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象是什么

  • 意象是什么已关闭评论
  • 25 次浏览
  • A+
所属分类:名句
摘要

51诗词网收录意象是什么,在土族当代诗人衣郎的诗歌创作中,夜晚是反复出现的一个典型意象。诗人借助“夜晚”这个意象,在夜情景的衬托下,表达了人类社会的冷漠及自己内心的痛苦。衣郎诗歌中的“夜…下面随小编具体来看下意象是什么吧。

在土族当代诗人衣郎的诗歌创作中,夜晚是反复出现的一个典型意象。

诗人借助“夜晚”这个意象,在夜情景的衬托下,表达了人类社会的冷漠及自己内心的痛苦。

衣郎诗歌中的“夜”,并非仅仅是作为抒发诗人内心情感的时空背景而存在,同时也蕴含着深刻的思想内涵,体现出独特的审美价值。

黑格尔说:“无论是中国古典诗词,还是世界各民族的诗歌,都把认识意象作为解构诗歌的台阶。

”解读衣郎诗歌中的夜意象,不仅能准确认识他诗歌的内涵,而且也有利于对衣郎诗歌整体风格的深入把握。

夜是一个具有多重象征意义的符号。

诗人热爱夜晚,对夜晚有着特殊的感情;对夜色也有着敏锐的洞察,在夜间,诗人的情感活动十分丰富。

夜意象在衣郎诗歌中的反复出现是与客观社会现实、诗人主观意识以及创作思维等有着一定联系的。

在衣郎的诗歌中,“夜”意象,有以下三个象征意义:

夜意象,是形象化的社会背景

在衣郎的诗歌中,通过“夜”这意象,我们可以感受到衣郎所体验到的现实,所认识的社会:冷漠、昏黑、苦涩,充满了迷惑,没有方向感。

工业文明的迅速发展,给人类社会带来的是表面的虚假繁荣,背后其实是精神文明的严重颓废。

这种恶化表现在诸如人与人之间沟通的隔阂,伦理价值的丧失,物质与精神的冲突等。

衣郎诗歌揭示了这一时代的危机及诗人对当今社会文明的忧虑。

诗人笔下的现实世界,与诗人心中充满了爱心和温暖的世界有很大的差别,读衣郎的诗能感觉到诗人的内心世界和现代社会的冲突。

在《车站广场》这首诗中,诗人形象地描述了刚来城市的乡下人的内心焦虑,在诗中写道“握紧行李走下从乡下开进城市的/破旧客车捡起丢掉的灵魂/必须在咚咚声中跺掉鞋上的泥土/才能溶入这个文明城市更大的沉默之中”,这里使用“捡起”、“跺掉”两个动词,非常生动地反映了来到城市的乡下人的身份与地位的尴尬状态,说明了乡下人想融入城市,需要付出沉重的代价。

接着又说“大家都是陌生人/……/一个嘈杂的车站/竟然找不到/另一个相似面孔”,在城市乡下人感到寒冷,大家都是陌生人,人与人之间无法沟通和交流,人与人的关系如同石头和山等沉默无语的物体,无法互相沟通;如同鸟儿和人群,虽然都能发出声音,但最终还是彼此都听不懂。

意象,是客观事物经过诗人的内心活动而提炼出来的独特形象,诗人传达主观情感的载体。

在衣郎的诗歌中,“夜意象”包括作者对自然、社会和人生的独特体验、思想领悟以及审美感受。

在他的诗歌中,“夜”不仅象征着形象的社会时代背景,渲染了浓郁的凄凉气氛,同时也是诗人作为一个新时代的知识分子,时代文明转变到后期消极影响中的特殊心态的表现。

冷漠的社会现实,导致了衣郎心理上的孤独和悲凉。

《说文》:“夜,舍也。

天下休舍。

从夕,亦省声。

”夜是温馨的家,只有夜晚,诗人才感觉到个体生命的客观真实存在,让诗人才有安全感和真实感。

诗人的这种深刻体验是个人的、独特的,同时又是时代的、社会的、甚至是整个人类的。

在衣郎诗歌中,在夜意象的暗示下,呈现于我们面前的是作者的极其孤独的心境,是作者所感到的人类存在的悲剧意识,这既形象地表现了这个时代的冷漠氛围,又具有一种崇高、冷峻的审美效果。

夜意象,是诗人审美理想的寄托

衣郎不仅通过“夜”意象来揭示现实社会的特殊状况,表现自己对时代不满的情绪,同时把自己的审美理想用“夜”来衬托渲染,夜色中唤醒世人的清醒与警觉。

因此,衣郎选择“夜”这一意象绝非偶然,夜晚对他有很重要的意义,这个特定时刻的来临,从来不需要提醒,但是它承载的情感却永远闪烁着光芒。

在衣郎的诗歌中,夜晚实际上表达了诗人向往光明的心境,在悲剧性的社会中,在通向梦想的道路上,诗人正是借助有限的夜晚实现了对“无限”理想的追求和表达。

在寂静的夜里,诗人不是为了在黑暗中隐蔽自己,而是为了寻找自我,放弃肤浅的、虚幻的、冷漠的,寻找深刻的、真实的、温暖的。

在他的诗歌《但我仍然习惯在夜晚静静地等待死亡的到来》中写道:“淡淡地/命运像刀片一样打开或关闭/但我仍然习惯在夜晚静静地等待死亡的到来/抛弃负罪感/杂念和被动的诗句/用一些词来重新找到自己/那是:厚德、济世、爱生”,只有在夜晚,诗人才可以放弃虚幻的目标,超越自己内心的忧虑,在多变的社会中寻找到温柔的归宿,实现自己的愿望。

衣郎在他的“博客公告”里说“诗人应该伏在大地上获取灵性和经验,内心和语言之间应当相互关怀。

而写作当中对经验的激发更多地依赖于诗人的想像力和对语言的敏锐程度。

诗歌要承担起对生活中艺术的发现和认知。

许多的时候,我们应当谦卑地从身边简单的事物当中体察神性的世界,我深知险境,但我忽略疼痛”。

在衣郎的诗歌中,诗人总是在极凄苦的境界中借助夜晚渐入温柔梦乡。

在那里享受着宁静和幸福,在认真地体察世界的过程中,获取灵感,重新确定人的价值,恢复人的本性。

作为一个守夜人,诗人要做的不只是点燃自己,那样的结果是自我毁灭,而是应该为世人提供精神动力与话语之乡的权力。

在诗歌《日记:守夜人》中“守夜人为此而脱落了周身的羽毛/在忽明忽暗的烟卷中抚摸着夜晚的轮廓/给没有睡的人们/从底处/燃起思想的文火”。

在这里,诗人即使自己痛苦,但诗歌带给人的不是寻死觅活和情感宣泄,而是追求理想而回归幻灭的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