陇西行

  • A+
所属分类:美文名篇
摘要

51诗词网收录陇西行,天上何所有?历历种白榆。桂树夹道生,青龙对道隅。凤凰鸣啾啾,一母将九雏。顾视世间人,为乐甚独殊。好妇出迎客,颜色正敷愉。伸腰再拜跪,问客平安不。请客北堂上,坐客…下面随小编具体来看下陇西行吧。

天上何所有?历历种白榆。桂树夹道生,青龙对道隅。凤凰鸣啾啾,一母将九雏。顾视世间人,为乐甚独殊。好妇出迎客,颜色正敷愉。伸腰再拜跪,问客平安不。请客北堂上,坐客氈氍毹。清白各异樽,酒上正华疏。酌酒持与客,客言主人持。却略再拜跪,然后持一杯。谈笑未及竟,左顾勅中厨。促令办粗饭,慎莫使稽留。废礼送客出,盈盈府中趋。送客亦不远,足不过门枢。取妇得如此,齐姜亦不如。健妇持门 户,一胜一丈夫。

这是一篇描写“健妇”的诗,诗中赞美了她姿容绰约,迎宾送客,彬彬有礼。正如 《乐府解题》所云: “始言妇有容色,能应门承宾。次言善于主馈。终言送迎有礼。”

此诗开端别具特色,以设问的形式引起下文 “天上何所有”。诗的主旨在于写人间,却从问天上有什么写起,目的在于突出人间。接着的五句,便顺势描写人们常常仰慕的天堂。那里是: “历历种白榆,桂树夹道生,青龙对道隅。凤凰鸣啾啾,一母将九雏。”天上都有些什么呢?那里有着分明可数的白榆树及夹道而生的桂树,青龙面对着道旁,凤凰啾啾地鸣叫,一母带领着九只小雏。白榆、桂树、青龙、凤凰,使天堂显得分外壮美,那里的玉树琼枝,龙舞凤鸣,是世间所难以见到的。这天堂确实很美。难怪人们常常将它比喻成完美的理想。

天堂美,人世间更美,这就是诗篇接着要描写的内容。“顾视世间人,为乐甚独殊。”这两句是转折句。当他看到天堂的美景之后,再回头看一看人世间,觉得人间的快乐才是最特殊的快乐。有比较才有鉴别,天堂固然美好,但它缺少世间凡人所有的人伦之乐。天女之所以下凡,大概这就是一个重要的原因吧!“天地间,人为贵”,没有人,就没有生机,没有愉悦。于是作者具体地描写了“好妇”。“好妇出迎客,颜色正敷愉。”这是写这位女子的姿容及其以礼迎客。“好妇”见有客人来,便出门相迎,她容貌美丽,态度和悦。敷愉,和悦的样子。态度和悦地出门迎客,这是首要的礼节了。接着她又跪拜问安:“伸腰再拜跪,问客平安不。”“好妇”向客人行拜礼,并问客人一路是否平安。接着又“请客北堂上,坐客氈氍毹。”北堂,古代士大夫家主妇常居留之地。《仪礼·士昏礼》“妇洗在北堂。”氍毹,毛织的地毯。主妇将客人让到北堂上,让客人坐在毛织的华美的毡毯上。主妇这样热情地迎客,行拜礼,安排好客人,这是多么温暖的人间情、世间情;这也恰恰是有别于天上的 “独殊”。

继而描写了主妇善于主馈。“清白各异樽,酒上正华疏。”清酒、白酒各样备齐,上酒时酒樽的勺朝南放好,上面有华美的刻镂。酒有清酒、白酒之分。各异樽,是指两样酒都有,随客人取用。第二句,是写酒樽的华美。华疏,华美的刻镂。这里是赞扬主妇待客之事准备得充分。“酌酒持与客,客言主人持”二句,是写主客互相让酒。“却略再拜跪,然后持一杯”,主人与客人推辞一番之后,便稍稍退后,再向客人拜跪,然后拿起酒杯,主与客边饮边谈。“谈笑未及竟,左顾勅中厨,促令办粗饭,慎莫使稽留。”谈笑还没有结束,主人便回头吩咐厨房里的人准备饭食。勅,吩咐。粗饭,这里是主人谦虚的说法,即指主食。办,准备。稽留,是指不要让客人等着主食。从酒的准备到主食的备办,都很充分,安排周到,考虑细致,从中可见主妇善于主馈。

最后写主妇彬彬有礼地送客。“废礼送客出,盈盈府中趋。”酒宴的礼仪结束之后,便开始送客。她步履轻盈,安详从容地在府中快步走着。废礼,指进餐之礼结束。“送客亦不远,足不过门枢”,写主妇送客之礼。她送客不远,脚还没有迈过门槛。迎客出门,送客不出门枢,这是当时礼仪,表明这位主妇是以礼仪迎送客人的。“取妇得如此,齐姜亦不如。”这是对“好妇”的赞扬,如果能娶上这么一个媳妇,即使齐姜也赶不上。齐姜,指齐国姜姓之女,常常用来作为高贵或美女的代称。一说指春秋时晋文公的夫人,她是齐桓公的宗女。她把丈夫从偷安的生活里救出来,使他能成就大事,是一个有远大识见的女子,正是古之“健妇”。(见余冠英《乐府诗选》)此说亦颇有道理。最后两句是作者评论的话。“健妇持门户,一胜一丈夫。”这样能主持门户的女子,胜过丈夫。健妇,即指具有丈夫气概的女子。最后对这位女子的夸奖、评论,是在前面的具体描写之后得出来的,可以说是水到渠成,并不显得突兀。一位善主家务、热情好客、熟谙礼仪的妇女形象塑造得栩栩如生,如在目前。

此诗立意新颖。在汉乐府民歌中,描写妇女形象的诗篇为数不少,有弃妇、病妇、智妇,以及敢于反抗封建礼教的女子形象等。这首诗则别开生面地描写了“健妇”形象。在这位“健妇”的身上,我们看到了中国传统的女性美,那就是热情、善良、勤劳、识礼。此诗对当时歧视妇女、压迫妇女的社会现实不是一个有力的鞭挞吗?“健妇持门户,一胜一丈夫”,这掷地有声的诗句是对中国古代劳动妇女的高度赞扬。

此诗善于运用对比的手法,诗中采用了以天上和人间美相对比的描写手法。为了突现人间好,诗篇先写了天上,然后写世间,在两者的对比中来表现充满人伦之乐的世间。而世间之所以美好,比天上“独殊”,是因为有热情好客、善良知礼的人。她使人间充满了温情,充满了欢乐,从而突现了“健妇” 的地位和作用。

此诗质朴自然,清新直率,描写细腻,比喻生动切当,在汉乐府民歌中是一首别具风格的篇什。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