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许欢情与离恨

  • A+
所属分类:唐诗
摘要

51诗词网收录几许欢情与离恨,摘要“烟霄微月澹长空,银汉秋期万古同。几许欢情与离恨,年年并在此宵中。”这是白居易的《七夕》诗。“七夕”确实是一个“欢”与“恨”并存的传统节日,这首小令便成功地…下面随小编具体来看下几许欢情与离恨吧。

“烟霄微月澹长空,银汉秋期万古同。几许欢情与离恨,年年并在此宵中。”这是白居易的《七夕》诗。“七夕”确实是一个“欢”与“恨”并存的传统节日,这首小令便成功地交织着这两种感情。

《折桂令·七夕》是元代文人王举之创作的一首小令,选入《元曲三百首》。

原文

鹊桥横低蘸银河,鸾帐飞香,风辇凌波。两意绸缪①,一宵恩爱,万古蹉跎。剖犬牙瓜分玉果,吐蛛丝巧在银盒。良夜无多,今夜欢娱,明夜如何?

几许欢情与离恨

注释

①绸缪(chóumóu):紧密缠缚,这里指情深意长,缠绵

翻译

鹊桥横亘在银河上,低低地像是蘸着了波纹。合欢帐中,飘出了馨香阵阵。织女的巾车驶来了,是那样轻盈。牛郎织女两情依依,共诉衷情,这一夜的恩爱,足以抵过千万年所消磨的光阴。看人间,人们在庭中陈设瓜果,剖分成互相交错的锯齿形;妇女在银盒中关住蜘蛛,占看自己可有“得巧”的幸运。美好的良宵难得一逢,今夜享受着欢乐,却不知明夜将是怎样的情景?

赏析

“烟霄微月澹长空,银汉秋期万古同。几许欢情与离恨,年年并在此宵中。”这是白居易的《七夕》诗。“七夕”确实是一个“欢”与“恨”并存的传统节日,这首小令便成功地交织着这两种感情。起首三句以工笔丽彩,传神地绘写出传说中牛郎织女鹊桥相会的景象。“鹊桥横低蘸银河”,在我们眼前展现出瑰奇的神话画面,而它同时又是诗人遥望夜空实景的联想。“低蘸”二字,是说鹊桥紧紧贴着璀璨的银河河面,这是诗人对人间仰首望不见鹊桥的合乎情理的饰说。这两字又有喜鹊不惜代价甘为牛郎织女搭桥铺路的意味,代表了作者对这一年一度的天上欢会成全实现的善良愿望。“莺帐”是绘着莺鸟图形的帷帐,通常为夫妇共用,这里指双星相会的处所;“凤辈”为上层女子乘坐的饰有凤凰图案的车驾,在仙话中则是凤鸟牵拉的仙车,这里无疑是织女的坐乘。“飞香”、“凌波”,将鹊桥相会的一幕表现得美感十足。这种绮丽庄隆的绘写,与李商隐《七夕》名句“莺扇斜分凤幢开,星桥横过鹊飞回”的风格十分相似,表现了作者对七夕牛女享受欢乐的一片深情。

四、五、六三句鼎足对,设身处地,倾吐了鹊桥上当事人双方的内心感受。“绸缪”是情意缠绵、如胶似漆的样子,“两意绸缪”,代表了牛郎织女朝朝暮暮不渝的爱情和相思。“一宵恩爱”,在七夕这夜得以如愿以偿,但它是以付出沉重的代价为前提的,那就是“万古磋跄”。这四字同前举白居易诗“银汉秋期万古同”意近,也就是说会少别多的离恨,要千年万古地持续下去,命运注定了一年只有这“一宵恩爱”。作者何尝不想尽兴地讴歌这一宵的欢情,然而无情的现实,迫使他不由自主地将“磋跄”的离恨送上了笔端。

七八两句,作者将诗笔转向了人间,人间的七夕是另一番景象,作者记叙了民间“乞巧”风俗的两幅画面。一幅是“瓜分玉果”,即所谓瓜果宴,这是在七夕之夜,家家陈瓜果于庭,并以刀剖切成锯齿的形状,也就是曲中的“剖犬牙”,相传剖切的形状愈是复杂而均匀,就愈能得到好运。另一幅是“蛛丝”乞“巧”,即妇女以小盒子装上剖开的瓜果,再放进一只小蜘蛛,次日早晨揭开盒盖,根据蛛网结就的形状是否圆满奇特来决定是否得“巧”,得巧就意味着今年一年中的女红将会获得进步和成就。作者虽是平实地记录了人间的节日风俗,但他将这两句紧接于牛女的“万古跋跄”之后,多少也表示出对世人漠视牛女命运的悲慨。

于是在结尾的三句中,诗人发出了无奈的感唱。三句中同出现一个“夜”字,是对“七夕”题面的强调。这三句是为天上的牛郎织女叹惋伤悲,而“今夜欢娱”,无疑也包括了人间的对象。“几许欢情与离恨,年年并在此宵中”,诗人也不可避免地同此感想。而本曲恰恰因为步步从“欢情”走向“离恨”,才使人意绪难平,掩卷而不能释怀。

王举之,生平不详,由他的散曲《折桂令》、《红绣鞋》等作品中有赠胡存善(胡正则之子)一首,吊贯云石一首,举之大约是生于元代后期的曲家。《全元散曲》存他的小令二十三首。明朝朱权《太和正音谱》将其列于“词林英杰”一百五十人之中。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