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莱 西风颂

  • A+
所属分类:美文名篇
摘要

51诗词网收录雪莱 西风颂,1 哦,狂暴的西风,秋之生命的呼吸!你无形,但枯死的落叶被你横扫,有如鬼魅碰上了巫师,纷纷逃避:黄的,黑的,灰的,红得像患肺痨,呵,重染疫疠的一群…下面随小编具体来看下雪莱 西风颂吧。

1

哦,狂暴的西风,秋之生命的呼吸!

你无形,但枯死的落叶被你横扫,

有如鬼魅碰上了巫师,纷纷逃避:

黄的,黑的,灰的,红得像患肺痨,

呵,重染疫疠的一群: 西风呵,是你

以车驾把有翼的种子催送到

黑暗的冬床上,它们就躺在那里,

像是墓中的死尸,冰冷,深藏,低贱,

直等到春天,你碧空的姊妹吹起

她的喇叭,在沉睡的大地上响遍,

(唤出嫩芽,像羊群一样,觅食空中)

将色和香充满了山峰和平原:

不羁的精灵呵,你无处不运行;

破坏者兼保护者: 听吧,你且聆听!

2

没入你的急流,当高空一片混乱,

流云像大地的枯叶一样被撕扯

脱离天空和海洋的纠缠的枝干,

成为雨和电的使者: 它们飘落

在你的磅礴之气的蔚蓝的波面,

有如狂女的飘扬的头发在闪烁,

从天穹最遥远而模糊的边沿

直抵九霄的中天,到处都在摇曳

欲来雷雨的鬈发。对濒死的一年

你唱出了葬歌,而这密集的黑夜

将成为它广大墓陵的一座圆顶,

里面正有你的万钧之力在凝结;

那是你的浑然之气,从它会迸涌

黑色的雨、冰雹和火焰: 哦,你听:

3

是你,你将蓝色的地中海唤醒,

而它曾经昏睡了一整个夏天,

被澄澈水流的回旋催眠入梦,

就在巴亚海湾的一个浮石岛边,

它梦见了古老的宫殿和楼阁

在水天映辉的波影里抖颤,

而且都生满青苔,开满花朵,

那芬芳真迷人欲醉!呵,为了给你

让一条路,大西洋的汹涌的浪波

把自己向两边劈开,而深在渊底

那海洋中的花草和泥污的树林

虽然枝叶扶疏,却没有精力;

听到你的声音,它们已吓得发青:

一边颤栗,一边自动萎缩: 哦,你听!

4

唉,假如我是一片枯叶被你浮起,

假如我是能和你飞跑的云雾,

是一个波浪,和你的威力同喘息,

假如我分有你的脉搏,仅仅不如

你那么自由,哦,无法约束的生命!

假如我能像在少年时,凌风而舞

便成了你的伴侣,悠游于太空

(因为呵,那时候,要想追你上云霄,

似乎并非梦幻),我就不致像如今

这样焦躁地要和你争相祈祷。

哦,举起我吧,当我是水波、树叶、浮云!

我跌在生活底荆棘上,我流血了!

这被岁月的重轭所制伏的生命

原是和你一样的: 骄傲、轻捷而不驯。

5

把我当作你的竖琴吧,有如树林:

尽管我的叶落了,那有什么关系!

你巨大的合奏所振起的乐音

将染有树林和我的深邃的秋意:

虽忧伤而甜蜜。呵,但愿你给予我

狂暴的精神!奋勇者呵,让我们合一!

请把我枯死的思想向世界吹落,

让它像枯叶一样促成新的生命!

哦,请听从这一篇符咒似的诗歌,

就把我的话语,像是灰烬和火星

从还未熄灭的炉火向人间播散!

让预言的喇叭通过我的嘴唇

把昏睡的大地唤醒吧!要是冬天

已经来了,西风呵,春日怎能遥远?

