)客馆:招待外宾的住所。

(78)束载:捆束行装。

(79)厉兵:磨砺兵器。

(80)秣马:喂饱战马。

(81)皇武子:郑大夫。

(82)辞:辞谢,下逐客令,指要杞子等人离开。

(83)淹:久留,滞留。

(84)脯:干肉。

(85)资:通“粢”,这里指干粮。

(86)饩(xì):已杀的牲畜。

(87)牵:活着的牛羊等牲畜。

(88)竭:尽。

(89)原圃:猎苑名,郑国的狩猎之地,在今河南中牟西北。

(90)具囿:猎苑名,秦国的狩猎之地,在今陕西凤翔。

(91)吾子:你们。

(92)间:通“闲”,闲暇,休息。

(93)若何:怎么样。

(94)奔:逃往。

(95)冀:希望。

(96)克:攻克,战胜。

(97)围:包围。

(98)继:后继之师,增援的军队。

(99)原轸:即先轸,晋大夫。因其封邑于原,所以又称原轸。

(100)以:因为。

(101)贪:贪心。

(102)勤民:使百姓劳苦,指让军队远征郑国。

(103)奉:给予,送。

(104)纵:放纵,放跑。

(105)不祥:不善,不吉。

(106)栾枝:晋大夫。

(107)秦施:秦国的恩惠。指晋文公曾在外流亡十九年,后得秦穆公的帮助,才回国即君位。

(108)伐其师:攻打秦国的军队。

(109)其:副词,表反诘,难道。

(110)死君:此时晋文公已死,但还未安葬,故称。君,此指晋文公。

(111)吾丧:这时晋文公刚死不久,还没有下葬。

(112)同姓:指滑国。滑、郑与晋都是姬姓国,所以这样说。

(113)何施之为:还说什么报答呢?

(114)遽:骤然,急忙。

(115)兴:征调。

(116)姜戎:晋国北境的小部族,一向为秦所逐,所以愿为晋出力。

(117)子:指晋文公之子襄公,因文公未葬,襄公尚未继位,故称子。

(118)墨:动词,染黑。

(119)衰绖(cuī dié):一种丧服。衰,白色丧服。绖,穿孝服时的麻腰带。行军时穿孝服显得不吉利,于是把丧服染成黑色。

(120)梁弘:晋将领。

(121)御戎:驾战车。

(122)莱驹:晋将领。

(123)为右:为车右,与国君同车,居右方持戈盾保卫君王。

(124)辛巳:十三日。

(125)遂:于是。

(126)墨以葬文公:穿着染黑的丧服为晋文公举行了葬礼。

(127)始墨:开始形成穿黑色丧服的习俗。

(128)文赢:晋文公的夫人,秦穆公的女儿,晋襄公的嫡母。

(129)请三帅:请求释放被俘的秦国三帅。

(130)构:使……结怨。

(131)二君:秦君和晋君。

(132)寡君:称秦穆公。

(133)不厌:不满足。

(134)君:您,指晋襄公。

(135)何辱讨焉:何必屈尊去处罚他们呢?

(136)戮:杀。放他们回国被秦杀死。

(137)逞:使……满足。

(138)许:答应。

(139)朝:臣子见君主。

(140)舍:同“赦”,释放。

(141)拘:擒。

(142)诸:兼词,“之于”。

(143)原:野外,这里指战场。

(144)妇人:指文嬴,此为怒极时的称呼。

(145)暂:仓促之间。

(146)免:赦免。

(147)国:朝廷,都城。

(148)堕(huī):同“隳”,损害,毁坏。

(149)军实:军队的战果,这里指俘获的秦将。

(150)长:助长。

(151)寇雠:敌人,仇敌,指秦。

(152)不顾:不回头。

(153)唾:吐唾沫。

(154)阳处父:晋大夫,又称阳子。

(155)释:解开。

(156)左骖:车子左边的马。

(157)公命:晋襄公的名义。

(158)稽首:古时的一种跪拜礼,叩头到地,是九拜中最恭敬者。

(159)累臣:被囚禁的臣子,孟明自称。累,同“缧”,捆绑犯人的绳子。

(160)衅鼓:本指杀牲畜或以血涂鼓的仪式,此处代指杀掉自己。

(161)死且不朽:身虽死,但这大恩是不会忘记的。

(162)若从君惠而免之:我们的君王倘使尊重晋君的好意而同样赦免我们。

(163)拜君赐:拜领晋君的恩赐,言外之意是将来复仇。

(164)秦伯:指秦穆公。

(165)素服:因秦军战败,故穿丧服,以示哀悼。素,白色。

(166)郊次:在郊外等待。

(167)乡:同“向”,面对。

(168)二三子:诸位。

(169)孤:侯王自称。

(170)替:废弃,撤换。

(171)不以一眚掩大德:不因为有一个小错误便抹杀其大成就。眚(shěng),本指眼病,引申为小毛病、过失。

【译文】鲁僖公三十二年的冬天,晋文公去世。庚辰这一天,晋国把晋文公的棺材停放在曲沃择日安葬;护送棺柩的队伍刚走出绛城,棺材里就响起了像牛叫一样的声音。卜偃让大夫们行跪拜礼,说:“君王命令我们准备打仗:将有西方的军队经过我国领土;我军攻击他们,必定能取得重大胜利。”

杞子从郑国派人向秦国报告说:“郑国人让我掌管他们北门的钥匙,如果秘密地发兵前来偷袭,郑国就可以拿下。”秦穆公向蹇叔咨询这件事,蹇叔说:“让军队劳苦跋涉去袭击远方的国家,是我从没听说过的事。我们军队劳苦精疲力竭,而远方的郑国君主却早有准备,这样做恐怕不行吧。我军的行动,郑国一定会知道;大军辛苦远征而没有收获,军中将士必定会有怨恨叛离之心;况且行军千里,谁人不知!”秦穆公没有听从蹇叔的意见。召来大将百里孟明视、西乞术、白乙丙,命令他们统率大军从国都东门外出发。蹇叔哭着说:“孟明啊! 我只能看到军队出发而不能看到它回来了!”秦穆公派人对蹇叔说:“你懂得什么?你要是只活到中寿的年纪,那你坟墓上的树木早就长到合抱粗了!”

