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潜字元亮

  • 陶潜字元亮已关闭评论
  • 38 次浏览
  • A+
所属分类:作者
摘要

51诗词网收录陶潜字元亮,陶潜字元亮,晋朝大司马陶侃的曾孙。祖父陶茂是武昌太守。陶潜自小情怀高尚,博学多才,善于文章;为人洒脱不群,不拘于世情,真率任性,自得其乐,被乡邻所称道。曾经著作…下面随小编具体来看下陶潜字元亮吧。

陶潜字元亮,晋朝大司马陶侃的曾孙。祖父陶茂是武昌太守。陶潜自小情怀高尚,博学多才,善于文章;为人洒脱不群,不拘于世情,真率任性,自得其乐,被乡邻所称道。曾经著作《五柳先生传》,自我描状道:"先生不知是何许人,也不知姓名,因为宅边有五棵柳树,所以便自号为五柳先生。五柳先生闲静少言,不慕荣利。喜爱读书,但又不求甚解,每当有所领会,便欣然忘食。生性酷爱饮酒,但家境贫穷不能经常得到。亲旧知道他这样,有时便设置酒席召请他,每到一处,饮酒必尽其酒量,意在必醉,醉后便回家,毫不做作矫情。家中四壁徒然,不能遮蔽风日,穿的粗布衣经常补缀打结,粗茶淡饭也经常断炊,他坦然如故。经常写文章自娱,文章很能昭示显露情怀,而且在文章中每每忘怀得失,他就这样过完自己的一生。"他的自序便是如此,时人评价说如同实录。

因为亲人衰老、家道贫穷的缘故,便出仕做州祭酒,由于不能忍受官场的腐败,不几日便辞官归田。州里又征召他为主簿,不就职,亲自耕种,自食其力,也因此酿成疾病。又曾做过镇军将军和建威将军的参军,对亲朋说:"我想过弦歌自娱的生活,为隐居积攒一些衣食之资可以吗?"当权的人听说了,便派他去做彭泽县令。县里拨给自己的公田全部种做酒的秫谷,说:"让我常醉于酒就足够了。"妻子执拗地请求种粳稻米,便让一顷五十亩种作秫谷,五十亩种粳稻。素来简傲自贵,不私人侍奉上官。郡里派遣邮督到县里了,县吏告诉他应该整齐衣冠去迎接,陶潜叹息说:"我不能因为五斗米的缘故,向乡里小儿行礼折腰。"义熙二年(407),解下印绶辞官离任了。临行,作有《归去来兮辞》,辞意大略为:

归去吧,田园将要荒芜了,为什么还不归去呢!既然让自己的心志受形体来驱使,那又为什么还要伤感而独自悲哀呢?我觉悟到过去做错的已经无法挽回,而知道未来的却还来得及弥补。虽然走入迷途但还不是太远,现在已经明白了,如今归田是对的,以前出仕是错的。船在水中轻轻地飘荡前进,微风吹动着我的衣襟。向行人询问前面的路程,只恨早晨天色朦胧,还不十分明亮。

我一看到自家简陋的木门,就高兴地奔去。家中的童仆前来迎接,孩子们都在门口等候。和朋友们往来的小路已经荒芜,只有松树和菊花却还依旧存在。携起孩子们的手进入屋里,酒已摆好。端起酒壶来自酌自饮,看着院子里的松竹非常愉快。身体依靠着南面的窗户寄托自己的傲岸情怀,深深感到简陋的居室也可以使人安乐满足。每天到园子里散散步,自有乐趣,院子虽然有门却经常关着。拄着手杖到处游息,有时抬起头来向远方眺望。天空的云彩自然地从山峰边飘出,鸟儿倦了也知道自己回来。日光慢慢暗下去,太阳就要落山了,我还抚摩着独立的青松徘徊着不愿离开。

归去吧,让我断绝与世俗的交游。既然世俗与我的情志相违背,我还要驾车出游去追求些什么呢?跟亲戚们谈谈心让我感到愉快,弹琴读书能够使我解忧消愁。农人们告诉我春天到了,将要到西边的田地去耕种。有时乘坐有幔帘的小车,有时划着一条小船,有时经过曲折幽深的山沟,有时经过高低不平的山丘。看到树木欣欣向荣,泉水涓涓地流淌。我真艳羡自然界万物正生机勃勃,感叹自己的生命即将终止。

算了吧!人生寄身于天地之间又能有多少时候,为什么不随着自己的心意而任其自然?为什么整天心神不安又想到哪里去呢?富贵荣华不是我的心愿,神仙境界也不可以期待。遇到好天气就一个人独自出去游览,或者把手杖放在一边做些除草培苗的工作。有时登上东边的高岗放声长啸,有时在清澈的水边吟咏诗赋。姑且随顺着大自然的变化了此一生,抱定安天乐命的主意,又有什么可疑虑的呢?

不久,晋朝又征召他作著作郎,不就职。从此便断绝同州郡的来往,他的乡亲张野和四周近邻羊弘龄、宠遵等人有时有酒就邀请他,或者邀请他共赴酒席,有时虽然不认识主人,也欣然无碍,总是酣醉之后乘兴而归。再也没有造访拜迎的活动,所到的只是田家和庐山各处游玩而已。

刺史王弘在元熙年间(419~420)到达江州,很钦慕他,后来亲自造访。陶潜称病不见,不久又告诉人们说:"我生性不谙世情,因病守屋闲居,幸好不是为了慕声名而洁志操,哪里敢把王公的拜访作为荣耀呢!因为失误而流入不贤,这便是刘公干之所以在君子面前招致诽谤的原因,这种罪过实在不小。"王弘每每派人在路上等候,私下知道陶潜要往庐山,于是便派他的故人宠通之等人带着酒,预先在半路上邀请他。陶潜一遇上酒,在野亭举杯便饮,快乐得忘记了赶路。这时王弘便出面与他相见,于是一起饮酒欢宴终日。陶潜没有鞋,王弘环顾左右命令为他做鞋。左右询问他鞋子的尺寸,他便坐着伸长脚让他们度量。王弘邀请他回州里,问他乘坐什么,回答说:"我平素脚疾,一向乘坐篮舆,也足可自返。"于是王弘便命一个门生的两个儿子抬着他来到了州里,谈笑宴游之间,丝毫也看不出他对高堂华屋的艳羡。以后王弘再想会见他,便在草泽山间等候。至于他所缺乏的酒米之类,王弘也时时派人馈赠。

朋友中有好热闹的,不时带着酒菜前往相见,陶潜也无所推辞。每次一醉,就忘乎所以,其乐无穷。又不营务生计,把家务全都丢给仆人和儿子们。很少流露出喜怒之色,只要有酒便饮;有时碰上无酒,也雅咏不停。曾经说夏天虚闲无事,高卧北窗之下,清风徐徐吹来,自称自己就好像是羲皇时代的人。生性不懂音乐,却藏有素琴一把,上面不装琴柱琴弦,每当朋友聚会饮酒痛快就扶琴相和,说:"但识琴中趣,何劳弦上声!"死在宋朝元嘉年间(424~453),当时六十三岁,他所作的文章全都风行于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