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贾舍人早朝

  • A+
所属分类:唐诗
摘要

51诗词网收录和贾舍人早朝,王维绛帻鸡人报晓筹,尚衣方进翠云裘。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日色才临仙掌动,香烟欲傍衮龙浮。朝罢须裁五色诏,珮声归到凤池头。【原诗今译】头戴红巾的卫士…下面随小编具体来看下和贾舍人早朝吧。

王 维

绛帻鸡人报晓筹,尚衣方进翠云裘。

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

日色才临仙掌动,香烟欲傍衮龙浮。

朝罢须裁五色诏,珮声归到凤池头。

【原诗今译】

头戴红巾的卫士不住报说寒夜欲晓,

尚衣官员给天子呈上了翠绿的云裘。

早朝的百官曙色中走进辉煌的宫殿,

同万国使节向加冕悬旒的皇帝叩头。

初出的日光晃动着君王的雉尾掌扇,

浮动的香烟飘向了皇上的衮龙袍绣。

罢朝后把天子的圣旨写在五色纸上,

紫服玉珮的中书文官此刻纷忙不休。

【鉴赏提示】

中书舍人贾至写了一首《早朝大明宫呈两省僚友》的七律,典雅凝重,深合台阁应制之体。他的朋友杜甫、岑参、王维都曾和过此诗。王维的这首和诗,颇有些与众不同,它另外选择了一个角度,大处着笔,小处落墨,正面描绘了皇帝临朝过程中庄严肃穆、雍荣华贵的宏大场面,气格雄深,句调工丽,经常为人们所称道。

“绛帻鸡人报晓筹,尚衣方进翠云裘。”首联两句从表现宫廷生活入手,写早期前皇帝起居仪式的繁缛隆重以及宫内紧张而严肃的气氛。卫士每隔一会就报一次时间,那嘹亮悠长的声音在曙色晨空中传得很远,宫内尚衣官们正忙着准备皇帝早朝用的服饰。绛帻是大红色的包头,为古代宫廷宿卫者的头饰。鸡人,据《周礼·春官》记载,本指祭祀时,夜呼旦以警百官的官吏,后多代指宫内报晓的卫士。尚衣,指宫内掌管皇帝衣服的官吏。翠云裘,是绣着绿色彩云花纹的皮衣。

颔联两句表现早朝场面的盛大宏伟。在一片鼓乐声中,宫门大开,各国的朝贡使臣和本朝的文武官员依次列队,鱼贯而入,参见圣明天子,叩谢隆恩,山呼万岁。阊阖,本指南天门,这里用来比喻宫门,“阊阖”前饰以“九天”,一则是为了与下句中的“万国”对仗,再则极言宫门之宽敞高大。宫殿,即大明宫,唐太宗贞观八年(634)置,唐高宗时改称蓬莱宫。内有紫宸、蓬莱、含元三大殿,为皇帝接受群臣朝贺和宴请群臣的地方。冕旒,本是皇帝戴的帽子,这里代指皇帝。万国衣冠,指各国朝贡使者和本朝官员。“衣冠”前饰以“万国”极言人数之众多,在万国衣冠后再用一“拜”字,形成了国别上的一多、人数上的众寡和位置上的尊卑的强烈对比,烘托出唐朝天子统一宇内、君临天下的威严至尊。由于这两句诗气势宏大,句调工丽,所以每每被治唐史者所称引,用以证明盛唐气象的宏伟强大。诗的极度夸张写意,反而紧紧地握住了历史心灵的脉搏跳动,这是很值得深思的。

颈联两句进一步渲染早朝仪式的庄严华贵气氛。阳光初临,为皇帝遮光挡风的障扇就准备好了,不停地摆动,香烟紫气在皇帝御前缭绕飘动,进一步突出了人间最高统治者的娇贵至尊。

“朝罢须裁五色诏,珮声归到凤池头。”尾联点出酬和对象,即题中的贾舍人。凤池,又叫凤凰池,即中书省。是唐代掌管机要、发布政令的中央机构。贾至文彩风流,少年得志,刚参加完朝见大典,马上又回到中书省官署为皇帝草拟诏命。通过“珮声归到”的忙碌紧张,把贾至作为皇帝近臣的尊贵身份生动形象地表现了出来。

全诗从正面描写了宫内早朝前的准备、早朝中的威仪和早朝后奉旨行事三个阶段,气格雄深,华丽壮大,是唐代宫内礼仪制度的一个高度凝练而又形象的说明。

作为一首和诗,虽然没有步原韵,但在文意上却与原诗不即不离,既在称颂圣明的大主题下极尽变化,较贾诗创意颇多,又在细节微处尽量关合照应原诗。如贾诗首句中用“银炷”“晓苍苍”点明时辰,王诗中则以“晓筹”“日色才临”表现早晨。贾诗中用“剑珮声随”泛指自己与朝臣同行大礼,王诗则用“珮声归”专写贾至朝后归中书省公干。贾诗中的“身惹御炉香”比喻朝臣沐恩蒙泽,而王诗中的“香烟欲傍”则表现帝王的至尊。贾诗是个中人写亲身体验,所以沐恩欣喜得意之情从字里行间的叙述中流露出来,溢于言表;而王诗则以旁观者的身份记录经过,全景拍摄,所以将歌功颂德之意糅合渗透到描写之中,尽量表现出宫廷朝仪的庄严隆重。明人陆时雍赞此诗“神色冥会,意妙言前”,似有些过誉,顾璘评此诗: “气象阔大,音律雄浑,句法典重,用事清新。”(均引自《杜诗详注》卷五)是比较恰当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