蹇叔的儿子也参加了出征的队伍,他哭着为儿子送行,说:“晋国人必定在殽山狙击我军,殽山有两座山冈,那南面的山冈,是夏天子皋的坟墓所在啊;那北面的山冈,是周文王躲避风雨的地方啊。你一定会死在这两座山冈之间,我在那里收你的尸骨吧。”

秦国的军队接着就向东进发了。

鲁僖公三十三年春,秦军路过周都城的北门,战车左右的武士脱下头盔下车步行,不久,又跳上车,这样过去的兵车竟多达三百辆。周王的孙子满年纪还小,看到秦军这种表现,就对周王说:“秦军轻狂而无礼,一定要失败。轻狂就少谋略,没礼貌就纪律不严,进入险境而纪律不严,又缺少谋略,能不失败吗?”

秦军到了滑国,恰好郑国商人弦高将要到周都城做买卖,路上遇到秦军。弦高先送秦师四张熟牛皮,又送去十二头牛犒劳秦军。说:“我国国君听说您将行军经过我国,派我来冒昧地犒劳您的部下。敝国虽不富有,但为您部下的居留,住一天,就备办一天的军需给养,要走,就做好那一夜的保卫工作。”说完便暗地派人驾着驿车飞快地给郑国送信。

郑穆公接报后就派人去查看杞子等人住的地方,原来秦军已经捆好行装、磨好武器、喂足马匹了。郑穆公派皇武子向他们下逐客令,说:“你们久居敝国,因此吃的东西快完了。听说你们将要开拔,我们郑国有个牧场园囿,就像秦国有个狩猎之地一样,你们诸位可以自去猎取那里的麋鹿带走,以便让敝国松口气,怎么样?”杞子知道事已败露,就逃往齐国,逢孙、杨孙逃奔宋国。

主帅百里孟明说:“郑国有防备了,我们没有获胜的希望了,攻打它不一定取胜,围困它又没有后援军队,我们还是回去吧。”于是,秦军灭了滑国,就回秦国去了。

晋国原轸说:“秦国违背蹇叔的意愿,却因贪心而使百姓劳苦,这正是老天送给晋国机会。良机不可放失,敌人不可放过。放过了敌人就埋下后患,违背了天意就会不吉利,我们必须趁机截击秦军。”栾枝说:“还没有报答秦国资助的恩惠,就去拦击秦的军队,难道心中还有去世的国君吗?”先轸说:“秦国不为我国新丧举哀,却讨伐我们的同姓国家,秦国就是无礼,还报什么恩呢?我听说过这样一句话,一日放纵敌人,会留下几代的祸患。考虑到子孙利益,可说正是为了已死的国君吧!”于是颁布命令,立刻调动姜戎的军队。晋襄公把丧服都染成黑色,让大将梁弘驾战车,莱驹为车右警卫。

夏历四月十三日,晋军在殽山打败秦军,俘虏百里孟明视、西乞术、白乙丙而归。于是穿着黑色的丧服给晋文公举行葬礼。晋国从此开始就以黑色为丧服。

文嬴替三帅请求说:“他们确实离间了我们秦晋二君的关系,秦国国君如果抓到他们,吃了他们的肉都不解恨呢! 您何必屈尊去处罚他们呢?让他们回秦国受刑,以满足秦君的意愿,怎么样?”晋襄公答应了她。

先轸朝见襄公时,问及秦国俘虏。晋襄公说:“太夫人替他们说情,我已经放走他们了。”先轸发怒说:“将士们竭尽全力在战场上将他们活捉,一个妇人仓促间几句谎话就把他们从都城放走,这样任意毁坏战果就会助长敌人的气焰,亡国的日子没有几天了!”说完不顾规矩礼貌就吐了口唾沫。

晋襄公派阳处父去追,追到黄河边,孟明等已登船离岸了。阳处父解开大车左边的马,假托襄公的名义要赠给孟明,孟明叩头说:“贵国君王的恩惠,是不拿我们这些被俘虏的臣子杀了取血祭鼓,让我们回国受刑;如果我们国君把我们杀了,我们虽死也不忘你们国君的大恩。假如托贵国君王的福而赦免我们,那么三年后我们将来拜谢你们国君的恩赐。”

秦穆公穿着白色的丧服在郊外等候,他对着溃败回来的军队哭道:“我不听蹇叔的劝谏,以致诸位受辱了,这是我的罪过啊。”穆公没有撤换孟明的职务。连声道:“这是我的过错呀,大夫们有什么罪呢?况且我也不能因为一点过错就抹杀你们的大功啊。”

字数:7653

李支舜 编著.中学生古诗古文阅读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2013.第253-263页.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