(查良铮译)

注释:

① 在意大利那不勒斯附近,是古罗马的名胜,富豪者居留之地。

【赏析】

《西风颂》是雪莱“三大颂诗”中的一首,写于1819年。这时诗人正旅居意大利,处于创作的高峰期。一个秋日的午后,诗人在意大利佛罗伦萨近郊的树林里漫步。突然狂风大作,乌云翻滚。到了傍晚,暴风雨夹带着冰雹雷电倾盆而下,荡涤大地,震撼着人间。大自然威武雄壮的交响乐,触发了诗人的灵感,他奋笔疾书,谱写了不朽的抒情短诗《西风颂》。当时,欧洲各国的工人运动和革命运动风起云涌,英国工人阶级为了争取自身的生存权利,正同资产阶级展开英勇的斗争,捣毁机器和罢工事件接连不断。诗人胸中也沸腾着炽热的革命激情,《西风颂》可以说是诗人革命激情的宣泄,是其“骄傲、轻捷而不驯”的灵魂的自白,也是时代精神的写照。诗人凭借自己的诗才,借助自然的精灵让自己的生命与鼓荡的西风相呼相应,用气势恢弘的篇章唱出了生命的旋律和心灵的狂舞。

《西风颂》分五节,由五首十四行诗组成。五个小节格律完整,形式上可以独立成篇。从内容来看,它们又融为一体,贯穿着一个中心。诗歌前三节请求西风作为一种横扫的力量,在大地上、在空中、在海洋里放纵自己的能量,三节都以“哦,你听”的祈使作结,标示这三节内容的统一。第一节描写西风扫除林中枯叶,吹送生命的种子。第二节描写西风搅动天上的浓云密雾,呼唤着暴雨雷电的到来。第三节描写西风掀起大海的汹涌波涛,摧毁海底花树。三节从不同的意境来描绘西风,都是在歌唱西风扫除腐朽、鼓舞新生的巨大威力。从第四节开始,诗人由描写西风的气势转向抒发内心的情感,抒发诗人对西风的热爱和向往,诗情与意象达到情景交融的境界。主人公被世俗生活所困扰,他将这种困扰比喻为“跌在生活底荆棘上,我流血了”,道出了诗人不羁心灵所受的创伤。为了对抗枯死的生命,诗人愿意被西风吹拂,愿意自己即将逝去的生命在被撕碎的瞬间感受到西风狂野强劲、荡涤一切死亡事物的精神。诗人发出这样的呼喊:“请把我枯死的思想向世界吹落,/让它像枯叶一样促成新的生命!”抒情主人公宁可粉身碎骨,也不放弃对新生的追求,即便这追求的代价是自己被撕裂。诗人愿把自己的一切,奉献给即将到来的春天。在诗的结尾,诗人以预言家的口吻高喊:“要是冬天/已经来了,西风呵,春日怎能遥远?”这里,西风已经成了一种象征,一种无处不在的宇宙精神,一种打破旧世界、追求新世界的精神,诗人以这样的隐喻,表达了自己对生活的信念和向旧世界宣战的决心。

雪莱相信诗人运用自己独创的意识力量来形成文明成果,他在《保卫诗歌》的结尾部分说,诗人是不可理解的灵感的解说者,是未来投射在当下的巨大阴影,他们的语言表达的是他们理解和不理解的东西,是战斗的号角。号角般的诗歌想象是被精神之源所激起的,它倒转了时间。雪莱预言,不是通过工具理性从过去到现在和从现在到将来的推断,而是通过意识的直觉,通过自由的想象,时间才被倒转。诗人通过不自觉地对将来在现在投射的阴影的想象性反映来影响未来将要带来的变化。对雪莱来说,一个富于生命力的实在和精神,而非机械的力量,在驱动着世界。通过主观意识的强大创造力,诗人跨越时间让精神与世界融合,诗中的西风正表现了这样一种生动活泼的力量。

(俞超)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